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二十七章 峰回路转

    死里逃生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的张大镖头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姬寒玉架在他脖子上那截亮晶晶的玩意儿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不久前他插在地上的佩刀,对于肖铁柱的手艺某人一向很有信心,更何况是给他这镖局老大打造的佩刀,肖铁柱自然更是格外用心,锋利程度绝对有保障,他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这把刀会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以这把刀的锋利只要随便挪动下脑袋喉咙上绝逼就是一条血线。

    这么近的距离自己不管做什么小动作都没用,凭姬寒玉的反应速度杀他恐怕连零点零一秒都用不了,发现这残酷的现实后宅男显然再也乐观不起来了,不过他倒也没完全放弃挣扎,要说希望他也不是没有,不久前新西兰奇异果的药效彻底过去,虽然他体内的真气依旧充斥着磅礴的真元,但随着姬寒玉不停的吸取,他逐渐恢复了意识,而且这货还下意识的保持着脸上的痴呆状态,让姬寒玉以为他没清醒过来,背地里却已经在偷偷尝试着调动经脉中的真气了。

    姬寒玉冷哼一声,“你真以为我是瞎子吗?”

    哈?!宅男大惊,不会吧,自己这足以问鼎奥斯卡的演技居然瞒不过姬老妖婆,这老妖婆是开挂了吧,还是说她会读心术?自己这边刚生出来点贼心她都能感应的到。

    姬寒玉倒也没有瞒他的意思,直截了当的揭晓了答案,“我们现在真气相连,你那边在搞什么鬼我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我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就是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耍什么小动作。”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像头奶牛一样老老实实被你挤光了奶然后再做成牛排吃掉吗?”张大镖头被她这话给气乐了,姬寒玉想对他干什么他怎么可能猜不到,无非就是吸干了他的功力后再把他一刀喀嚓掉,可惜他现在连根小手指都动不了,又受制于人,所能做的也就是发发嘴炮了。

    姬寒玉不像某人那么无耻,很坦荡的就承认了,“没错,但你如果把葫芦里那种丹药的丹方告诉我我可以考虑只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而不取你杏命。”

    “诶哟,想不到堂堂寒玉宫主也会害怕,你是怕放过我后有朝一日我的武功超过你找你报仇吗?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确保我没法再习武,话说你不一直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吗,也会担心有一天被其他人超过吗?”张大镖头果断开启了嘲讽。

    姬寒玉闻言陷入了沉默中去,宅男看她这幅样子不但没高兴反而有些心惊肉跳,他没想到姬寒玉居然真的对他这么看重,然而越是这样姬寒玉对他就会越是小心提防,换而言之,他的机会也就越少。

    “你不用妄图用言语来激我。”沉默了半晌后姬寒玉又抬起头来,脸上表情依旧冷漠,“本宫纵横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想追上我你还早得很,而且……”她顿了顿又接着道,“你也没机会了。”

    她的声音平静不带一丝波澜,却让张大镖头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他知道今天姬寒玉是铁了心要干掉自己了。

    他能感受到体内那些淤积在经脉中的真气正在飞快的流逝,他也慢慢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然而他这次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很清楚,当他体内的真元被姬寒玉吸收干净的时候也就到了他的死期。

    他的命运似乎已经被注定。

    然而就在这时,姬寒玉脸色忽然一变,紧接着没有任何征兆的宅男感到胸口那巨大的吸力居然消失不见了,姬寒玉的反应很快,在某个瞬间她就意识到了不妙,她突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内力,于是在第一时间内握住了那把佩刀,这时候的宅男还没反应过来,只要姬寒玉轻轻一划就能结果了他的杏命,可下一刻那双手却像是被固定在了半空中一般。

    姬寒玉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挣扎之色,最终却是出乎意料的把刀从某人的脖子上移了开去,淡淡道,“你走吧。”

    什么鬼?宅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姬老妖婆这是玩儿出新境界了吗,明明之前还一副一定要吸干后再宰了他的样子,眨眼功夫却又突然放生了自己,这转折太突兀让张大镖头都忘了高兴,眼见姬寒玉移开刀去宅男竟然没有爬起来,反而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一副‘你们随便上吧’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掌声响起,鹰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一边鼓掌一边微笑道,“不愧是姬宫主,临死前连自己的仇人都能放走,就为了再给我们找点麻烦。”

    这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单只这份隐匿手段就让张大镖头大吃了一惊,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说出的那句话,临死之前?这是什么意思,宁秋已死,凉州境内还有谁能杀的了姬寒玉?宅男只觉得一头雾水,另外这货又是哪边儿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鹰,是七月七现在的第一杀手。“似乎是看出了某人的疑惑,鹰很有礼貌的道。

    “啊嘞,你是七月七的人?“张大镖头总算明白他之前那句‘临死之前连自己的仇人都能放走,就为了再给我们找点麻烦’是什么意思了,但明白了这句话后他就更困惑了,姬寒玉和七月七不是盟友吗?而且就凭这货想杀姬寒玉未免也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吧,姬寒玉是可以和宁秋硬撼的绝世高手,而他这七月七第一杀手还是因为飞雨不在才当上的,含金量未免有些堪忧。

    “盟友,我们可不敢高攀,大家凑在一起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这一点想必姬宫主亦不会否认吧。”鹰看起来倒是很从容的样子,“至于你的另外一个问题嘛,如果是平常的时候我遇到姬宫主恨不得要绕道走,但今天嘛……”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姬宫主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不用担心,守心果不是什么毒,它不会伤害你的身体,反而有助于你将体内的异种真气归拢,只不过在这过程中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副作用,怎么样,姬宫主是不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内力了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