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二十六章 老人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小花仙那近乎扭曲的杏格是怎么形成的呢?”少年抛出这个问题,不过并没有等影子回答很快就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在十四岁前,小花仙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和大街上其他那些小姑娘一样没什么区别,哦,除了她武功高,杀起人来不眨眼,但不管怎么说她并没有现在这些个稀奇古怪的嗜好。”

    “所以她十四岁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影子问道。

    “小花仙十四岁生日那天,通过了考核,成为七月七中最年轻的行刑使,她师父无罪特意为她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了其他几位行刑使还有她的一些朋友,宴会的气氛很好,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酒足饭饱后其他人都相继离开,小花仙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趴在床上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她感到有热气呼在她的脸颊上,小花仙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的师父无罪正趴在她的身上,那张熟悉的面孔在这晚是如此的陌生,他平日里充满了慈爱和睿智的眼眸中如今只剩下赤果果的原始欲望。”

    “无罪喜欢小花仙?他们两个的年龄相差也太大了吧,小花仙十四岁那年无罪已经快四十岁了吧。”影子被这猛料吓了一跳,“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强占了自己徒弟的身子吗?以那时两人的武功差距,如果无罪要用强,小花仙恐怕很难反抗。”

    “不,在这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少年道,“小花仙醒后并没有挣扎和尖叫,她和无罪对视了片刻后无罪就转身离开了,并且从那天起无罪再也没有进过小花仙的房间,而也就是从那天后,小花仙开始喜欢上虐杀高手的,但其实她和无罪两人心中的清楚,小花仙真正想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无罪。”

    “这事情应该很隐秘吧,你为什么是怎么知道的?”

    “是无罪亲口告诉我的。”少年笑了笑,“当然,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他了一个关于我的秘密。”不过他显然并没有继续这话题的意思,很快又把话题转回到小花仙身上。

    “无罪明知道小花仙对他的恨意入骨,可这些年无罪却一直没动小花仙,除了因为那份儿畸形的感情和不忍心毁掉自己最杰出的的作品外还因为他的骄傲,没错,无罪是个很骄傲的人,否则他不会在那晚小花仙醒来后直接离去,即便小花仙作为七月七最年轻的行刑使,在他眼中依旧柔弱的婴儿没什么区别,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杀死。”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说这次他会帮我们干掉小花仙。”影子疑惑道。

    “因为他老了。”少年平静道,“一个人如果老了,就会开始害怕,他原先的骄傲不见了,几年前我们收服原旨派的时候,大老板失踪,无罪作为原旨派的第二号人物如果他愿意,本可以为原旨派稳住阵脚,带领剩下的人和我们拼死一搏,毕竟单从战力上来说原旨派即便失去了大老板也还是要稍强于我们,但无罪最终却选择对我臣服,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已经老了,老人总是比较怕死的,小花仙这两年的进步他看在眼里,而他自己的修为却不再增长,两人间的距离在缩小,无罪感受到了压力,如果他还想安享晚年的话就必要须杀掉自己这徒弟,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借口而已,而今天我们只需要把这借口送给他。”

    …………

    宅男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每条经脉都要炸裂开一样,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痛的根本无法思考,记忆中最后一个画面是姬老妖婆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上,某人心中苦笑,他觉得后面的剧情就算不用看也能猜到了,然而死亡这次却降临的格外漫长。

    姬寒玉似乎陷入了思索中,迟迟没有发力震碎他的心脉,宅男甚至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想让他再临死前再多受会儿罪。其实以他现在经脉中的恶劣情况就算姬寒玉不出手他也难逃一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姬寒玉补刀总比活生生被内力撑爆要来的好一些。

    如果可以开口,宅男真想催王胜男快点动手,给自己来个痛快,然而姬寒玉此刻却好像是完全当机了一样,迟迟没有动作,直到张大镖头的丹田隐隐有了开始崩溃的迹象,就在这时姬寒玉终于出手了,之后宅男就觉得胸口一轻。

    咦?咱居然没有挂掉?!某人有些意外,紧接着他惊喜的发现他体内那些肆虐无处宣泄的多余内力正顺着胸前那只纤纤玉手飞快的涌入姬寒玉的身体中,这一切就好像当初在冰窖时他初遇姬寒玉时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张大镖头却是不怒反喜,他还没自恋到认为姬寒玉是因为他长得帅突发奇想要救他,他知道姬寒玉之所以这么做必然是因为看上了他体内现在那些精纯磅礴的真气。为了能早日恢复到当年的修为姬寒玉这半年一直不断的在猎杀高手,吸收他们的真元,自己体内如此澎湃的内力显然让姬寒玉见猎心喜。

    新西兰奇异果的功效就快要过去了,只要撑过这段时间,随着体内真气的减少某宅就能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他这次倒也算因祸得福,不但像坐火箭一样连升两级,迈入天人合一境正式成为武林中的顶尖高手,而且经历过这次生死洗礼他体内的三力终于彻底合一,如今在他经脉中奔腾的只剩下九阳神功这一种真气。

    至于渡过危机后会不会被姬寒玉再接再厉给吸成人干儿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当年在冰窖中他歪打正着逆运武当九阳功重新占据主动权,现在他琢磨着自己已经把武当九阳功升级成了九阳神功,再逆运起来怎么着也比以前更厉害吧,不过他显然是忘了现在的姬寒玉也早已经和在冰窖时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以姬寒玉的警惕杏怎么可能在同一条河里翻两次船,她上次好不容易吸到的内力险些被某宅反吸回去,这次自然早有提防,她在吸收功力前就已经把刀架在了某人的脖子上,一旦情况不对她只需要轻轻一刀就可以收掉宅男的小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