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花仙和她的那份名单

    太和居上少年望着面前那份儿糖醋鱼摇了摇头,“邪道要不行了。”

    影子也在关注着会场那边的动静,脸上倒是没什么意外之色,“数百年来邪道都是在夹缝中生存,在正道的围追堵截下东躲西藏,所能获取到的资源有限,虽然其中不乏一些精彩绝艳者,但从整体实力上来看本就不是正道的对手,就算有我们的内应帮忙,他们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让我们的人也出手吧。”少年夹起只狮子头,放在嘴边吹了吹,“大老板这人虽然有些因循守旧,看不清形势,但你得承认老一辈人也有他们的有点,原旨派培养出的那批杀手成色着实不错,冷酷无情,高效精准,每个人都是完美的杀戮野兽。”末了,他顿了顿后又道,“可惜,其中最出色的那人却不能为我所用,对了,小花仙找到了吗?”

    影子摇头,“十多天前她就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和她一起失踪的还有两个大老板的嫡系,另外还有一些心念原旨派的老人,不过眼下我们的力量都集中于这次武林大会上,暂时腾不出手去追捕他们。”

    “她啊,就像是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少年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被背叛之后的痛苦,反倒是一脸的慈爱,“不要担心她,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孩子现在应该也在镇上,以她的聪明肯定能猜到如果今天我们灭了书山派,下一步就该是整顿内部了,所以她如果不想坐以待毙的话一定会努力保下书山派,唔,不过她的身份比较敏感,没法大张旗鼓的和正道联手。”

    少年拍手,“哈,我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如果我是她的话一定会选择躲在镇上,暗地中观察我们的人手布置,然后选择薄弱的地方下手,在我们反应过来前尽可能的多干掉几组我们的人,为正道减轻压力,啧啧,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影子道,“我派一小队人先拖住她,等我们解决了书山派那边的事情再……”

    “不,派无罪去。”少年笑容不改,可这一刻他的眼中分明写满了杀意,即便影子都有些吃惊,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在少年的身上看到过如此赤果果的杀意,小花仙的背叛其实并不让人太意外,早在几年前她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苗头,他和少年两人都早有婴料,只不过两人对此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小花仙是七月七中培养出来的天才之一,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行刑使,曽被大老板视作心腹,但她在七月七中的影响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行刑使这个职位固然威风八面,但却被组织内的杀手所排斥,这就是为什么当初圣父接手原旨派后必须设计除掉王牌杀手飞雨却可以对小花仙网开一面的原因,圣父甚至还让她继续担任着行刑使这个重要的职位,一方面可以安抚原旨派中忐忑不安的老人,示意自己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一方面也是因为圣父并不认为小花仙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尤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圣父在七月七中的威望就越高,大老板留下的痕迹也越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也就会越安分。

    不过影子得承认,小花仙这次还是给了他们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大老板是死在他的手上的,这一点绝不会错,但影子没想到的是大老板居然还留下一招,他居然把大老板这个形象和他自己完全剥离开来,虽然自己杀死了他,但这事情是没法被公开的,否则好不容易控制在手里的原旨派恐怕又要经历一场大乱,因此这事儿只有他和圣父两人知道,结果就是白白便宜了小花仙,大老板的身份最终被她继承,这半年她小心经营着这重身份,倒也拉拢到一部分支持者,但面对已经彻逐渐掌握了七月七的圣父,这点儿人马其实作用并不大。

    因此无论是圣父还是乌鸦其实对她那些小动作都没有太重视,甚至在乌鸦看来,今天就算放走小花仙那伙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明只是一伙小角色,他不明白少年的杀意究竟是从何而来,而且这份杀意又是如此的强烈,但这问题他最终还是很理智的没有问出口,因为他知道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想开口那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开口,所以他最终也只是就事论事,淡淡道,“无罪那脾气我可指挥不动他。”

    “你放心,他对其他事情很可能提不起精神,但对干掉自己的徒弟一定是蛮有兴趣的。”少年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之后又回归到先前那副有些懒散的样子,如果不是刚才的感觉太过强烈影子甚至会怀疑那分莫名的杀意是否真的出现过。

    “说起来这对儿师徒也挺有意思的,据说小花仙曾经专门写下了一份叫做‘小花仙最最最想杀的人’的名单,无罪在那张名单上排在第二位。”少年悠悠道,“顺便一提,排在他后面的是飞雨,他前面的则是大老板。”

    影子皱眉,“据说那女人有特殊的嗜好,喜欢虐杀高手……”

    “很多时候事实并不是我们眼中所看见的那样。”少年用筷子指了指面前盘狮子头,“我强烈建议你来一个尝尝,一个人如果不懂得享受那活起来未免也太无趣了点,我实在不希望自己唯一的朋友变成一个无趣的人,哦,对了,说回小花仙吧,在她那份有趣的名单上其他的名字其实都是掩饰,她真正想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师父无罪。”

    “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从很小就被无罪收养,两人的关系与其说是师徒倒不如说是父女,据说无罪对她很是溺爱,不但把自己一身武功毫无保留的都传授给了她,而且无论她有什么心愿无罪都会帮尽力帮她实现,她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无罪是分不开的,可听你的意思她似乎一点也不感谢无罪,反而对他有这么强的杀意,这又是为什么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