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我就能想到

    王胜男的武功之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鹰钩鼻老者和袁氏四兄弟联手居然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反而让王胜男咏打越顺,这上百种低级武功她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还顺手完善了其中一部分,随着所学武功的增加她的眼界也一直在不断提高,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各武学中的缺点和不足,自然也就有能力在原版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完善。

    一次偶然的巧合,让她走上了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她尝试将这些风格迥异几乎毫无联系的低级武功糅合在一起,这在原本的武学认知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最终这种在旁人看来异想天开的事情却是被王胜男给做到了。

    如今她可以在交手时随意自如的切换各种武功,快慢动静全都由她掌握,最初和她交手的袁氏四兄弟感受的最为强烈,那种忽快忽慢,时而灵巧时而沉稳的招式打的他们一直胸闷无比,有力无处使,简直郁闷的想死。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门全新的武学,因为王胜男所用的招式依旧脱胎于那些低级武功,她充其量只是对它们进行了完善,但这些原本并不相干的招式被王胜男随意组合在一起后所展露出的威力却早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们本身,袁氏四兄弟和鹰钩鼻老者他们修炼的都是b级武功,可对上王胜男那种闻所未闻的打发却反而被逼入下风。

    美女师父唯一的弱点在于她的实战经验,平日在青阳学园中王胜男虽然也和一些教习学员有过切磋,但几乎都是指导杏质的,那些人的水平远在她之下,能给她带来的帮助微乎其微,这次五个邪道一流高手一起出手给她所带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甚至一度威胁到了她的生死,然而这亦是一种契机,王胜男不愧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生死之间始终保持着心中的宁静,硬生生将这份压力化作助理,通过高强度的战斗不断适应和完善着这套武功,最终她的招式变得更加流畅,招与招之间的破绽越来越少,于是压力也转移到了袁氏四兄弟和鹰钩鼻老者那里去。

    …………

    太和居是七盘镇上最大的酒楼,位于七盘镇中心的位置,足足有三层,酒楼自酿的女儿红是每个酒徒都没法抵挡的诱惑,招牌菜红烧狮子头和糖醋鱼更是所有食客来到七盘镇都点名要尝的两道美食。

    有峪经的江北名厨武师父坐镇,太和居的生意自不必说,如今又恰好赶上四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前些日子太和居更是天天爆满,没点儿名气的都跨不进太和居的大门,就在半个时辰前镇上的尤财主还在抱怨莫掌柜没给他这老主顾留位置,莫掌柜一路陪着笑脸,直到答应送尤财主两坛三十年的女儿红后尤财主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然而半个时辰后原本人满为患的太和居突然变得冷冷清清,空荡荡的大堂里除了几个脸色惊恐的小二外再看不到一个人影。

    太和居的三楼,一个临窗的雅座旁莫掌柜战战兢兢的给面前两人到上了刚泡好的碧螺春,其中一个长相很是普通的少年人接过了茶杯,冲他微微一笑,“莫掌柜辛苦了,早就听说泰和楼的糖醋鱼是方圆百里内有名的美食,可惜之前一直不方便过来,今天总算能够一饱口福了,哦,对了,打搅贵店的生意我和我这位朋友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这一百两银子就当做是我们的赔礼好了。”他从怀里随手摸了张银票出来。

    莫掌柜闻言眼角狠跳了两下,他刚见识过这少年的冷酷手段,只不过眨眼功夫酒楼中的正道侠士就被他那帮潜伏在阴影中的手下杀了个干净,更可怕的是从那些尸体的伤口上来看都是一击毙命,连血都没有洒出来一滴,而做完这一切之后那群黑暗中的影子就又消失不见了。他现在已经明白对方那句可惜之前一直不方便过来是什么意思,用颤抖的声音道,“你……你们是邪派?出现在这里不怕被书山派的大侠们给抓走吗?”

    “邪派?”少年摇了摇头,“那群人的格调太低,我也一直不太喜欢他们,不过这次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找他们来帮个忙,至于书山派嘛……”他紧接着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莫掌柜倒是好心肠,还在为我们这些坏人的安危操心吗,不要怕不要怕,从今天起书山派就是我的了,唔,不对,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整个凉州武林就都是我的了。”

    莫掌柜闻言心神巨震,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书山脚下的普通人来说,书山派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一样,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书山派居然也会被别人攻陷,因为恐惧,莫掌柜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茶壶从手中滑落,坠向了地面。

    “啊呀呀,老人家怎么这么不小心。”少年伸手,稳稳的接住了那只茶壶。

    然而就在这时,莫掌柜脸上的苍老怯懦却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他身上那件黑色棉袄的左袖猛地裂开,露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软剑,莫掌柜右手握剑,趁着少年人低头接茶壶的时候一剑刺向他的后心,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快的不可思议,你根本没法想象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还能刺出如此迅疾的一剑。

    这一剑无论速度还是角度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即便是以剑术闻名凉州的洗剑阁阁主李云敌看到这一剑也会忍不住为之叫好。

    然而就这样可怕的一剑最终却并只能停留在距离少年人的后心一寸远的地方,没法再前进半分,因为有一柄更快的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

    少年人把茶壶重新放到桌上,又为自己和同伴加了口茶这才抬起头望向一脸茫然不解的莫掌柜慢悠悠的道,“你看,这就是我和宁秋的差别,我知道我自己的身边有哪些危险,而宁秋却不知道,他做了太久的武林第一人,久到已经看不清自己身边的人了,有很多人说我这几年一直没有什么动作是因为畏惧他,但这说法其实并不对,对付宁秋实际上并没有世人想象中那么困难,世间万物都是这样,盛极必衰,比起宁秋和他那死气沉沉的书山派我其实更担心大燕移动和山鬼这样新生的势力,好在这次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少年顿了顿,“夜雨潇潇莫大先生,当年在书山派也是能排进前十的顶尖高手,只不过后来为情所困,在最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离开门派销声匿迹,谁又能想到赫赫威名的莫大先生会在书山脚下的酒楼里当个掌柜呢?”

    他顿了顿,脸上又浮现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我,我就能想到。”

    (谢谢我是熊猫我会烧香童靴的两张月票还有n个小k童靴的打赏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