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风派

    七月七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连串的动作,而且一环扣一环,最让雷泽涛觉得蛋疼的是自己明明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却依旧无能为力。

    从姬寒玉被囚禁开始书山派已经一步步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去,圣父并没有留给他们太多的选择,即便明知宁秋负伤是陷阱,但书山这边却不得不派人手上山,这是最让雷泽涛觉得恼火的地方,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己方的实力被一点点蚕食掉,他也不是没想过现在就揭露严段段等人的身份,双方二话不说直接开干。但理智告诉他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己方的三位高手宁秋、李云敌和张大镖头都不在,而且论在书山派中的个人声望,他和严段段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雷胖子本来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书山弟子中很少有支持他,尤其他又亲手流放了自己的弟弟雷震子,这也让他本来就不堪的形象变得更加恶劣,如果他这时拿严段段开刀,书山派内这些弟子未必就会相信他,一个搞不好就会引发内乱,所以最稳妥的做法还是等到宁秋这位书山掌门回来。

    这道理雷泽涛能想明白,同样七月七自然也能想明白,正所谓敌人不想看见的就是我们应该努力的,圣父没道理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但雷泽涛不理解的是七月七有什么手段可以将武林正道一网打尽,虽然圣父在各门派中都安插了棋子,但这些人是没法拿上台面的,他们最初的作用只是为了不声不响的慢慢接管控制各自的门派,或者混入高层,也许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经营它们会慢慢变作七月七的势力,但现在的话如果他们公开站到七月七那一边去,门下的师长和弟子却不会追随他们。

    雷泽涛相信绝大多数门派虽然平日里都有着各自的算计,但大是大非还是分的清的,如果到了武林正道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七月七本身只是一个杀手组织,杀手这种东西,给人的感觉一般都是以偷袭为主,尽量避免和人硬碰硬,虽然七月七的实力不错,但想要从正面击败武林正道势力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更何况他们还要拖住宁秋三人,不让他们在短时间内下山,只凭姬寒玉一个人显然很困难,而杨副掌门那批人同样也都是高手,以七月七的实力,门下杀手尽出或许也只是勉强能完成这两件事情,而之后又怎么腾的出手来再对付会场他们这些人。

    雷泽涛还在疑惑中,就见一物突然从会场外飞了进来,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飞扬跋扈嚣张至极的大笑,“哈哈,时隔三十年想不到我天风派又故地重游,还赶上了这一届的武林大会,不错不错,这东西就算老夫送诸位的贺礼吧。”

    众人闻言下意识的望向空中飞来的东西,发现那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而这颗人头的主人不久前还正代表书山派主持这次的武林大会。

    “杨副掌门!”会场上的书山弟子待看清那人头后一个个都是睚眦欲裂,有杏急的已经飞身冲向了那声音传来的地方,雷泽涛脸色一沉,怒喝一声,“都回来!”

    有不少人听他这一吼身形一颤又停了下来,但却还有四个冲的最快的弟子几个起落就已经跑到了会场外。

    结果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会场外又传来了三声惨叫,片刻后,那声音又重新开口,似乎透露出了几分惊讶和赞许,“难得啊,还能遇到一个骨头硬的。”顿了顿后,又关切道,“双腿没了一定很疼吧,你这孩子啊,倒也有几分血勇,让我想起我那师弟,你知道我师弟是谁么?”

    那声音并没有等人回答就自顾自的接着道,“你不成的,年纪太轻肯定没有听说过我师弟的名字,不过你师父应该知道,嘿,当年武林中提起天风派的尹十三哪个不竖大拇指,道一声少年才俊,看上我尹师弟的怀春少女那可是能从上元一路排到武安去,师父更是将他视作我天风派的未来。”

    那声音似乎陷入了对往昔的缅怀中,然而没有任何征兆的,他的语气忽然就冷了下去,“但可惜这世上总有人见不得别人的好,我师弟在江湖中声望极高,俨然是年青一代中的第一人,隐隐压过了书山派那个什么王峰,结果书山派很快就看不下去了,他们随便往我师弟身上安插了个罪名,派人想要杀掉我的师弟,哈哈,书山派好大的威风,五个成名高手围攻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呸,老夫活了这么久,见过的恶人数不胜数,但要论最让我恶心的还是你们书山派。”

    “你说什么!!!”那失去双腿却始终咬牙一声不吭的书山弟子终于忍不住开口怒骂道,“老贼休要辱我书山派。”

    天风派?!不少人听到这三个字都是大惊,实际上只要是上了年纪的武林人士没人没听说过这门派的,三十多年前天风派算是凉州境内第三大门派,论实力虽然比不上书山派可以也是名门大派。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大派一夜之间突然就烟消云散了,传言说天风派最杰出的的弟子尹十三勾结邪道,书山派出动高手围捕他,而且为了避免尹十三跑掉,书山派在没有提前通知天风派的情况下直接执行了这次追杀行动,可尹十三不愧是年青一代中的第一高手,谁都没想到在五个高手的合围下他居然还能反击重伤两人,并且杀掉了一位长老,硬生生突围了出去,跑回了天风派,然而他受的伤太重,最终死在了天风派掌门人的怀中。

    之后书山派派人专门去天风派解释,天风派的贺掌门对书山派的说法不置可否,甚至都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的情绪,所有人都以为天风派打算忍下这件事,谁也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贺掌门亲自带领着门下高手偷偷摸到了书山脚下,第二天一早有人发现宁秋的亲传弟子王峰死在了七盘镇一家酒铺中,而天风派众人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们随后也没有淤回门派驻地,有人说他们已经离开了凉州,愤怒的书山派将天风派的驻地夷为平地,并且天风派经此一事也成了彻头彻尾的邪派,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