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一章 你看起来很了解我啊

    张大镖头带着一群小鬼跑路,跑出一段距离后众人听到身后传来兵刃碰撞之声,期间还夹佑着姬寒玉和乌鸦的怒吼,众人纷纷停下脚步。

    “是掌门!掌门出手了!”几个年轻弟子激动道,队伍末尾的宅男亦回头向山顶的方向望去,神色复杂,听这动静三人已经再一次交上手了,而以宁秋的伤势,这应该是这位老人生命中最后的绝唱了。

    不过这会儿显然不是感慨的时候,张大镖头算了路程,之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从七盘镇到山顶上的大殿,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某人这样的高手来说当然算不上什么,但书山派这群小鬼却大多刚入门没多长时间,内功修为在初窥门径和登堂入室之间徘徊,而且基本上只接触过一些提气换气的法门,还没来得及开始系统修炼轻功,这会儿功夫众人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而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速度,宅男现在也只能祈祷宁秋足够厉害,最好临死前爆发个小宇宙什么的把姬老妖婆和乌鸦也一起带走。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宁秋身受重创,一身武功十不存一,完全凭着一口气为众弟子断后,面对姬寒玉和乌鸦两大顶尖高手,他的胜算无限接近于零,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把乌鸦和姬寒玉多拖上一段时间

    事实也的确如此,半柱香后张大镖头敏锐的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飞快逼近。

    宅男看着自己身边一群小屁孩儿只觉得无比蛋疼,某人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好人,但在这种时刻你这要让一群小鬼来掩护领导撤退,张大镖头自问还没法无耻到那种程度。

    他从人群里随手挑了个年龄稍大点的孩子,“对,没错就是你,领着大家下山到七盘镇上找雷泽涛,把山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记得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哦,对了,还有,除了雷泽涛以外不要相信任何人。”

    小鬼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领着一群师弟师妹继续跑路。张大镖头暗自点头,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弟子,纪律杏上的确没的说。

    现在拖后腿的已经全部被被打发走了,山间的小道上只剩下他孤身一个人,宅男抽出腰间的佩刀,想了想后插在了地上,他的刀法对付一般高手是足够了,但对上姬寒玉和乌鸦这样的绝顶高手就有点不够看了,反倒是男款金丝手套这件他从最开始就一直带在身上装备配合灵犀一指和太极拳能发挥出全部威力。

    之后张大镖头眼瞅着还有点时间,又抽空做了个简易的小陷阱,这类小玩意儿在小鬼当家中总是表现惊艳,但首先你得能找到两个足够蠢的对手,别说姬寒玉和乌鸦这样的顶尖高手,就是一般的普通人不是缺心眼儿到一定程度也不会像电影里那样睁着眼睛往上踩。

    做完那个聊胜于无的小陷阱后,某人顺便去路旁的草丛里方便了一下,嘛,面对人生中即将到来的最艰难的一战,无论什么样的准备都是不多余的,战前放放水也有助一会儿跳的更高,跑的更快。

    张大镖头本来还想再做套广播体操热热身,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姬寒玉和乌鸦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两人一副闲庭信步的姿态,速度偏偏却又不慢,他们出现在这里自然也就意味着山顶上的宁秋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位凉州武林第一人终究还是没能逃脱英雄末路的残酷命运。

    但真正让张大镖头感到惊讶的是姬寒玉和乌鸦两人看起来竟然是毫发无伤的样子,他们的身上甚至都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难道说宁秋临死前的最后一击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吗?想到这里某人的一颗心也不由往下沉去,不是吧,宁秋好歹也是一代宗师,出师未捷身先死已经很惨了,难不成还留了两个满状态的敌人给自己?

    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乌鸦的右腿似乎有些一瘸一拐,而姬寒玉也把左手背在了身后,看来宁秋临死前的反扑还是让他们或多或少都负了点伤。

    看到拦路的某人后乌鸦似乎也有些意外,“诶,以我对阁下的了解,张大镖头你似乎不像是这样的人。”

    “哈?什么意思,你想赞美我比你想象中还要帅吗?”

    “呃,我想说阁下并不像是一个为救他人甘愿牺牲自己的人。”乌鸦淡淡道。

    “咦,你看起来的确很了解我啊。”的确,某人自认还做不到美女师父那样的侠风义骨,面对之前的局面,两人都会选择让孩子先走,但美女师父一定会竭尽全力拖住姬寒玉和乌鸦直到那些孩子全都安全下山,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宅男的话,同样也会尽力拖住姬寒玉和乌鸦,但却不会连自己一块儿赔进去,一旦撑不住他是肯定会逃的。

    乌鸦笑了笑,“说来也奇怪,我们两个的身上其实有不少共同点。”

    “不不,我可没有勇气像你一样披着别人的皮一活就是十来年,从这点上来说,我还是挺佩服你的。”眼见乌鸦开口,宅男当然也乐得和这家伙多聊两句,能不用动手就把时间拖够那就更好了。

    不过一旁的姬寒玉却是一眼就看穿了某人的小算盘,对一旁的乌鸦道,“哼,别和他废话,既然他自己找死那我们就先干掉他再去追那些小鬼。”

    谁知道乌鸦却是摇了摇头,“姬宫主,我是不会出手的。”

    “嗯?这算什么意思。”姬寒玉眯起了眼睛,那双美丽的瞳孔中闪过了一抹杀机。

    “别误会姬宫主,我和你的目标始终相同,都是除掉书山派,唯一不同只是在宁秋死后,我的和圣父的交易已经完成了,而在我看来没有宁秋的书山派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书山派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打算再参与了。”乌鸦耸耸肩,“当然,我是不会阻止姬宫主你继续报仇,只不过到了这里我想我们也该说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