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八章 所以说你究竟是...

    假李云敌摆了摆手,“那时的我还不是七月七的人。”

    宁秋冷笑,“阁下身受李阁主大恩,一身武功皆由其所授,结果李阁主身亡后你却不顾他的遗愿,和他的仇家同流合污,李阁主如果泉下有知想必也会后悔当日的决定。”

    “哈,我都说了我和李云敌之间只是交易关系,并没有谁欠谁这一说,况且李云敌也没有要求我去对付七月七啊。”假李云敌摊了摊手道。

    “诶”众人闻言一愣。

    “李云敌这一辈子都在想着为父报仇,除掉七月七,除此之外其他事情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快三十岁的人了却依旧打着光棍儿,直到临死前他想才通了一件事情,他身无子嗣,这一死李家等于是绝了后,所谓绝后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大仇自然也不存在了,所以李云敌自知大限将至,最后一个愿望并不是报仇。”

    说到这里假李云敌的脸色也有些古怪,“他临死前让我帮他照顾一个姑娘,唔,他没说自己和这姑娘的关系,不过依我看嘛,两人八成应该是对儿小情侣,难得郎情妾意,本来是应该在一起的,可那女人的身份有点麻烦,她是邪道中人,李云敌那会儿还不是洗剑阁的掌门人,但也的确是掌门位置最有利的竞争者,双方阵营不同,这段感情自然也不被身边之人所理解,他们甚至不敢将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也看不到丝毫的希望,那女子提议让李云敌和她一起归隐山林,从此不问江湖事,李云敌有些心动,但惦记着报仇的事情他还需要洗剑阁的力量,尤其洗剑阁的镇派武功九剑歌更是历代只有掌门才能修行,他眼看就要成为洗剑阁的掌门,自然不愿在这节骨眼上放弃,最终只好婉拒了那女子,于是那姑娘最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他。”

    “李云敌大概是觉得自己当年有愧于那姑娘,于是临死前和我做了个交易,他把一身武艺传授给我,我呢,就勉为其难的帮他照顾下他的老情人。”假李云敌顿了顿,“哈,或许你们不相信,我这人虽然一直怕麻烦,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蛮守信的,既然从李云敌那里得到了足够的好处,我自然得帮他把最后的心愿给完成了,当然,如果要照顾那女人一辈子肯定是不行的,何况她又是邪道中人,每天打打杀杀很烦的,最好是我把李云敌的死讯带给她,她心若死灰,找个地方结庐而居,低调过完下半辈子那我就省事儿,嘿,在路上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她足够漂亮的话我也不介意替李云敌娶了她。”

    假李云敌说完忽然沉默了起来,搞得某人都有点怀疑这货是不是又在恶意挂机拖时间,好在片刻后李云敌总算又开口继续道,“邪道妖女,行踪不定,我为了找她着实花了不少功夫,但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得到了她的下落。”

    “哦她在哪里”

    “她死了。”这答案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假李云敌淡淡道,“而且死的还挺早,她当年离开李云敌后并没有回自己的门派,而是摸上了书山,那蠢女人被李云敌拒绝后并没有死心,反而把念头打在了书山派上,她以为自己只要能偷到书山派的镇派绝学三达剑,拿给自己的情郎修行,李云敌自然也就不需要什么九剑歌了。”

    宁秋皱眉,“十多年前,我不记得有人打过三达剑的主意。”

    “哈,那是当然的喽,她还没摸到山上就被巡逻的弟子发现了,像那傻女人一样的邪道小喽啰你们书山派杀了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你宁掌门自然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下面的人随手就杀掉了,你估计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可这事儿对我来说就有点不一样了。”假李云敌叹了口气,“所谓买卖就是有买有卖,李云敌传授了武功给我,作为回报我就得替他照顾他的女人,但现在人被你们书山派杀了,我就没法履行我的诺言了,这可有点不太妙。”

    宁秋正色道,“阁下伪装成李阁主十余载,自然也清楚正邪之分,邪道之所以为邪道,就是因为他们干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手上沾满了鲜血,更何况你口中的妖女窥视我书山派镇派绝学,这种事情放到任何一个门派都不会善了。”

    假李云敌闻言点头,“没错,宁掌门说的一点都没错,道理我都懂,但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既然答应了李云敌要照顾她,不管她是善也好是恶也罢,实际上都没有区别,你们书山派非要杀了她,那我也就只好灭掉书山派来为她陪葬。”

    “就凭阁下也敢妄言灭我书山派”

    假李云敌也不生气,反而很是耐心的解释道,“我一个人当然是不成的,所以我决定先收服洗剑阁,李云敌虽然把洗剑阁的镇派绝学传授给我,但我知道,其实价值更大的是他掌门人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嘛,不是那么好搞到手的,好在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易容术很厉害,我让他出手帮我改成了李云敌的样子,我们的身形相差不大,我又会用他的武功,再加上那家伙在书山派中的形象一直很孤傲,朋友并不多,因此我扮成他的样子很容易就接手了洗剑阁。”

    “但单凭一个洗剑阁显然还是没法和书山派抗衡的,好在这时候我那个好朋友又找来,唔,时间嘛,大概是在五年前吧。”假李云敌回忆了下道,“该怎么说呢,他给我提供了一笔很难拒绝的买卖。”

    五年前宅男心中一动,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五年前正好是七月七内部动荡的时候,大老板设计吞并新派却没想到新派内发生了政变,圣父的位置在一夜间易主,以老圣父为代表的一大批原新派高层被屠戮殆尽,难道说这货所谓的交易和这件事情也有关吗

    “所以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哈,我就是个披着别人的皮活了十多年的戏子罢了,我自己的名字是什么并不重要,江湖中也根本没人知道,当然你要是非要找个称呼的话,可以叫我乌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