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七章 宁掌门别光顾着...

    从姬寒玉抛出冰魄离魂针到李云敌突然反水一剑刺中宁秋,再到姬寒玉一掌印在宁秋胸前,这一切实际上都发生在一瞬间之内,等宅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之前一直小心留意着姬寒玉的动作,怎么也没想到却是李云敌这一点先出了问题,等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宁秋已经被姬寒玉击中胸口,宁秋之前满载胜怒的一掌也因此顿了一顿,被李云敌抓住其中的空隙,轻而易举的闪了过去,临走前还不忘将手中的长剑往前又送了半分。

    这边姬寒玉一击得手,并不贪功,紧跟着就一扭身也和宁秋拉开了一段距离,一直到这时张大镖头方才赶到了宁秋身前。

    而此时的宁秋俨然已经陷入信任危机中,在经历了李云敌的偷袭后,眼见又有人向他冲来跟本来不及分辨对方的来意,抬手就是一剑。

    好在张大镖头反应也不慢,一个翻身避了开去,嘴里还不忘嚷嚷着,“宁掌门别误会,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宁秋一剑挥出,闻言没有淤追击,但显然也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就相信了某人,横剑胸前,对眼前三人都保持着警惕。

    宅男看着胸口凹陷,脸色惨白背上还插着一柄长剑的宁掌门,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我勒个去,大腿这伤势貌似有点严重啊可咱这唯一的队友又不是治疗职业,难不成要完

    他到现在还没法接受这位凉州武林第一高手在一眨眼后就被人伤成这幅模样的现实,宁秋可是他们这边最大的依仗,江湖传言其武功高的不可思议,结果一身神功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就被人用卑鄙的手段偷袭打成了重伤。

    宁秋的脸上有愤怒,有疑惑,有痛苦,他望着不远处的李云敌道,“为什么”

    洗剑阁中或许也有被圣父的人渗入,但宁秋却从来没有怀疑过李云敌的立场,即便是奸诈似鬼的雷胖子也毫不犹豫的把了李云敌列入绝对可以信任的名单中去,这当然不是没有迎因的。

    李云敌的父亲在江湖中亦是一方高手,他当年就是死在七月七三大杀手之一的焚天手上,换句话说李云敌和七月七之间是有着杀父之仇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收买,唯独李云敌,宁秋实在想象不出如果自己是圣父的话究竟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解开这段血海深仇。

    李云敌闻言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李云敌哈,你说那家伙啊,他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什么”宅男失声惊呼,这条猛料可谓是劲爆异常,李云敌的武功虽然没有宁秋那么恐怖,但在凉州也是顶尖高手了,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被人悄无声息的干掉,而且还取而代之“等等,你说李云敌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张大镖头忽然想到了什么,十年前正好是李云敌神功大成,江湖声望达到巅峰之时,传闻他那时一人一剑连挑数十位成名高手而未尝一败,难道说那时这账号背后就已经换人了吗。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对面那个假李云敌摇了摇头,“李云敌这人的确是天纵奇才,九剑歌明明不是顶尖绝学,在他手中却偏偏能发挥出顶尖绝学的威力,很难想象如果他在十大之类的门派中未来的成就能有多高,我的武学天赋也不差,但一直到今天我都不敢说自己能稳胜那时的他,只不过他为父报仇的心思实在太迫切了点,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习武练功,这样固然进境神速,但却未免有些太过急于求成,十年前他剑法大成,难求一败,但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便走火入魔,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命不久矣了。”

    宁秋很是诧异,“可可这怎么可能”

    想要伪装成一个人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像宁秋这种江湖有名的高手,相貌还可以通过易容来变幻,声调如果有心的话也不是不能模仿,甚至一些特殊的小动作只要留意也能演个不离十,但宁秋修炼的九剑歌却是洗剑阁的不传之秘,眼前这个冒牌货如果不会的话是没可能瞒得过宁秋身边的人的。

    “哈,九剑歌是他传给我的,不,应该说这一身武功都是他传给我的,作为交换我答应帮他完成一个遗愿。”假李云敌倒也没有隐瞒,他伪装李云敌足足有十年时间,如今一朝得手这身份也没有太大的用了,他不介意在这里和众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光辉历史。

    俗话说得好,再精彩的演出如果没有观众的欣赏也只是明珠暗投,更何况还能拖延下时间,即便宁秋在他和姬寒玉的联手偷袭下身受重伤,生机已断,但他一刻没有倒下两人就一刻不敢放心。

    尤其宁秋这种级数的高手,临死前的反扑必然也是很可怕的,如果有必要的话别说聊聊往事,就是搞本儿新华字典念给对方听也不是不可以啊,最好宁秋在听故事的中途就顺势挂掉,那样就更完美了。

    可惜他这小心思却瞒不过某宅,张大镖头在一边插嘴道,“宁掌门,趁着现在还有力气赶紧报仇才是真的,故事什么的我可以帮你听啊,你放心,后面那部分咱清明的时候铁定会烧给你的。”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无语,宁秋摇了摇头,“无妨,我心脉已断,但只要我不发力短时间内倒也死不了,把故事听完再大家动手也不迟。”

    宅男闻言不但没高兴,一颗心反而彻底沉了下去,他之前还抱着一丢丢希望,觉得宁秋好歹也是凉州武林第一人,结果还没出手就要去领便当,从剧情发展上来讲这根本不科学啊,但现在当事人这番放弃治疗的遗言却彻底浇灭了他心中那点小火苗,他现在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圣父还没露面,己方阵营的第一大将就先折掉了,这怎么想怎么不妙。

    宁秋却没想那么多,皱眉道,“李云敌一辈子都在想着为父报仇,临死前遗愿想必也是和这有关的,他又为什么会找到你,难道他不知道你是七月七的人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