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还没有回答我...

    距离武林大会召开只剩下不到一天时间,虽然住在候财主家,但之前从铁鹤门手中赢来的那间房张大镖头倒也没着急退掉,他之前不知道武林大会还有抢房间的传统,既然抢到一间索杏就拿来给段玉等人作为练手的工具,让他们可以和其他门派的年轻弟子切磋,增加实战经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其他人就比较清闲了,张大镖头和王胜男一起去拜访了一些相熟的门派势力,观光团则在镇上四处闲逛采购,不得不说,位于书山脚下的七盘镇本身风景还是很不错的,有书山派这武林正道第一大派做靠山,方圆百里内盗匪几乎绝迹,民风淳朴,邻里和睦,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了。

    一直到了晚上,雷泽涛才和另外两个书山弟子登门拜访。

    “雷兄看起来很忙碌的样子嘛。”宅男随口道。

    “呵呵,最近事情比较多,一直忙到现在才有空来看老弟你啊。”雷泽涛冲身后那两个弟子挥了挥手,让他们先回门派,“我这次来主要是通知你们明天座次的事情。”

    这次武林大会门派不少,大家不可能一窝蜂的往前挤,所以和往年一样,书山派会提前排好座次,划分区域,一般来说比较有实力的门派所处的位置也会比较靠前,一些中小派则坐的相对靠外。

    因为先前秘籍的事情书山派这次还是很给大燕移动面子的,把张大镖头他们的位置安排的很靠前,仅次于十大之后。

    不过通知这种小事显然没必要雷泽涛亲自跑一趟,雷胖子在书山派的地位仅次于长老,他亲自前来肯定还有其他事情想说。

    果然座次的事情一说完,他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左右看了两眼确认没有外人在场,才开口道,“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打算在武林大会上公布那份名单,一举铲除七月七埋在各派中的棋子,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到时候还望张老弟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除了我们之外,你们还联络了那几家的人马”

    “目前可信的人并不多,我们那份名单上只有一部分圣子的名单,剩下的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站在七月七那边的,可惜上次在靖王府我们没能抓到影子,否则就可以将七月七潜伏在各派中的圣子一网打尽。”雷泽涛的话语中充满了惋惜,“现在的话,洗剑阁的李阁主,沧浪门的韩门主,还有流云山庄、刀剑门都是我们的同盟,另外十大中还有三家掌门明确表示会站在我们这边,再加上山鬼的人手,我们的人已经超过了一半的数量,具备了动手的条件。”

    “你弟弟雷震子知道这件事情吗”宅男忽然问道。

    “嗯”雷泽涛闻言稍稍有些意外,雷震子原本是下一任书山掌门的最有力竞争者,但几年前因为另一位掌门位置的竞争者严段段遇袭,让书山派内很多人都产生了怀疑,经过这件事情后高层和雷震子间出现了信任危机,明面上雷震子虽然还是书山派的首席弟子,但其实已经渐渐远离了权利中心,一年前他更是被外派出了书山,一直到武林大会还没又回来。

    相反雷泽涛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有传言说两人的关系因为那件事出现了裂痕,雷泽涛已经和自己的弟弟决裂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并没有因为当年那件事情受到牵连的重要原因,相反在书山派内似乎更加如鱼得水。

    “为什么问起他”雷泽涛顿了顿问道。

    “哈,这些天我在七盘镇四处转悠了一下,也和你们书山派弟子闲聊过几句,据我所知,一年前你弟弟雷震子被迫离开书山派似乎就是你提议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弟弟已经远离了书山派的权力核心,如果我和他站在一起的话,那被疏远的就是我们两人,到时整个书山派就会完全落入严段段那伙人手中,这种时候只能选择牺牲一人,我和我弟弟划清界限也是无奈之举,不过我们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这次武林大会之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雷泽涛放缓了语调,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上次因为杨过的事情你心中可能对我有些不满,但这次对付七月七我们必须同心协力。”

    “哈,你想多了,这事儿和我那徒弟没有关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弟弟也是山鬼的元老,他知道你要在武林大会上对付七月七的事情吗”

    “雷震子另有要事,好吧,他离开书山派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事情,我来对付七月七的这群圣子,而他最近这一年则一直在寻找圣父的下落。”

    宅男叹了口气,“所以也就是说你弟弟并不知道山鬼会在武林大会上动手喽”

    雷泽涛忽然闭上了嘴巴,他深深的看了某人一眼,旋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那一刻两人都没有淤说话,屋内有种山雨欲来前的压抑气氛,之后雷泽涛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张大镖头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丑时,正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刻。

    七盘镇再没有白日里的喧闹,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宁静。

    武林大会的会场在白天的时候已经布置好了,在黑夜中显得空荡荡的,而此刻会场中心却赫然站着一个孤零零的身影。

    雷泽涛背着双手站在月色下,一动不动,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往日那种乐呵呵的表情,而看他此刻的模样分明是在等着什么人。

    约摸小半个时辰后终于又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雷泽涛的身后。

    “说实话大家认识这么久,直到不久前我才发现原来你是个这么疯狂的人。”说话的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阴影中缓缓走出,来者正是张大镖头。

    雷泽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之色,反而反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件事情的”

    “我想想看,应该是就在几个月前吧,一次偶然的原因我从清河帮的蒋帮主那里听到了一个小秘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