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大叔你给科普一...

    如今的七盘镇和往日大不一样,街头巷尾到处都能看见提着兵器来来往往的武林人士,大家看见相熟的朋友会热情的打着招呼,看到不对付的老对头也会忍不住冷嘲热讽两句,只不过书山派有言在先,各门派表现的都很克制,倒很少有动手的情况出现。

    然而当大燕移动众人走到某客栈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客栈门前那片空地上有两个身影正翻滚激斗在一起,而他们身边围着的一圈人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在不住叫好。

    “这是怎么回事儿,书山派不是不让大家伙在镇上动武吗”张大镖头问旁边一个上了年纪的围观党。

    “哦,铁鹤门的弟子和红巾会的人正在争夺地字间的居住权,只是切磋杏质的交手,不算动武。”看围观党的样子似乎也是个老江湖了,回头望了宅男等人一眼,“哈,你们这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武林大会吧。”

    “是啊,大叔你见多识广,受累给咱们科普科普眼前这情况是怎么回事儿呗。”张大镖头虚心求教道。

    老江湖很是热情,并不拿架子,“其实说来也简单,七盘镇不大,镇上总共就三家客栈,大家都想住进去,但咱们武林中人也不能像外面一样搞先来后到那一套,否则每次召开武林大会大家都得提前半年出门订房间,弄得和过年买车票回家一样那就成了笑话了,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房间的归属由比武来决定,比如双方同时都看上一间房,谁能打赢房间就归谁,后来者当然也可以挑战房间的原主人,如果胜利的话房间就会易主,喏,现在场上交手的两个就分别是铁鹤门和南宫世家的两个年轻弟子。”

    肉肉闻言吓了一跳,“什么镇上可是用两千来号大老爷们儿呢,就三家客栈,其他人怎么办,睡马路牙子吗这书山派也忒不地道了吧,玩野营也不通知大家带帐篷。”

    老江湖哈哈大笑,“女娃子想太多,这镇上客栈虽然只有三家,但民居多得是啊,只要付点钱当地居民都很乐意让一两间房给你住,当地人顺便也能赚笔外快,总不至于睡马路牙子哈。”

    众人正闲聊着,那边铁鹤门和南宫世家的人却已经逐渐分出了胜负,铁鹤门的弟子之前似乎一直在被南宫世家的少年压制,但其实却是以逸待劳,守得那叫一个滴水不漏,南宫世家的少年久攻不下,内力被消耗的七七八八,心中也逐渐焦虑起来,招式一乱就更加拿不下对方,最终被铁鹤门的弟子抓住破绽一掌切于命门上。

    “哈哈,洛老弟承让了。”铁鹤门的弟子得意道,不过和老江湖说的一样,他最后那下也没用力,只是分出了胜负,并没有伤害到对手。

    南宫世家的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给了对方,年轻人脸皮薄,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但世家弟子气度还是有的,抱拳行了个礼,“何师兄技高一筹,在下输的心服口服,他日习艺有成,再向何师兄讨教。”

    总的来说双方之间的气氛还是比较友好的,老江湖扭头,望着某人道“怎么样老弟不想上去试试吗,输了也不要紧,就当是积累实战经验了,哦,对了怎么没见你师门长辈。”

    “你问我师父我身边就是啊。”宅男朝美女师父的方向努了努嘴。

    “这么年轻,我看你们还以为你们是等等,阁下莫非是大燕移动的张大镖头。”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只是微微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

    既是师徒又是夫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至封建礼法和天下人之口于不顾,胆子这么大的人除了大燕移动大的张小夕之外还有谁呢。

    “张大镖头,王馆主,久仰久仰”老江湖这声久仰倒真是发自真心的,凉州这几年风头最盛的就是宅男和他的大燕移动,只不过某人平日里一直选择宅在家里,见过他的人并不多,王胜男域是一直忙着教课授徒也没怎么离开过青阳学园,这让他们两人都很有神秘感。

    “哈,大叔客气啦,话说这附近那还有空着的民居吗”搞明白眼前的事情后宅男也就没打算再在原地停留,他对抢房间什么的毫无兴趣,关键这玩意儿你抢了后连个保护期都没有,万一总有人来挑战,应付起来岂不是很麻烦,而且第二天你要是想睡个懒觉,结果人家一大早就打上门,那就更让人蛋疼了。

    这样的话还不如老老实实找个民居,还能睡个回笼觉什么的。可惜天不遂人愿,有很多时候你明明都已经让步了,可却总有些人看你不顺眼。

    比如张大镖头老熟人,铁鹤门的孙长老,现在就看张大镖头很是不顺眼,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大燕移动的诸位吗怎么,不来住店吗”

    金刀虎胆遇害时孙长老上次闲着没事儿非要和张大镖头玩儿嘴炮,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金屋藏娇的事情也被某人给抖了出来,回家后被自己的老婆,铁鹤门的门主罚着跪了三个月的搓衣板,包养的小三也被卖到了遥远的澜州,孙长老又是发毒誓又是写血书,花了半年时间才把这事儿平息了下去,但心中对于某人的恨意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宅男随口道,“哦,不住了,万一孙长老半夜溜出去开荤,我要是不给你打掩护孙长老该怪我不够意思,置同胞情谊于不顾,要是帮你打掩护又怕贵门主不高兴,到时候影响贵派和我方的友谊哈。”

    他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孙长老好色可又怕老婆的事情本就不是秘密,张大镖头这记嘴炮可谓是正中靶心,让一旁的孙长老又羞又怒,不过孙长老作为反派还是很有职业精神的,正所谓屡次被打脸而又要孜孜不倦的把脸伸到猪脚面前,冷哼一声道,“哼,我看张大镖头之所以急急忙忙要走该不会是怕了我们铁鹤门吧。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