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七佛通戒偈?

    上一章:602。第602章苦寂寺

    苦寂寺的僧人们就住在城西娄财主的家里,说起娄财主来青阳本地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点儿背,七八岁的时候死了亲爹,十多岁的时候爬树又摔断了‘腿’,二十多岁好不容以娶了个漂亮老婆,结果没过两年就和自己的书童‘私’奔了,好在走前总算给老娄家留下了点香火。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hua-79-

    娄财主对于自己这独苗还是‘挺’满意的,但同时又有些担心自己的霉运会传染给下一代,两年前还特意请苦寂寺的大师来给自己家做了场法事,自己也开始吃斋礼佛,积德行善,这举动有没有效果暂时不知道,不过娄财主在民间倒是积攒下了不少善名。

    娄家的宅子很大,娄财主除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小妾外也没什么家眷,偌大的院子里有不少闲置的空房间,正好可以让苦寂寺的和尚住,而娄财主也能顺便捞点佛‘门’积分,为投胎打下良好基础,双方皆大欢喜。

    话说张大镖头一直觉得佛家是个很矛盾的存在,佛家其实和道家倡导的都是无‘欲’无求那套玩意儿,但信佛的却恰恰是心中**最强烈的那部分人,去庙里烧香的基本上都是有需求的,普通人没事儿是不会去寺庙的,换句话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佛祖就跟棵圣诞节的许愿树一样。

    好吧扯远了,宅男带着‘肉’‘肉’去敲娄财主家的大‘门’,他之所以怀疑苦寂寺除了之前提到的原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晚死在他手上的‘蒙’面人恰好也是个光头,一提起光头你很难不想到和尚,而且类似自残毁容之类的事情除了死士外还有另一种人可能会做,那就是信徒。

    宗教和传销具有相似之处,都是通过洗脑来控制一个人的‘精’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狂信徒是很危险的一类人,他们不但为了自己的信仰甘愿献身,而且在必要的时候甚至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一切道德底线。&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有信仰的人有时也是最好忽悠的。

    娄财主听仆人说张大镖头来访也是一愣,他和大燕移动并不熟悉,而且话说哪有人会半夜三更来人家家里做客的?

    然而张大镖头镖头不但来了,而且居然还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宅男和娄财主握手,一脸严肃道,“打扰了打扰了,是佛祖派我来的。”

    娄财主闻言差点没被气乐了,“诶哟,合着张大镖头你这是见着释迦摩尼本人了?”

    “那倒没有,佛祖他老人家什么身份,怎么会在我等凡夫俗子面前现身,他只是派手下人托梦给我,让我带首佛偈给虚德禅师。”张大镖头一本正经道。

    娄财主没好气的道,“那你也不能从‘床’上爬起来就来找虚德禅师啊,现在天‘色’这么晚,禅师早就休息了,有什么事情张大镖头你还是明天再来吧。”说完就要让仆人关‘门’。

    “嗳,别啊。”宅男伸出一只手挡着‘门’,“你可以让我等,但总不能让佛祖等,大家都是佛‘门’……那个圈儿内人士,这道理娄财主不会不懂吧?”

    娄财主的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张大镖头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大燕移动再厉害也不能在青阳县一手遮天,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要去报官了!”

    咦,宅男有些意外,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的借口蛮扯淡的,但他没想到娄财主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以张大镖头目前在青阳的身份和地位,很多时候大家就算明知道他在鬼扯也都会选择给他点面子,毕竟三更半夜去人家家里闲逛虽然不怎么地道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在表面上大家还都是比较客气的,但反观娄财主这边宅男却是能感受到明显的敌意,而他现在这种炸‘毛’状态更是让某人从中嗅到了一丝‘色’厉内荏的味道。

    有意思,这院子里难道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张大镖头不但没生气,反而被娄财主这反常的表现给勾起了兴趣,而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一个充满智慧的清朗声音。

    “阿弥陀佛,想不到张居士也是礼佛之人,相逢即是有拥,何不进来小坐?”

    娄财主闻言脸‘色’一变,似乎张口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默默的让到了一边。

    哦?娄财主的举动让宅男兴趣更浓厚了,看他这样子对那个所谓的虚德禅师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虚德禅师才是这宅子的主人。

    既然对方有请,张大镖头也不会客气,大摇大摆的带着‘肉’‘肉’走进了娄家大‘门’。

    内院的梨树下,一个老僧面容安详,盘膝而坐,直到宅男师徒二人走到距离他四五丈远的地方,老和尚才睁开眼,微微一笑,“早就听闻张居士大名,可惜一直未能得见,不知今夜张居士来访所为何事?”

    “哈,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贵圈老大让我捎句话给你。”

    “哦?老衲愿闻其详。”虚德禅师不愧是佛‘门’高僧,明知某人在鬼扯,却没有像娄财主一样生气,依旧面带微笑,耐心的问道。

    “那就听好了,你老大让我告诉你,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张大镖头淡淡道。

    “七佛通戒偈?”虚德禅师扬了扬眉‘毛’,面‘色’不改,“这句佛偈出自法华经玄义,为七佛教化众生时所用,我佛‘门’五戒、八戒、比丘戒、比丘尼戒皆由此而来,虚德乃修行之人,七佛通戒偈自不敢忘,却不知张居士无缘无故又为何提起此偈?”

    “哼,臭和尚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快把人‘交’出来,不然我师父就送你上西天去见佛祖!”‘肉’‘肉’之前一直表现的很听话,但这会儿却是终于沉不住气了,跳出来指着虚德禅师的鼻子大喝道。

    她这一开口宅男就觉得坏了,他之前说出佛偈就是想要试探下虚德的反应,严格来说其实是种讹诈,属于有渔没枣先打两杆子的投机行为,毕竟他现在对于苦寂寺众僧也只停留在怀疑阶段,来拜访娄财主主要也是想近距离和苦寂寺众僧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什么破绽,结果‘肉’‘肉’这急‘杏’子却是跳过了中间环节直接进入了摊牌阶段。

    可问题是他现在手上压根儿就没拿到牌,虚德只要一口否认两人就只能灰溜溜的调头就走,而且这么一闹对方如果没问题还好,就当是是闹了个大笑话,如果真有问题因此而产生警惕,那接下来的行动就更困难了。

    张大镖头在心中哀叹,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早知如此他就应该把这熊孩子留在镖局里。

    然而没想到‘肉’‘肉’这话出口后一直面带微笑的虚德禅师却是突然陷入了沉默中去,半晌后再抬头已经彻底敛去了之前的笑容,冷冷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抱歉抱歉,牙疼的厉害去检查了一下,有两颗智齿要拔,不过还的先吃消炎‘药’消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