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三章 苦寂寺

    肉肉依旧提着她那盏小灯笼,抬头望着头顶上方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呃,师父,我有个问题。”

    “嘘,小心别被人家听见了,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张大镖头骑在墙头压低声音道,“哦,对了,你那灯笼也熄掉,一会儿再点上。”

    肉肉无奈,不过按照两人先前的约定她现在只能老老实实服从某人的命令,师徒二人轻手轻脚的翻过院墙,落在地上,宅男探头探脑往四周扫视了一圈,确定没人后才回过头来问小丫鬟,“诶,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我刚才想说的是出个门而已,有必要搞得这么夸张吗?”肉肉一副很是无语的表情,两人现在站在一条名为烟袋街的街道旁,而大燕移动赫然正坐落在眼袋街上,换句话说刚才某人翻的居然是自己家的院墙。

    “哈,小孩子家懂什么,我们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手,因此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人派人监视镖局的大门,翻墙出来可以避免被他们掌握到我们接下来的动向。”

    “好吧,听起来似乎也有点道理,那师父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假设若曦被人绑架,虽然我本人对这一点一直表示怀疑,但如果若曦真的被绑架而不是自己离开的那应该还是有线索留下的,我们先去袁县令那里,看看他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

    …………

    正所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又怎么能为人民群众鞠躬尽瘁?为老百姓们谋福利?为国家献青春……袁县令显然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天刚一黑,他用过一碗鱼翅后就抱着二姨太小红钻被窝了,正打算再研究一下人类繁衍的重大课题,这时却被管家给打断。

    袁三光很是不高兴,但听说来的人是张大镖头,他只好又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简单披了件衣服就迎出去了。

    以双方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客套的必要,袁三光直奔主题,“我派人调查了最近几天时间里在青阳县出现的生面孔,排除了普通人以及一部分独自入城的武林人士,还剩下六伙人,一帮名为苦寂寺的和尚于城南举行法会,讲经说法招收信徒,一个名叫虎豹门的帮派在和本地一些门派秘密接洽,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密谋什么事情,凉州十大之一的百草门有门人进叽里呱啦山采药,期间也曽在青阳县休整。”

    “另外听说上次拍卖会后青州商盟的人和那伙波斯人走的很近,准备建立一条商路,这事上报后朝廷皇上已经批准了,不过还要派人去波斯那边实地考察下,青州商盟组织了一个商队,雇用四海镖局的人做护卫,打算远赴西域,应该在半个月后出发,四海镖局那边也很重视,提前派人来凉州,不过现在这些人暂时没事儿干,在凉州各地四处闲逛,前两天听说还有个镖师在咱们青阳本地一间赌坊闹事儿,打伤了几个赌客。”

    “还有两拨人呢?”肉肉插嘴问道。

    “还有两拨是我认为嫌疑比较大的……”说到这里袁县令的脸色也严肃了几分,“有人在青阳附近发现疑似无忧门和青龙岗活动的痕迹,但是我们查不到更多的线索,实际上这消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最先传出来的,可信度方面存在一定疑虑。”

    “青龙岗没有问题。”宅男突然开口道,青龙岗的确是有人出现在青阳,不过是冷无忌这次是给某人送银子来了,按照张大镖头和明悟大师先前的约定,冷无忌老巢里那三万两银子的私房钱也是报酬的一部分,青龙岗的人出现在青阳,只不过是冷无忌在履行明悟大师先前的承诺,和若曦的事情没有关系,反倒是无忧门……

    无忧门这组织亦正亦邪,从他们做的事情上来看,基本上只认钱,只要价钱开的够高,他们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如果有人花大价钱让他们绑架若曦,他们肯定也不会拒绝。

    “不过这次应该也不是无忧门……”张大镖头想了想后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无忧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当年的七月七有点相似,但并不只局限于杀手这块儿,相比七月七而言业务范围更广,而且这组织里没有死士型的杀手,换句话说在完成任务和保命这间无忧门的人肯定会优先选择后者,这点和七月七之类的纯杀手型组织差别很大,上次孙传芳死在丁灵灵手里纯粹是个意外,老孙属于想跑没跑成半路被人给宰了,而反观那晚潜入镖局的蒙面男,对方带着毒药和石灰,显然早就准备着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使用的,这和无忧门的行事风格有所区别。

    “那剩下四伙人里最有嫌疑的应该是虎豹门吧。”肉肉又道,“他们遮遮掩掩的,肯定也没安好心。”

    宅男摇了摇头,“虎豹门的行为确实有点诡异,所以两天前我也派人查过他们,这年头一些小门派小势力越来越不好混,于是一些小门派萌生了抱团取暖的念头,虎豹门的人是来游说青阳本地一些中小势力也加入到这组织中来的,和若曦的事情应该没有关系,反倒是那个苦寂寺我觉得有些问题。”

    “苦寂寺的和尚吗?”袁县令有些意外,“他们不就是一群出家人吗,为首的虚德禅师我昨天才见过,小红听说那老和尚佛法精深,还特意请他来县衙说法,我和他随口聊了两句,感觉的确是位高僧,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

    “这个嘛……硬要说起来的话我也只能说是男人的直觉了。”张大镖头耸了耸肩,苦寂寺他倒也听说过,过去四年里这群和尚一共在青阳出现过三次,两次是为附近百姓讲经,一次是帮城里一位姓娄的财主做法事,但苦寂寺在凉州中部偏东南一点的位置,距离青阳实际上很有段路程,张大镖头总觉得他们来的有点太频繁了,另外就是苦寂寺的那群僧人每次都住进城里,而不是选择在附近的寺庙借宿这也显得有些怪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