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四十一章 师父你说是不是

    上一章:589第589章 这位姑娘你……

    “我们张家之前在云州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家境殷实,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望,祖父曾经做了个小官,膝下一共有五个孩子,长子出生后不久害过一场大病,病好后成了傻子,剩下三子一‘女’,‘女’儿远嫁青州,那时家父刚出生没多久,令尊大概也就三四岁的样子,祖父因为看不惯某同僚横征暴敛、鱼‘肉’百姓的恶行于是上书太守,结果没想到对方居然反咬一口,诬陷祖父收受贿赂,祖父被革职查办。|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hua -79xs- ”

    “后来家里人经过打探后才知道对方原来背景很深,而且睚眦必报,得知真相后祖父的情绪很低落,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逃不过这一劫了,为了给张家留点香火他挑选了两个忠心的仆从,把自己最小的两个儿子分别送到了青州‘女’儿那里和凉州一个友人这边,后来张家果然被抄家,同时祖父和二伯都被发配戍边从军,好在有一部分祖父官场的朋友求情,那群人总算没再为难祖母。”

    “祖母等了两年,待风头过的差不多了,就到凉州来找令尊,想带令尊一起去青州投奔姑姑,但等她到了凉州,一打听才知道祖父的友人早就搬走了,祖父的友人属于隐士,寄情山水,以作画为乐,没有妻儿子嗣,因此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按照之前邻人的说法,那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不过当时通信不便,没有qq,微信,异地间基本只能靠书信往来,祖父和对方又属于君子之‘交’,没什么事儿一般一年也就一两封书信,算算时间,双方最后一次联系的时候恰好就是在三年前,换句话说当年那家仆带着令尊到这里根本就没能见到祖父那友人的面,得知这消息后祖母不由眼前一黑。&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她在凉州又呆了半年,四处奔走寻找令尊的下落,直到‘花’光了所有的盘缠,山穷水尽才不得不暂时离开,去青州和她的‘女’儿、小儿子汇合,之后姑母那边也派人来凉州找了几次,都没能找到令尊的下落,再后来祖母因病过世,姑母几年后难产也随祖母而去,姑父家对家父的态度变得有些冷淡,家父觉得堂堂男儿不应该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十二岁那年就离开了那个家,外出闯‘荡’,因为祖父的事情他没法考取功名,就去京城做了点小生意,运气不错,很快就赚到了一笔钱,置办了一些产业田地,又娶了家母。”

    “前些年的时候生意越做越大,家父想起几个流落在外的亲人,就托京城的贵人寻到了祖父和大伯二伯的下落,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三人都已经不在人世,只剩下令尊这边或者还有希望,家父费了很大功夫终于找到了当年那个送令尊去凉州的家仆,对方没能找到祖父那位隐士朋友,心里又害怕被祖父的事情牵连,于是将令尊留在客栈一个人跑掉了,家父又找到了当年的客栈老板,老板回忆说第二天发现仆人不见后就把令尊丢到了街边,这时候恰好有个江湖客路过,问明白缘由后就将令尊带走了。家父继续往下查,好不容易将目标缩小到了青阳县,但这时候家里的生意却又突然出现了问题。”

    “他之前听人说将丝绸和茶叶卖到琉球和高丽等小国,从那里换回人参和黄金,一来一回至少就有至少五六倍的利润,于是就将很大一笔钱投在海运上,其中不但有他这些年来的积累还找人借了高利贷,然而没想到我们家的货船在海上遭遇到了风暴,最终十艘只回来了一艘。”

    “唉,这真是太可怕了。”一旁的‘肉’‘肉’‘插’嘴道,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若曦‘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我们倾家‘荡’产,将以前的田地和产业都抛售掉,总算勉强还上了欠下的钱,但家父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在家中自缢了,我们没钱安葬他,而且就连那间宅邸其实也已经抵给别人了,人家看我们可怜无处可去,就给我们一家三口宽限了几日,但现在闹出了人命对方觉得晦气就将我和娘亲赶了出来,娘亲卖了身上唯一一件首饰,那是她刚嫁给爹爹的时候父亲送她的一支‘玉’钗,那时候家里的情况刚开始好转,爹爹开了第二家铺子,手头的资金并不宽裕,所以那只‘玉’钗并不如何名贵,但这么多年来娘亲却一直带在头上,而现在这是我们娘俩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母亲卖掉那支‘玉’钗换了口薄棺将父爹爹草草下葬,之后带着我回到了娘家,我父爹爹在世的时候每年都给外公家寄去一大笔钱,让外公和几个叔叔换了大宅子,过上了好日子,可我们家现在衰败了,他们对我们娘俩却都没好脸‘色’,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说我们是吃白食的,外公和几位叔叔商量着将母亲再嫁出去给一个有钱老头做小妾,娘亲和我都没有办法反抗,出嫁前一天晚上娘亲把我叫到房里,我们娘俩抱头痛哭,娘亲她还听到几个叔叔说本来也要把我一起嫁过去,但后来因为彩礼没谈拢只能先搁置下来,他们还想看看有没有人会出更高的价钱。”

    “这帮人也太禽兽了!简直就是帮畜生啊!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当货物一样卖来卖去呢,更何况了你爹爹之前还帮过他们,对他们有恩,现在你爹爹尸骨未寒他们就这么对你们两个孤儿寡母,实在是太过分了。”‘肉’‘肉’闻言大怒,“这些人渣就应该被拉去浸猪笼,师父你说是不是!”

    “诶?哦哦……你说的有道理。”张大镖头刚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乎有点走神的样子。

    一旁的隼离也忍不住感慨道,“我没到过京都,以前一直以为天子脚下应该都是知礼守信之人,没想到却还有这样毫无廉耻的家伙。”

    “哈,政治经济中心嘛,最多的当然是还是野心家和投机者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