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三十八章 你这么说没问题...

    老板左思右想,对面空荡荡的大门怎么看都充满了阴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眼下再从正门走显然并不明智,好在他还有备用计划,老板从包裹中取出绳索和抓钩,年轻的时候他好歹也是道上混过的,飞檐走壁虽然不是他的对口专业,但基本技能不可能不具备,这就好像混娱乐圈的一样,大多数歌星也都接拍电影,极个别还可以提供********,各行各业都需要全面发展嘛。

    老板扔抓钩,三次后成功勾到了寨墙,之后将油纸包揣进怀里开始攀爬,寨墙不高,但老板的动作却比较僵硬,这不是因为老年痴呆,没办法,大冬天的你在冰水里泡三个小时上来后动作也会变形的。

    不过常言说的好,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光明的,老板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爬上了寨墙,期间好几次踩空差点跌落下去,不过摸一摸摸胸前的油纸包,又重新燃起了勇气和希望。

    在墙头稍事休息,回头望望身下的乐平寨,老板的目光很是复杂,他其实很早就已经放弃了对将正的复仇,原因并不是因为骨肉亲情,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蒋正的对手,蒋正为了替自己的母亲报仇,当着他的面杀掉了他的兄弟,废掉了他的武功将他圈养在请河边二十年。

    一开始的时候老板的心中的确是充满了仇恨,为了杀掉蒋正他甚至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就算同归于尽一起下地狱也在所不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的愤怒渐渐消退,求生的意志又占据了主导。

    这二十年他虽然过的很苦,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越是活的久他就越是恐惧死亡,而另一方面他也更怀念当初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想要重新过上那样的生活他除了要摆脱蒋正的控制外还要有足够多的钱,他最终把主意打到了清河帮的头上。

    老板摸着怀里的油纸包,哼,这翡翠白菜和鼻烟壶就当做是对自己这二十年青春的补偿吧。

    他收拾了下心情,翻过寨墙,一个后跳落在地面,结果脚掌刚接触地面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更惊悚的还在后面,老板叫完后就意识到不妙,忍住疼痛想要先离开再说,但走出没两步就看到一个人影突然横在了他的身前。

    “道……道道少侠。”老板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诶哟老板,早啊。”某人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老板面色惊恐,“这怎么可能,你是怎……怎么出来的!”

    “哦,老板你似乎对我出现在出现在这里很惊讶啊?”

    老板闻言忙掩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道少侠你不是去查船坞的事情了吗,怎么跑出寨子来了,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老板假装关切道。

    “没有啊,调查进行的很顺利,我已经找到了清河帮和乐平寨勾结的实质杏证据,可是回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你不在屋里,话说老板你之前不是喝多了在床上睡大觉来着吗?我很是担心呐,就出来找找你。”

    “哈哈,让道少侠你费心了,我胸口闷的慌,老毛病了,出来溜溜弯儿就好。”老板强笑道,同时心中疑惑,什么意思,这小子在那里难道没有遇到蒋正吗,还是说他没能找到密道的入口,又怕被咱嘲笑所以打肿脸充胖子。

    “啧啧,翻墙出来遛弯,老板你很有追求啊,怎么样,脚疼的厉害吗?哦,差点忘了告诉你,钉子上有水锈,不赶紧处理的话小心伤口可是会感染的哦。”

    老板又惊又怒,“这钉子是你洒在地上的?”

    “当然,谁让这世上总有些人好好的大门不走非要去翻墙呢。”张大镖头淡淡道。

    老板脸色一边,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吓的,冷汗顺着脖子浸湿了后背,咬牙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很高超的骗子,知道想要骗过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假话中加入真话,你之前和我讲的故事绝大部分都是真的,你甚至没有掩盖自己是个混蛋,负心薄幸的形象,但在一些细节上你却撒了慌,不,或者用隐瞒这个词更恰当一点,你早就知道船坞后面是蒋正的住处,而且你对乐平寨的熟悉程度显然比我想象中要高的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计划就是用我去拖住蒋正,帮你吸引仇恨,在清河帮对付我的时候你却偷偷潜入蒋正的小金库,哈,我早该想到的,之前你也说过的,没有钱的话你即便逃也逃不远的。”

    宅男打了个响指,“你应该从很早前就在策划这件事了吧,前期准备工作都进行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个伙能和蒋正抗衡的势力,你把主意打到了十大身上,原本想绑架我将十大高手引到乐平寨,但后来事情发生了一点小变化,你将我带到乐平寨,其实最希望的还是我身后的高手能把蒋正解决掉,这样你跑路的风险更小,实在不行就用我做诱饵拖住清河帮的人,你一样有时间跑路,不愧是老牌王八蛋,这种损人利己的计划想想还真是你的作风啊。”

    老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惶恐的神色,“道少侠,我知道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愿意把找到的宝贝分你一件,不不,两件都给你也行,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啊。”

    宅男还没开口,老板的身后就又传来一个低沉阴冷的声音,“哼,你倒是会的很多啊,拿我的东西换自己那条狗命。”

    “喂,他好歹是你亲爹,你这么说真的没问题吗?”某人在一旁提醒道。

    “…………”

    蒋正从阴影中缓缓走出,并没有去看一眼旁边瑟瑟发抖的老板,反而转头对宅男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是。”张大镖头点头道。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蒋正面无表情道。

    唉,原来是自己多管闲事了吗,看来蒋正对自己这位劣迹斑斑、充满前科的亲爹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即便今晚自己没在墙下洒钉子,老板也逃不走的,自己等于是多此一举了,而且考虑到明天一早人家还得组织人手在草丛里清理剩下的钉子,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谁说姜还是老的辣,现在的世道分明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