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去,水里有东...

    上一章:584第584章 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张大镖头前脚刚走没多久,原本醉的像摊烂泥似的老板就从‘床’上一轱辘爬了起来,推开屋‘门’鬼鬼祟祟的溜了出来。(hua 。 更新好快。

    他先是向宅男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哼,和我斗,爷爷我叱咤江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之后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往寨‘门’的方向走,反倒是小心翼翼的往船坞‘摸’去。

    而更令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如果有人看到他就会发现他此刻在黑暗中的动作灵巧的就像只狸猫一样,原本那只跛脚竟然也完全看不出一丝残废的迹象。

    老板只‘花’了不到一刻钟就‘摸’到了船坞附近,从他行进的路线来看显然对乐平寨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一路上专挑人少的地方走,同时完美的避开了几处守卫。

    等到了船坞边,老板一猫身子窜进了最里面的那艘小船,迅速打开了身后的包裹,从里面取出了一只分水鱼皮帽和一套水衣水靠,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换装,他不知道另一边那个姓道的小子究竟能撑多久,虽然从之前的表现来看那家伙貌似神经有点不正常但不可否认他的身手还是蛮不错的。

    老板尽管武功已失,但昔年的眼力还在,按照他的估算,宅男应该至少也能和蒋正僵持一段时间,但如果久战之下没法拿下对方蒋帮主也很可能会选择喊人,今晚乐平寨绝大多数人都被灌晕了过去,不过以蒋正的小心谨慎应该还有一定的隐藏人手,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hua ’

    考虑到某人还要解决小楼外的暗桩和楼内的机关,老板估‘摸’着自己大概有有一个半到两个时辰的行动时间,他不敢再‘浪’费,穿上装备后就从小船上悄无声息的滑进了水里。

    新年刚过没多久,依旧天寒地冻,清河虽然没有结冰,但河水冰寒彻骨,老板刚一入水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得不说从某种层面上讲老板也是蛮拼的,一大把年纪不好好在火炉边颐养天年,大半夜偏要学年轻人在河里思考人生。

    好在他提前准备的鱼皮水靠、水帽能在一定程度上隔绝寒冷,帮他将体温维持在一个安全的水平线上,老板一手扒着船身,一手划水,他尽量减小动作幅度,免得被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响动。

    但可惜他最近大概是流年不利,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才划出去一小段距离,就立马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老板大惊,也顾不得寒冷了,连忙深吸一口气把全身都潜入到冰冷的河水里,手脚并用,从船底游到了船身另一侧去。

    “卧槽,水里有东西。”岸上两个醉汉原本正嘻嘻哈哈的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个突然大叫道。

    “哦?什么东西?在哪儿在哪儿?”另一个闻言马上伸长了脖子。

    “刚刚就在船边趴着来着,看样子像是……一只海狸?”说话之人的语气显然也不太确定。

    另一个人却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老林我就说你喝多了吧,河里怎么可能有海狸!哈哈哈哈,这笑话我能笑上一年。”

    “真的,老何我不骗你,我刚才明明看见船边有个黑影的,那玩意儿发现我们俩过来刺溜一下就钻进了水里。”老林见对方不相信他的话明显有些着急,语气也急促了几分。

    “哦,真的吗?”名叫老何的醉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也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它是什么样子的?”

    “呃,我也只是瞥到了一眼而已,感觉体型有点像是个成年人,不过它下半身在水里我也不好判断,表皮看起来似乎很光滑,手感应该不错,咦,仔细想想有点像是个穿着个水靠的人啊。”

    老板听到这句话浑身的汗‘毛’都都倒竖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水温太低还是被人捉‘奸’在‘床’的恐惧竟然不自觉的打起了寒颤。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精’密的计划居然会被两个醉汉给莫名其妙的撞破,对方现在只要扯开嗓‘门’喊两声,身在水中的他根本就无处可逃。

    老板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绝望之情,然而下一刻他就又听到了老何那得意的笑声,“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诶,是什么?”老林虚心求教道。

    “这不很明显嘛,你刚刚看到的就是——”老何说道这里故意停了片刻,之后一字一顿道,“一!只!水!鬼!啊!!!”

    “据说清河里每年都要死好多人,唔,当然其中有一部分也是我们贡献的啦,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中有好多人死时身怀怨气,导致他们的魂魄没法投入轮回中,就只能滞留在了‘阴’阳两界之间,每到月圆之夜‘阴’盛阳衰的时候他们就会在河边‘露’面,将一两个倒霉鬼拖到河中淹死,呵呵……”老何讲到最后还发出了两声意义不明的冷笑。

    “讨厌啦,老何,莫名其妙的怎么就扯到这种事情来了,你这么一讲我这心肝儿可是突突直跳啊。”老林不满道。

    “切,这种吓唬小孩儿的烂故事你还真信啊,就算真有那种东西活着的时候不是我们的对手,死了以后就更没什么可怕了。”老何满不在乎道,说完后还松开了‘裤’腰带,“快,你再给我指指,刚才是在哪里看到的水鬼。”

    紧接着老板就听到了一串哗啦啦的水声,这水声持续了小一段时间,伴随着老何一个舒坦的哆嗦而宣告结束,老何提上‘裤’子对一旁的老友得意洋洋道,“看,恶鬼怕恶人,那家伙已经被老子给彻底吓跑了。”

    “哎呀呀,知道你厉害了,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晚上风大咱们还是别在河边杵着了,不如回去再喝两杯啊。”

    “诶哟,喝就喝,我何老三难道还能怕了你不成。”老何果然豪气干云。

    老板听着那俩货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暗自松口气,已经‘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他不敢再耽搁,连忙又从船底潜回了之前的地方,只不过刚从水里探出头来他就闻到了一股有些奇怪的味道,‘舔’了‘舔’嘴‘唇’。

    老板心中疑‘惑’,唔,这两人刚才倒的是什么东西,酒么?怎么尝这味道,和之前喝到的不一样,感觉度数降了不少,而且有点苦,有点馊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