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三十五章 你不如现在就杀...

    上一章:583第583章 你是大燕移动的张小夕?

    蒋正摇头,“送我去衙‘门’和杀了我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更新好快。 ”

    “那我就只能说声抱歉喽,江湖儿‘女’大家恩怨分明,如果你是个妹子的话说不定还尝试下撒娇‘肉’偿什么的,但可惜……”宅男耸耸肩。

    “我可以用一个秘密换和你做‘交’换。”蒋正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突然道。

    “哦?什么秘密?”张大镖头挑了挑眉‘毛’。

    “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保证会放过我,从今往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同时我也可以向你承诺,此后只要在清河上只要看到你大燕移动的镖旗我清河帮自然会退避三舍。”蒋正正‘色’道。

    “呃,要是你所谓的秘密是‘我喝豆腐脑不放糖’之类‘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张大镖头以己度人,对蒋帮主的下限提出了质疑。

    “我可以保证这个秘密绝对会物超所值,真要出现那种情况你再杀了我也不迟。(hua 棉花糖”蒋正很是光棍儿道。

    “这样啊……”宅男‘摸’着下巴,“不管怎么说我这边都有一定的风险,蒋帮主不再给点补偿什么的吗?”

    “你想要什么补偿?”蒋正眉头微皱,却还是耐着‘杏’子问道。

    “那个……十万两黄金怎么样?”某人狮子大开口。

    蒋正闻言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黑着一张脸怒道,“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老蒋别冲动啊,‘交’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要讨价还价的嘛,要不……五万两怎么样?”张大镖头的脸皮果然不是一般厚,眼见蒋帮主即将暴走居然自己就主动打了个五折。

    蒋正气急反笑,“张大镖头你开镖局实在太屈才了。”蒋帮主做水匪这么多年,只有自己去勒索别人的,今儿个还是头一次被别人勒索。

    “人嘛,谁没点爱好呢,要不蒋老大你也别让我再这么瞎猜下去了,你老实给我透个底儿,这些年清河帮到底有多少积累?”

    蒋正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不管怎么说眼下的局面他的生死掌握在别人手中,钱这种东西虽然珍贵,但命却只有一条,这道理蒋帮主不会不明白的。

    “一万两,这是我们的极限了,给我点时间我可以给你凑出来。”蒋正几乎是咬着牙把这话说出来的。

    “不会吧,蒋帮主你好歹也干了二十年没本钱的买卖,大名传遍清河上下,打劫商船过客无数,到头来就攒下这么点儿‘私’房钱吗?”

    “哼,你懂什么,强盗这行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做,打个比方,你抢一艘价值五千两银子的货物,拿去黑市销赃,对方很可能只出原价五分之一的价格,也就是一千两银子,同时如果丢失货物的人背景够硬,那些孙子还有很大的可能会出卖你。”

    “为了减少风险我们一般都会选择相对固定的渠道销赃,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被出卖的风险,但相应的,出手价格也会比黑市淤低一点,充其量也就是八百两上下的银子,而这八百两银子中不但要付给消息源报酬,还有死伤兄弟的医‘药’费和抚恤,同时又要论功行赏,奖励在劫掠中表现突出的弟兄,另外我们还要应对官府大大小小的围剿,这就需要在不同地方安‘插’眼线,要喂饱这群人每年的支出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水师那边对于能拉拢的将领我们也会极力拉拢,这又是一大笔钱。”

    蒋正叹了口气,“真要是算下来,最后能到我手上的钱就很少了。”

    “啧啧,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抄了你的家底儿了,不过……”还没等蒋帮主面‘露’喜‘色’某人又是话锋一转,“……利用同情心杀价这种事情对我是无效的啦,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记得把一万两金子送到我的镖局哈。”

    言罢宅男把手中的铁刀递还给了蒋正,“不得不承认,蒋帮主你这住处和我想象中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怎么样,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顺便我们也可以聊聊你之前提到的那个秘密。”

    ……………………

    张大镖头从甬道中迎路返回,距离他上次站在这里也不过才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蒋帮主将秘密告诉他后显然没有留他继续喝茶的意思,摆出了一副关‘门’送客的表情。

    考虑到蒋正刚刚损失了一万两黄金的巨款,宅男很明智的选择给他留下点独自心酸的空间。

    不管怎么说,清河帮的事情总算也告一段落了,结果还算令人满意,张大镖头也没有淤在乐平寨呆下去的意义,打算回住的地方后和老板打个招呼就闪人。

    小楼外面很平静,之前那些暗哨应该是接到了蒋正的指示,已经撤的干干净净了,宅男也就没再躲躲藏藏,经过这次事情过后蒋正很可能会放弃乐平寨,重新再找个老巢,除非他想每隔几年就被某人敲诈一次。

    对此宅男也感到有些惋惜,他到没想着动不动就来打土豪,蒋正好歹也是清河的地头蛇,以后说不定还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不过这货行踪诡秘,难得能得到一个固定联系地址,结果转眼又要作废。

    张大镖头并不担心蒋帮主会想要赖掉那笔钱,蒋正这人有很多缺点,不过言而无信并不在其中,不然n年前他和欧阳秀儿在江边对赌,输了后蒋帮主也不会选择依照承诺放走了明明很想除掉的卧底,可见其为人还是很讲信用的,和他那个亲手亲爹截然不同。

    唔,说起蒋正他爹来……宅男回到住处,推开了老板的房‘门’,发现房间里居然空无一人。

    “诶哟,这么淘气,短短一会儿功夫没注意竟然就不见了,这么说来应该是早有婴谋的吧。”话虽这么说张大镖头的神‘色’中却没有多少意外。

    是偷偷逃走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晚的确是个好机会,守‘门’的官兵想必也没少喝,即便像老板这样的残废也有可能趁机溜出寨子的,算算时间,从他开始行动到现在也过去了一个时辰,这段时间足够逃出去很长一段距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