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三十一章 你刚才说要和我...

    “哦哦,道先生太客气了,维护清河上的秩序本来就是我们水师该做的事情嘛。 ”胡二擦着冷汗道。

    刘光允也松了口气,心中暗自庆幸,的确,如果把胡二之前那句话中的人理解为水贼和盗匪之类的那就没有问题了,自己这边也是因为心中有鬼太过紧张,浑然没想到这句话还可以这么解读。

    解读解读你个大头鬼啊,张大镖头心中不屑,清河帮这群傻吊,一点表演天赋也没有,自己都能把自己给玩儿到死棋,结果到头来还要靠他这个敌对阵营的帮忙擦屁股,如果不是对方身上还有一层官兵的身份,不用等到胡二玩儿脱,估计他早就掀桌子开打了。

    之前的小插曲很快就被大家抛到了脑后,席间的气氛又重新热络了起来。

    胡二险些酿成大祸,赶紧先自己给自己来了碗儿酒压惊,二两黄浆下肚,这货马上又开始活蹦乱跳,一对儿小眼睛一会儿停在某人身上一会儿又停在远处的旗杆上,其中挑衅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周围众人也开始跟着起哄,一起大喊,“来一个来一个。”

    “道先生是太守府的高手,想必定然弓马娴熟,不妨也小露上一手让咱们这些乡下土包子开开眼”刘光允也在一旁推波助澜,这货更阴,为了不让宅男有借口推脱连太守府的名头都搬了出来。

    “是啊是啊,俺们早就看不惯胡二那小子那一副嚣张的嘴脸,道先生快教训教训他。”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附和道,话虽这么说但从他们的语气中就能听出来这伙人根本不相信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道先生能胜得过六二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他们其实就是想着再灌某人三碗酒。

    一般人面对这种局面都会选择洒然认输,自罚三碗,到时候刘光允再插科打诨,帮着张大镖头说一两句场面话,众人打个哈哈也就把这事儿揭过去了。

    然而可惜的是张大镖头并不是一般人。

    “好啊。”宅男点头欣然道。

    “诶”众人闻言都是一愣,旋即脸上露出了古怪之色,反应最快的还是刘光允,率先鼓掌叫好,之后其他人才纷纷醒悟,跟着一起助威喝彩,但这喝彩声却多少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就算白痴都能听出来其中敷衍的意味来。

    刘光允顿了顿后又问道,“不知道先生平时都用几石的弓我叫人去给军械库给你取来。”

    “哦哦,不用那么麻烦,我用这个就好。”张大镖头举起手里的筷子示意了一下。

    “啊嘞”众人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扯淡也得有个下限吧,那筷子是什么鬼,难道等下要表演吃鱼之类的节目给我们看吗

    话音刚落,某人看似随便的扬了扬手,就见那只筷子化作一抹银光,骤然从他的指尖爆射而出,因为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众人的视网膜上竟然只留下一抹残影,如果不是耳边响起尖锐的爆音,有很多人甚至都以为那根筷子是凭空消失的,而更恐怖的还在后面,那根筷子行进的路线下方一盘红烧鲈鱼居然被气浪直接切割成了两半。

    几乎就在下一刻,那枚筷子以君临天下般的气势撞上了旗杆上的箭矢,那只可怜的箭矢连一声哀鸣都没来的发出来,竟然噗的一声直接爆碎开来,变成了一团木屑,然而却连稍微阻挡一下对方都做不到,那枚筷子根本没有片刻的停顿,直接贯穿旗杆后带着恐怖的啸音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直到这时,众人才听到类似铁片落地的声音,却是胡二先前那只箭上的箭簇,居然像被热水烫过的虾米一样蜷缩了一团,看这扭曲的程度显然已经没法再用,只能回炉重造了。

    饭桌上突然又变得鸦雀无声,像坟地一样死寂。大多数人在目睹这惊天一筷后甚至已经短暂的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他们此刻的心理活动大抵如下:

    “这这这t也太夸张了吧”

    “我靠,有没有搞错,这样也行啊”

    “导演,你确定这货没有拿错剧本你他喵的睁大眼睛再告诉我一遍,刚才那玩意儿到底是筷子还是一枚微型洲际导弹”

    “我瞎了吗我瞎了吗一定是我瞎了吧”

    众人大张着嘴巴,一脸我真是哔了狗的表情,诸如此类的吐槽在他们的胸中不停翻涌,刘光允的脸上也是惊骇欲绝,他之前不是没想过某人是高手的可能,但他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寨子里这么多人手怎么也不可能拿不下对方两人,所以即便刚刚差点翻脸,他头疼的也只是事后如何化解余波的问题,并没有把对付他们放在心上,但刚才张大镖头那一筷子却是彻底颠覆了他的三观。

    不,更准确的说是连带着他的常识也一起摧毁了,刘光允这辈子见过武功最高的人就是他们清河帮的帮主蒋正了,但他很清楚即便刚才那只筷子换蒋正来扔,绝对也扔不出这么恐怖的破坏力。

    刘将军再看向张大镖头的眼神已经明显不同了,那感觉更像是在盯着一头人形哥斯拉。

    “不知道先生那个师承何处啊”刘光允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我是自学成才的。”宅男显然并不想就这话题深入下去,转头对一旁表情呆滞的胡二道,“对了,你刚才说要和我赌什么来着”

    “”

    “喝喝酒嘛,当当然要赌划拳了。”胡二已经不记得这是他今天第几次擦冷汗了,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再去和某人赌谁射的更准之类的事情那纯粹只是找死了,胡二只是表面看上去粗犷,并不意味着他没带脑子,其实从这货之前的表现上也能看出来,貌忠实奸,也是个很有心机的家伙,在见识过张大镖头那丧心病狂的一筷后已经机智的认怂了。

    “划拳吗也可以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