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二十三章 这就是他对我的...

    上一章:571第571章 哦?这么巧? 下一章:573第573章 我们不要再准备一下吗?

    “啧啧,你们既然已经有了足够下半生挥霍的积蓄,又为什么还要再去趟这滩浑水呢?”

    “要知道那可是大周宝库啊!天下所有人都会眼红的存在,一个朝代的积累,传闻中皇甫渊把大周所有的黄金和珍宝都藏在了那里,那里的金山望不到头,那里的古玩字画像堆满了每个角落,随便迈出一步珍珠和玛瑙就能把整个人都埋进去。hua。 更新好快。 ”

    “所以归根结底,你们之所以会上人家的当还是因为你们自己太贪婪喽。”

    “贪婪?”老板冷笑,“干我们这一行的有几个不贪婪?富贵险中求,做强盗的如果连这点胆子都没有,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种地。”不过之后他又叹了口气,“况且就算我们再小心也是没用的,那小子是来找我复仇的,躲过了这次还有下次,以此子心机深沉,心思缜密,我们终归是逃不过这一劫的,所以我才说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狠下心来斩草除根。”

    “呃,复仇?这是怎么个说法。”

    “其实当年离开那个小渔村的时候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毕竟不管怎么说渔‘女’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另外还有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显然也不现实,所以事隔两年后我又派人回去过那个小渔村一次,想要送些钱财给他们母子,但那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我的手下跟村里人打听他们的下落,原来我不告而别后村子里就开始传出不少风言风语,大概意思就是说她太傻,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也有人说我是被别的‘女’人勾引走了或者只是为了骗她的身子,她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一年前就带着孩子离开了这里,没人知道他们母子俩的去向,之后我也再没听到过关于他们母子的任何事情,直到很多年后那个年轻人突然找上‘门’来……”

    “后面的事情想必你也早已经猜到了,大周宝库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圈套,而且那个孽子为了对付我们还专‘门’‘花’重金雇了无忧‘门’的高手,而这次我们的运气也彻底耗光,最后寡不敌众先后被擒,然而让我们没想到是我们明明已经投降了,这畜生却还是不放过我们,竟然当着我的面把三个、四哥、六哥的脑袋全砍了下来。hua”虽然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可说到这里老板却还是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张大镖头闻言不禁也生出些许感慨,就老板这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个极品人渣,心肠冷酷,贪婪凶残,对‘女’人自‘私’无情,心怀恨意,属于任何侠士俊杰路上遇见都忍不住来一发的存在,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他们兄弟七人间的感情却又是货真价实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又早已超越了普通的亲情,你很难想象老板这样的人为了不拖累几个兄弟,居然自己选择纵身跃入湍急的江水中,这份牺牲委实令人动容。

    “所以说你们兄弟七个到底是不是gay啊?”

    “………………”

    某人赶在老板即将暴走前机智的转换了话题,“另外,你不是说他是来找你报仇的吗,为什么你兄弟都被干掉了,而你却还活的好好的?”

    “这就是他对我的报复了。”老板闻言惨然一笑,“为了让我也感受到痛苦,那孽子在我眼前杀光了我的兄弟,之后我本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但没想到他却又饶了我一命,废掉了我的武功把我又到了这里。”

    “哦?是渔‘女’想要见你一面吗?”宅男好奇道。

    “不,她……她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离开了从小生活的渔村后她们娘俩的生活过的并不好,她其实除了打渔和织网外会的东西并不多,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只能拼命干活,结果积劳成疾,很快就过世了。”说起这些来老板脸上难得的也掠过了一抹愧疚之‘色’,不过转瞬即逝,旋即又回复到‘阴’冷的表情,“但那个孽子却活了下来,他母亲死的时候他大概也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他不但一个人养活了自己,而且还习得了一身差强人意的武功。”

    “差强人意?不是吧,虽然咱和姓蒋的有过节,但也不得不承认他那身武功在江湖上还是蛮厉害的啊。”

    “哼,你以为他那身霸道至极的武功是从哪里来的?正是在我三哥当年威震武林的《怒涛决》。”

    “诶哟?你三哥死的时候还把秘籍爆出来了吗?”现实到底不同于游戏,一般来说很少有人把武功秘籍带在身上的,话说某人迄今为止也刷了不少怪,除了最初的黑衣人外也没见谁再给他爆出来过一本秘籍,他那一身武功基本上大都还是‘抽’奖做任务得来的,可见爆秘籍,尤其牛‘逼’武功这种事情的概率有多小。

    “唉,这‘门’武功的修炼方法是我告诉他的。”

    “啊嘞,话说我一直以为你们父子间的关系搞得很僵诶,‘弄’了半天你还传授了武功给他。”

    “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他当时威胁我,如果不把秘籍告诉他他就让我三哥、四哥、六哥曝尸荒野,任由他们的尸首被野狗分食,如果你是我你又能怎么办呢?”老板淡淡道,“说回之前的问题吧,他不杀我反而把我带到这里我也很疑‘惑’,按照他对我的恨意应该没道理留下我的‘杏’命才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更进一步的折磨我。”

    “他和我说过他母亲临死前曾经一直反复叨念,说自己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我在路边开这家小面馆的时候,她每天打渔,黄昏时分开开心心的回家,做好一桌热气腾腾的晚饭,因为她知道自己等的那个人很快就会回来,而现在他的母亲虽然已经不在了,但他却可以帮她实现这最后的遗愿。”

    “噗原来这就是你像个吉祥物一样被人留在这里的真正原因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