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零四章 地上……好冷的…...

    上一章:第552章大婚(下)

    尽管有些莫名其妙,但在众人眼中大燕移动和书山派如今是一片祥和,何不尘和张大镖头两人一个比一个客气,就差没勾肩搭背去拜把子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hua。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而这消息一传出去,所有没来参加某人婚礼的‘门’派全都傻眼儿了,一众武林人士被书山派这一记**的回马枪给彻底搞崩溃了,无数原本等着看某人笑话的人现在只能又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吩咐‘门’下弟子备马,火急火燎的向青阳赶来,而另外还有一些人就比较聪明了,二十四日这天他们就提着贺礼在青阳附近转悠,得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某人的婚礼上,居然还能喝上一杯喜酒。

    就在书山派的何不尘六人‘露’面后短短一个时辰里,竟然已有二十余家武林‘门’派的掌‘门’先后赶到了青阳,看他们灰头土脸的样子,显然都是在玩儿命赶路,进‘门’的时候还在喘着粗气,却一个个还要强颜欢笑,心中隅已经把书山派骂了个遍。

    回头再看这次的事情简直就像小两口吵架,‘女’方哭哭啼啼的找闺蜜诉苦,自己这边积极响应,很快就把男方骂了个狗血喷头,结果第二天人家两口子又和好如初,开开心心的去路边的小旅馆开房嗨皮,剩下自己里外不是人。

    众‘门’派掌‘门’已经下定决心,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一定不要着急表态,鬼知道人家是真的在大打出手还是在打情骂俏。hua。

    宅男倒是没那么多想法,婚礼嘛,热闹才好,凡是受邀前来的宾客他都热情招待,有人说这些‘门’派都很势力,只会见风使舵,但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势力的,但你不能因为人家势力就去灭人家满‘门’,那是中二病晚期的表现,更何况这些人都还带着很贵重的贺礼,显然也是自知理亏,想要努力修复和大燕移动的关系,通过大出血来展现诚意,这思路某人还是很欢迎的,毕竟你可以讨厌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但你很难讨厌他们送来的钱。

    酒宴一直持续到傍晚,席间可谓宾主尽欢,大家纷纷向两位新人敬酒,直到快结束时还不断有‘门’派赶来送礼,等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众人心领神会,纷纷告辞,剩下张大镖头和王胜男两人一起度过这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王胜男似乎有些紧张,坐在‘床’上娇躯一直紧绷着,张大镖头则稍微好一点,虽然也是个纯情小处男,但好歹有一定的理论经验,知道这种时候作为男方应该先努力让‘女’方的放松下来。

    宅男走到美‘女’师父面前,今天一天他被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和礼节‘弄’的晕晕乎乎的,甚至一度有些怀疑薛远道把田嬷嬷派来就是来折磨他的,直到此刻方才有机会细细打量新娘子。

    今晚的王胜男美的惊心动魄,平日里的美‘女’师父不是在舞刀‘弄’剑就是在授课教学,很少像其他姑娘家一样梳妆打扮,而今日为了他她却盛装红裙,眉黛嫣然,少了几分清冷,多了三分妩媚,这样的王胜男是他从未见过的。

    某人心跳加快,竟然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连忙到了杯茶水润润嗓子,再看王胜男俏脸羞红,正低头盯着自己的绣鞋。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桌上两只红烛在安静的燃烧,张大镖头挠头,糟糕,现在的气氛貌似有点尴尬啊,要赶紧说点什么才好啊,想了想没话找话道,“师父,哦不对,是娘子你要喝茶吗?”

    王胜男似乎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某人居然挤出这么一句话来,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于是宅男又到了一杯茶水递给王胜男,王胜男却没有伸手去接,似乎在心里下定了某种决心,抬头道,“给我酒。”

    “诶?”张大镖头有些意外,不过想一想稍微喝点酒也有助于祛除紧张的感觉,于是又转身帮美‘女’师父倒了杯酒,端着杯子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突然一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王胜男点了‘穴’道。

    “娘子你!”宅男又好气又好笑,他没想到平日里英姿勃勃的美‘女’师父居然怕滚‘床’单怕到这种程度,甚至还在新婚之夜把自己这个新郎官儿给定身了,他又不是什么‘色’中饿鬼,反正‘肉’已经在锅里了,还能跑掉不成,王胜男要真是太紧张和他直说就好了,晚一两天滚‘床’单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也不会‘精’虫上脑,一定要在今晚把生米煮成熟饭。

    正想解释一下,却见王胜男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酒壶,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之后目光也变得‘迷’离了起来,像一只小猫一样把某人扑倒在地,接着开始笨手笨脚的去扒他的衣服。

    宅男顿时大惊,“我靠,不是吧,我还没准备好啊。”

    然而这时王胜男的酒劲儿已经彻底上来了,再不管其他,一‘门’心思的把某人剥了个‘精’光。

    张大镖头泪流满面,“娘子,就算你喜欢这种体位好歹也把我抱到‘床’上去吧,地上好……冷的……唔”

    下一刻他的嘴已经被王胜男温润炙热的双‘唇’堵上,一只小巧的香舌笨拙的探进了他的口中。

    …………

    半晌后在院外守‘门’的小孙小何听到屋内传出一声幸福的惨叫。

    小何敬仰道,“哇,老大原来这么粗暴,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啊,你听这叫声,王姑娘的身心想必都已经被他彻底征服了。”

    小孙用充满敬畏和羡慕的目光望着小何,“是吗,叫声里还能听出这么多东西来吗?”

    “愚蠢的处男啊,论对‘女’人的了解,这世上还有谁能比的上我呢。”小何唏嘘道,语气中充满了举世无敌的寂寞,的确,自从被某人强‘逼’着接手了百‘花’楼后小何在某方面的知识储备确实是得到了相当程度的丰富,成长为一个光荣的理论家,但可贤被他鄙视的好基友一样他现在其实也还是一个愚蠢的处男。

    “可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叫声有点耳熟呢?”小孙喃喃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