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零二章 大婚 中

    张大镖头看着肉肉手里拎着的大雁傻眼道,“这……我可能比较喜欢熟食。”

    小丫鬟翻了个白眼儿,“这不是让你吃的,你没听说过过雁之礼吗?”

    “没有。”宅男很诚实的摇头道,他对婚礼习俗的了解还停留在领证后摆两桌的阶段。

    “男方到女方家迎亲,要执雁为礼,《礼仪》中也称之为奠雁,因为大雁是种很忠贞鸟类,一生中只有一个伴侣,如果伴侣死去另一只也不再择偶,选择孤老终身,这也是对你们婚姻幸福长久的祝福。”肉肉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大雁递了过来。

    “哈,还有这样的说法吗?”宅男接过大雁,大汗,这玩意儿也没地方放啊,拎在手里自己的形象顿时就下降了好几个档次,由白马王子变为顺丰快递。

    “习俗喽。”肉肉耸耸肩,笑眯眯的道,“吉时就要到了,师父你要抓紧了。”

    话说这边宅男率领一众队伍浩浩荡荡的奔向青阳武馆,另一边大师傅和小胖子也开始紧张忙碌了起来,张大镖头娶媳妇儿,自然是凉州一件大事,之前一共发出了两百六十四份请帖,其中明确表示回来参加婚礼的有一百七十余人,这些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携带家眷,所以大师傅早在三天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菜品和食材。另外秉承与民同乐的思想,大燕移动还包下了青阳全部酒楼,将在今天对外开放,没有收到请帖的人也可以去里面免费吃喝。

    临近中午的时候宾客开始陆续抵达,山茶带着两个小丫头在门外负责迎宾,周楷等人则负责清点贺礼,到的最早的居然是薛远道这个凉州商盟的副会长,薛远道不愧是土豪,足足带了二十车贺礼。

    山茶迎上去,甜甜一笑,“薛会长这么客气。”

    “哈,应该的,拍卖会的事情多亏你们大燕移动帮忙,我这也算礼尚往来嘛。”薛远道兴致不错,爽朗一笑,“上次来的时候比较匆忙,还没仔细参观过你们镖局,这次有空,就随便转转,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山茶对旁边一个小趟子手使了个眼色,小趟子手马上跟了过去,恭敬道,“薛会长,里面请。”

    随后宾客开始逐渐多了起来,到了下午的时候一百七十余人几乎都已经到齐,然而令人尴尬的是这些人中大全都是凉州的商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商盟举办的什么沙龙,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县令袁三光和沧浪门门主先后到场后才稍稍有些好转,段玉为了应对这局面,只能请了一些本地门派凑数。

    书山派的事情大家自然都有所耳闻,聊天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避开,有不少人的心中还是为大燕移动的未来感到担忧,毕竟最少从最近几年来看,书山派在凉州武林的霸主地位是不会动摇的。

    当然,今天是某人大喜的日子,没人会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提起这茬。

    到申时一刻,迎亲的队伍终于又一路吹吹打打的回到了镖局门口,走的时候某人可谓是意气风发,然而在经历了一整套仪式的摧残后,宅男俨然已经如同霜打的茄子,尤其接到新娘子后仪仗队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绕着青阳城转了一圈,美女师父还好,带着凤冠霞帔安静坐在花轿里,张大镖头却是吃了一路的冷风,同时因为保持脸上的笑容太久,导致面部肌肉僵硬。

    唔,结婚果然是件体力活,那么多人喜欢西式婚礼不是没有道理的,随便找个地方拉神父过去做个见证,宅男跳下马去,舒活了下筋骨,走过去轻轻掀开了轿恋,唤道,“娘子,我们到了。”

    “嗯。”王胜男几乎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应了一声,握住少年伸出的手掌,掌心的温度让她原本忐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回想起那日长街上的相遇,一晃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年,在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邻家小弟弟,看到举目无亲的他站在街头发呆,触动了心中的恻隐,于是盛了一碗豆花给他,结果后来他莫名其妙的又成为了自己的徒弟,她努力维持着师父的威严,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保护他,看他兴致勃勃的折腾着父母留下的那间小镖局,然而不知不觉间,双方的位置掉换,需要依靠的人变成了她,而他总能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肩膀变成了自己最可靠的港湾,等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也已经彻底沦为爱情的俘虏。

    “相公。”她一改往日的飒爽英姿,羞涩而笨拙的喊出那两个字。

    “诶?”宅男从没见过这么妩媚的王胜男,闻言差点连骨头的酥了,牵着美女师父的手一脸傻笑的走进了大堂,期间还险些被自己镖局的门槛儿给绊倒在地。

    之后两人在众宾客的见证和祝福下顺利拜堂成亲,期间拜长辈的时候因为宅男的双亲都已经过世,所有就由他的结拜兄弟齐关彦的父母代替,齐老爷看起来比较严肃,齐母到很是慈爱,拉着王胜男问了扯了几句家常话。

    拜过堂后宅男就彻底告别了长达二十年的单身生活,这滋味有些难以言喻,一方面不用再在各种节日里被人花式虐狗,而另一方面从今以后自己也将从一个少年彻底成长为一个男人,承担起更多责任,如果将来有了孩子,自己还要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哇,这么一想未来还真是任重道远啊。

    一旁的田嬷嬷开始唱礼,其中以刘老爷子和薛远道两人的贺礼最为贵重,分别为一尊七尺珊树和一匹西域宝马,另外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总计价值都在万两银子以上,另外袁三光比较无赖,又在青阳城郊圈了一大片荒地当做贺礼,田嬷嬷一直唱到最后,某个当地小门派送的两个金盏。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嘹亮的声音,“书山派贺张大镖头和王姑娘大婚,贺礼戚氏神兵一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