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六十九章 那你把裤子脱下...

    说不出为什么,胡九这两天一直有点心神不宁,白天忙完宴会采购的事情,晚上的时候好不容易闲了下来,可眼皮却一直跳个不停,想起昨天送进王府的那个倒霉鬼,终于还是决定去苏道长的丹房转一圈。燃^文^书库774buy  。v  d  。  m

    杀人炼丹这种事情毕竟比较敏感,整个王府一共也只有三个半人知道,除了提议的苏仙人、拍板决定的王爷,具体操办的他之外,负责挑人的李先生很可能也猜到了什么,不过李先生算是王府的老人了,胡九并不担心他,他真正担心的是苏道长。

    或者更确切的说他一直就没有信任过苏道长,明天就是丹成之日了,到那时王爷请的宾客都会到场,在这么多贵客面前如果炼丹的事情出了什么差错,让王爷丢了脸,那王府这些下人丢的就是命了。

    胡九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苏道长,但是这次他只希望姓苏的炼制长生丹一切顺利,可惜,有些时候注定事与愿违。

    胡九敲门,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一个声音,“请进。”

    胡大管家有些心神不宁,并没有听出这声音和苏道长平时的声音有些不同,下意识就推开了丹房的大门。

    蒲团上的身影依旧背对着房门,在袅袅青烟中若隐若现,显得出尘脱俗。

    胡九冷哼了一声,在心底倒也有些佩服姓苏的,对方这些装神弄鬼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难怪王爷这么信任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苏道长,长生丹炼制的可还顺利?”

    “嗯嗯。”蒲团上那人含糊道。

    这算什么态度?!胡九心中微愠,自己好歹也是王府的大管家,仅次于靖王的实权人物,对方这种明显在敷衍的态度让他很是冒火,不过他终究还是没忘了自己的目的,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尽心尽责的提醒道,“为庆祝苏道长丹成,王爷明晚会在王府宴请贵客,希望到时不有什么意外发生,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哼,你知道就好。”胡九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又软化了下来,不过既然姓苏的识趣。他也不想逼得太紧,毕竟双方目前还是合作的关系。胡九的语气缓了缓补充道,“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苏道长也不用客气,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让王爷高兴。”

    “是吗?那你把裤子脱下来好了。”

    “啥?!”胡九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你不是问我有什么要你帮忙的吗,脱裤子啊。”‘苏道长’义正言辞道。

    “可……可我脱裤子和你炼丹有什么关系吗?“胡九傻眼道。

    “哦哦,你没感觉到吗,此地阴盛阳衰,这样炼出来的丹药必然会阴阳失调。不但药效大减,严重的话甚至还有可能产生相反地作用,为今之计只有人为补充阳气,老胡你脱下裤子,我传你套手势,你来负责供应阳气。”某人信口胡诌道。

    胡大管家这时终于察觉到了一丝异常,瞪大眼睛惊恐道。“不对,你不是苏道长,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进到王府里的,苏道长哪里去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宅男转过身来,和颜悦色道。与此同时一柄小刀插在了胡大管家的脚边。

    于是胡九很理智的闭上嘴巴,放弃了大声呼救的念头。

    “很好,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胡九迟疑道,“坏……坏消息?”

    张大镖头打了个响指,“坏消息是你心中的猜想是真的,姓苏的的确是个骗子,不过他修炼了一种蛮特别的武学。可以迷惑别人的心神,你们王爷不幸中招,才会把他当作亲爹一样供着,对他言听计从。”

    某人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迷惑类的功法,对其中的原理挺有研究兴趣的,只是从苏道长嘴里拷贝到这门叫做《镜花水月》的武功后却不免有些失望,这门武功的行气路线并不复杂,但是和绝大多数内功心法不同,镜花水月修炼起来不但对身体无益,反而会损害其他经脉,久而久之就会造成其他经脉的萎缩,换句话说你一旦修炼了镜花水月就没法再修炼别的武学,难怪交手的时候宅男觉得苏道长弱的离谱,看来也是被这武功给害的。

    这样的功法江湖上通常会将其统称为邪功,害人害己,得不偿失,除了某些居心叵测之徒没人会去修炼,而且镜花水月在邪功中也只能算作末流,想要实现迷惑心智的目的还要配合一副特制的丹药,宅男估计之前自己吃的几顿大餐中就被苏道长给下了药,然而即便如此,只要内功修为足够高深也可以轻易挣脱,如此看来这门武功着实鸡肋的很。

    胡大管家闻言倒没怎么吃惊,苏道长是骗子的事情他之前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所以并不算意外,这时听宅男说出来也只是印证了心中的猜想,实际上他从苏道长进府后就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搜集和他有关的信息,只等明天晚宴过后就动手揭露出苏仙人的真面目,所以听到某人所谓的坏消息只是这个后他反倒暗自松了口气。

    结果他还没高兴多久,就听宅男又拍着他的肩膀兴高采烈的宣布道,“好消息是我已经帮你干掉了他。”

    “什么?!”胡九失声惊呼,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险些击倒在地,他顺着某人的目光把头僵硬的转到了丹炉前,在火炉里依稀看到了几块儿已经焦黑的骨头。

    胡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气急败坏道,“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咦,我帮你们王府除掉着妖道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埋怨我?”

    “不是怪你除掉他。”胡九苦笑,“就算你不动手,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收拾他的,可这一切必须等到明晚之后,你现在干掉了他,明天宴会上当着那么多贵客的面子靖王如果拿不出长生丹,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好果子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