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三十三章 咱们平辈,平辈...

    韩青擦完手上的鲜血,将手帕又放回口袋中,慢悠悠的开口道,“老和尚,我韩青杀人还需要什么原因吗?”

    苦玄这次是动了真火,“韩青,你真以为有四皇子做靠山就没人敢动你了吗,别往了昔年那些血债,早晚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复制本地址浏览%62%69%71%69%65”

    “哈,这就不劳大师你替我担心了。”韩青懒洋洋道,“顺便提醒你一句,老和尚,你最好不要和那个小姑娘过不去,就算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你师叔黄杨神僧,他也不敢请人家去你们大慈悲寺做客。”

    苦玄大师皱眉,他发现刚才那个身怀大慈悲绝学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酒楼里溜走了,只剩下一脸蛋疼的某人和他大眼瞪小眼。而且更奇怪的是嘴炮哥那一桌人明明被人当面杀死了一个同伴,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就像一群做错事的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刚才动手杀人的是他们,最扯淡的是其中领头模样的人竟然还对韩青点了点头,郑重道,“多谢韩先生出手。”

    苦玄大师完全傻眼了,这是什么鬼,自己这边帮他们出头,结果人家不但不领情,反而去感谢凶手,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想为韩青鼓掌,实际上不知是他们,其他势力有不少人也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来自京城的高手。

    苦玄大师云游天下,虽然去过京城但并未久住,好在身后那个美貌少妇是货真价实的京城人士,一直跟在八爷身边做事,此刻似乎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难道是她,那个小魔星?”

    “是谁?”苦玄纳闷儿中,少妇趴在他的耳边将沫沫的来历简单介绍了一下,老和尚也是一怔,旋即就出了一身冷汗,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嘴炮哥一死他那伙同伴反而一个个都表现得如释重负,感情是怕被沫沫小姐给惦记上。

    有人幸灾乐祸,“咱今天也算没白来,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小祖宗离京,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不知死活的小朱的续集。”

    苦玄郁闷,他没想到凉州这种边陲之地一家镖局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尊大佛,偷学武功什么的事情显然只是误会,沫沫的武功自然都是黄杨师叔传授,但人家两个人的确又不是师徒关系,护国神僧不敢收沫沫做弟子,没办法,谁让人家一不开心就用龙爪手去欺负皇子皇孙,那些人就算被她捏爆蛋蛋也完全是敢怒不敢言,于是这帐最后一定就会算到了自己这师父身上,黄杨想一想就压力山大,于是一本正经的跟沫沫瞎扯淡,你是文殊菩萨转世,佛门里没人能当你师父,咱们平辈,平辈论交就好……

    另一边张大镖头却比他还郁闷,韩青出手,沫沫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当然,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苦玄和尚看穿了她使用的擒龙功,沫沫心中不爽,黄杨那光头实在太不地道了,明明跟自己说天下几乎没有人能认出这门武功,结果她第一次用就被这老和尚逮个正着,但抱怨归抱怨,沫沫小姐还是没忘了跑路,嗯,谁让自己是翘家的呢,而且她老爹又是凉州太守,自己这边一露头,要不了多久独孤阿吉那边就会收到消息,现在不跑可就再也跑不了了,于是沫沫小姐和某宅匆匆打了个招呼就开溜了。

    宅男泪奔,大姐你可是我这边的主要战力啊,不能玩儿到一半撂担子啊。

    但可惜这话他也只能在心中喊一喊了,实际上身份暴露后沫沫小姐的回京之旅就已经画上了句点,即便她不跑,最终也只会被独孤阿吉带走,嗯,韩青一定也是因为看穿了这一点,才会悍然出手,干掉嘴炮哥本来就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在沫沫那里留下了好感,另一方面也是暗示沫沫她的身份已经被自己知道,沫沫如果不想被独孤阿吉抓回去就必须从现在起开始跑路,这样等于兵不血刃的解决掉了夺宝路上最大的隐患。

    想明白了这一切后张大镖头也只能叹了口气,韩青用的是阳谋,即便被识破自己这边也是无能为力,沫沫的身份对于大燕移动来讲,并不是底牌反而是道隐患,大家知道沫沫是谁后固然没人再敢动手,但沫沫自己却也没发在呆下去,大燕移动这边反而等于说是遭遇了一次非战斗杏减员。

    贝尔格里斯似乎有些担心沫沫那边的情况,宅男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追就去追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就好。”贝尔格里斯点了点头,也从酒楼冲了出去。

    苦玄大师被沫沫这一打岔,那个什么蜡烛测试也无心再搞下去了,想了想道,“不如这样吧,老衲也不强求了,如果自认为武功还不错的人就和我到楼上,其他人可以在楼下吃个饭再走,心竹、心木,你们两个留下好生招呼诸位贵客。”

    他身后那两个童子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去找小二上菜了,群雄面面相觑,韩青皱眉,“大师今晚请我们来不是为了解决宝藏归属的问题吗,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当这大家的面说吗?”

    苦玄脾气好很耐心的解释道,“韩先生放心,八爷已经承诺不会参与到宝藏的争夺中去,我这次来纯粹只是想要帮你们个忙,有条消息透露给你们,但我本人又觉得这其中有一定风险,所以才搞出了一个蜡烛测试,想要筛选一些高手出来。”

    “消息?和这次夺宝有关吗?”

    “是的。”苦玄很肯定道。

    “这样啊,那有没有可能只卖给我们一家呢?”韩青有些心动,试探道,他并没有怀疑消息的真假,就像苦玄所说,八皇子已经夺嫡无望,没理由再得罪其他几位皇子,而且看苦玄的态度,这消息应该关系重大,如果最终只有一方得知,那么那一方很可能将会凭借这一消息在局面上掌握主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