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三十章 都滚开,我来!

    那人的质问还是很有道理的,苦玄提议灭蜡烛,这主要考察的是大家的内功修为,还有对内力的掌控力,但这并不能完全代表大家的战力水平,一个人的武功强弱,内力占了很大一部分,但还有轻功修为、招式以及临场应变、兵器等等许多其他的影响因素,真要打起来,很可能灭掉蜡烛的人反而打不过灭不掉蜡烛的人,而且这规则是苦玄制定的,那就说明这规则一定是对苦玄或者苦玄身后的势力有利的。(百度搜索彩虹)·首·发

    苦玄面对大家的质疑并没有多做辩解,只是很简简单单的说了句,“八爷的情况,大家也是知道的,所以这次我们对于皇甫渊的宝藏并没有什么想法,我们的人并不会参与到这次宝藏的争夺中去,老衲来这里也只是为了帮大家做个仲裁。”

    老和尚话音刚落,一众高手都是面面相觑,八皇子的情况大家的确都知道,因为不久前的一件大事,导致了一位皇子死亡,而原先夺嫡呼声最高的八皇子也重伤变成了残废,彻底失去了登上皇位的可能,原本附庸他的一大片党羽也都分崩离析,纷纷转投他人,政治嘛,就是这么残忍,大家本来就是相互利用,一旦你没有了投资的价值,等着你的自然就是人走茶凉,皇子也不能例外。

    然而这次大周遗宝出世,八爷一方却一直表现的很积极,又是送马,又是请客的,如果说他们真的对宝藏一点想法也没有,打死大家也不相信,可偏偏苦玄大师又明确表示己方并不会参与到宝藏争夺中去,众人都摸不清楚这老和尚究竟烧的是什么香,如果说是八爷是想要猫在后面捡田螺,那就更应该努力煽动各方势力厮杀才对啊,没道理反而劝各方势力采用和平手段。

    “这老和尚是因为吃素太多,脑子坏掉了吗?”沫沫撇嘴道。

    芊芊摇头,“八皇子的确是所有皇子中最出色的那个,从小到大他什么事情都做过,唯独没有做过蠢事,所以他让苦玄大师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深意,只是我们目前还没有猜到罢了。”

    “哈,想那么多干嘛,好戏就要开始了,你们难道不想来看看吗?”

    某人招呼两人去看热闹,他所谓的好戏自然就是苦玄大师的那个蜡烛测试,众人因为实在想不出这蜡烛测试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地方,所以最终还是答应了苦玄大师的提议。

    先下场的是个雷山派的年轻高手,年轻人嘛,总是比较有自信的,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莽撞,两者的区别就在于你最后有没有通过测试,嗯,这么看来雷山派的年轻高手还是很有自信的,只见他深吸一口气,之后一掌劈出,蜡烛上的火焰在他的掌风下剧烈晃动,忽明忽暗,大家的眼睛也跟着那烛焰一起不停晃动,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烛焰熄灭了下去,但看那股不情不愿的架势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灰复燃一样,又等了一会儿确认蜡烛上方只剩下一缕青烟,雷山派的年轻高手才长出了一口气,有人注意到只这么短短片刻的功夫他的后背竟然已经被汗水给完全浸湿了。

    苦玄大师道,“通过。”同时对雷山派青年高手表示了祝贺,而青年高手本人却有些脸红,主要他信心满满的上去,结果只是混了个勉强及格,还是有一定的心理落差。

    可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过了这一关,而后面登场的两个人可就没有他这么好运了,一个尝试了各种手段都没法令蜡烛熄灭,还有一个虽然让蜡烛熄灭了但没有控制好掌风,连着蜡烛一起劈倒了,苦玄大师早有申明,这样当然也算出局。

    被淘汰的两人都是成名高手,清一色的炉火纯青境,这也给剩下的人都敲响了警钟,原来这测试并不简单,一丈外熄灭蜡烛,这在大家的想象中本来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但短短一会儿功夫,先后三人上场,其中竟然有两个人都没过,这淘汰率有点惊人。

    “奇怪,这蜡烛应该不是普通货色,里面估计掺入了一些助燃物,嗯,不过也对,如果是普通蜡烛的话,那今晚在场的人几乎都能熄灭蜡烛,苦玄大师搞出的测试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一旁芊芊分析道。

    不止是她,今晚来到这酒楼的高手大部分都是人精,很快也都相继意识到了蜡烛中暗藏的猫腻,这样一来大家也都变的谨慎了起来,竟然迟迟不见第四人下场。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一个无比嚣张的声音道,“都滚开,我来!”

    “我靠,这谁啊,这么霸气,和你有一拼啊。”张大镖头扭头对沫沫小姐道,结果这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只剩下了贝尔格里斯一人,再然后某人望向场上那个娇小的身影,差点没把眼珠给瞪了出来。

    沫沫一下场就引得周围一片窃窃私语,酒楼里没人是瞎子,大家都看出来这小姑娘的内功境界只有登堂入室,比之前被淘汰的两个哥们儿还有不足,这样的修为想要挑战苦玄大师的测试似乎有点太不自量力了点,而且更要命的她下场前还喊出了大话,于是大家都等着看她的笑话,有眼尖的已经认出这是大燕移动的人,没办法,谁让现在酒楼里不是炉火纯青境的人实在太少了点,宅男三人就仿佛土地里的金龟子一样醒目。

    沫沫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慢慢悠悠的走到场上,在离蜡烛三丈远的地方站定,之后冲苦玄点了点头,“喂,老和尚,可以开始了吗?”

    饶是苦玄禅心坚定,看到沫沫站的位置还是被吓了一跳,老和尚险些没把自己的下巴吞进肚子里(卧槽,这是什么鬼比喻),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提醒道,“这位,这位……女施主,你的站位好像和规定中有些不太一样啊。”

    “哦,是吗?那我再退三步好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