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零七章 什么声音?!

    剑,是黑衣人的剑,从他在大牢中为赵掌柜解‘穴’时就能看的出来,他的剑法一定很好,很少有人可以用长剑来解‘穴’,当然,硬要说起来这种事情某宅也能办到,但在解‘穴’的同时他有很大的可能连人一起捅死了,而黑衣人甚至连赵掌柜的衣服都没有划破,这份控制力就有些恐怖了,他在剑上的造诣的确不凡。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首·发

    而且这一剑来的好无征兆,如果他想杀赵掌柜为什么在地牢的时候没有直接动手?那时候赵掌柜被人点‘穴’,完全没法动弹,本应是最好的机会,眼见就要被人活活撕碎,甚至都不需要他出手,只要他在一旁默默看着,赵掌柜就难逃一死,可为什么到最后,黑衣人反而要出手救他,既然救了他那现在为什么又一定要置他于死地,这一剑出其不意,来的又快又狠,显然并不是在开玩笑。

    即便一个武功绝顶之人,猝不及防下遭遇这一剑也很难躲闪的开,因为等你看到那一剑的时候那一剑已经到了你的‘胸’前,再一眨眼那柄剑已经刺入了你的身体里,就算想要躲闪,马车狭小的车厢也会让你感到绝望。

    所以这一剑是杀人的剑。

    可谁也没想到,这必杀的一剑偏偏就落到了空处。

    黑衣人的瞳孔猛地收缩,马车里根本没有人!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是下意识的,长剑猛地一沉,向着脚下狠狠斩去。他知道赵掌柜并没有离开马车,因为一旦车厢的重量减轻,马车的速度就会不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感觉到马车行进的速度有变化,所以他可以肯定人一定还在马车上,可既然车厢里没人,那么想必就是躲在车底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可惜这一次,他还是劈了个空。

    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哈哈,你又猜错了。”

    黑衣人一惊,他没想到赵掌柜不是躲在车底,而是车顶,连忙收剑于身前,先机已失,这次他选的是守势,防备着有可能从天而降的攻击,对于赵掌柜的武功他心中还是很忌惮的,否则也不会选择出手偷袭,只是没想到对方却也早有防备。

    他此刻的处境并不太好,可也不算太糟糕,他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可同样车顶的赵掌柜也没有透视眼,不知道车厢里他的位置,所以两人现在回到了僵持阶段,谁耐不住‘杏’子先动手,谁就会处于下风,这是一次耐心的比拼。

    马车还在行驶中,没有了赶车人,速度反而越来越快,黑衣人甚至能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

    片刻后,车顶的赵掌柜悠悠道,“如果我是你,我是一定不会一直呆在那架马车里的。”

    黑衣人明明不想开口,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因为前面就是悬崖了,哈哈。”赵掌柜说完,一声大笑,从车顶冲天而起,窜了出去。

    黑衣人大惊,急忙也撞碎了一扇车厢‘门’,滚到了路上。

    顾不得身上的石子的和枯枝的划伤,黑衣人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发现附近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悬崖,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持剑警惕的望着不远处坐在树上的赵掌柜。

    赵掌柜却没有趁机出手,反而叹了口气,“你知道二十年前,七月七为什么会灭亡吗?就是因为做杀手‘乱’七八糟的规矩实在太多了点,比如现在,事情一败‘露’,不但苦主的亲朋好友想要杀我报仇,就连你们这些雇主也为了掩盖秘密想要做掉我,可我偏偏却又没法对你们这些雇主出手,这事情实在有点不公平,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七月七已经不同往昔了,今天得亏你遇到的是我,否则十有**也是要死在这里的,好了,玩儿也玩儿的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你走的了吗?”黑衣人冷笑。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喜欢自作聪明,其实在地牢的时候你就应该向我出手的,那是你最好的机会,你以为我的‘穴’位早已经解开了,所以就故意现身帮我杀了那个傻大个,想要卖个人情给我,让我放松对你的警惕,前面一点你到是没猜错,可那时为了冲‘穴’我其实耗费了不少真气,真要动起手来到真未必是你的对手,可你偏偏‘弄’巧成拙,后来还‘弄’了辆马车给我,这一路上我的内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再动起手来,你可就不是我的对手了,先前那一剑倒是还有点意思,可你和我一杀手玩儿偷袭,未免也有点太天真了,对了,顺便问一句,天狼镖局的金大镖头已经死在你手上了吗?”

    黑衣人终于变‘色’,“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哥哥没教过你吗,永远不要把别人都当傻瓜,西北镖盟的人把我关在牢房里,想要从我嘴里问出买凶的人是谁,又害怕我会逃走,所以每过四个时辰,就有人来点我‘穴’道一次,两个时辰前是金大镖头出的手,他和你哥哥一向不对付,我那时看你的眼神就已经知道你在想什么了,我如果在这段时间里逃出去,金镖头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这时候你再杀了我俩,把一切罪名都推在金镖头身上,你和你哥哥的事情就永远都不会暴‘露’,最后说不定金刀虎胆那些亲戚朋友还会把你当做恩人,嗯,这算盘打的的确是不错,可现在我没死,得麻烦你另外想个借口来解释金镖头的死因了,哈哈,就是不知道天狼镖局那些人会不会相信你,情人剑赵‘玉’郎,嗯,这招牌在江湖里到是蛮响的。”

    黑衣人的神‘色’变了,一咬牙,什么话都没有说,人已经冲向了几丈外的赵掌柜,赵掌柜晒然一笑,“还来,说了多少次,你是杀不掉我的……”正说着他脸‘色’突然一变,惊疑道,“谁?!”

    就在不久前,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那声音虽然不大,可在寂静的夜晚里却显得格外清晰,就仿佛一滴落入油锅中的水滴,让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震。

    赵‘玉’郎显然也听到了那声响,身形一顿,没有淤冲向赵掌柜,转身喝道,“什么声音?!”他心中几乎惊骇‘欲’绝,这地方难道还有第三个人?可先前为何他俩谁也没有发现,如果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对方的未免也隐藏的太好了,之前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已经把他们的秘密全都听去了,而对方在这种时候竟然没有走,还突然出声,是对自己的武功有信心吗?觉得有把握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吗?还是另有图谋。

    黑衣人正在惊疑不定,树后某人却也已经在捂脸了,妈蛋啊,看来以后再有什么行动也得先吃了晚饭再说,因为肚子饿的咕咕叫被人发现,这也太他喵的丢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