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零六章 哈哈,别和我客气

    恶汉打碎了木栏,钻进了赵掌柜的牢房,伸出一双‘毛’茸茸的大手,狞笑道,“你不怕死吗?”

    “每个人都怕死的。(广告)。更新好快。”赵掌柜老老实实道,还是没有回头,现在的他根本就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可他看起来居然一点也没有惊慌,直到那两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肩头,他还是笑眯眯的。

    恶汉的眼中也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不过对自己的双手很有信心,即便是一块儿生铁在他的手中也会被撕成碎片,他正准备用力,却忽然听到眼前的疯子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缓缓道,“你能死在他的剑下,也算是种荣幸了。”

    恶汉的瞳孔猛的收缩,下一刻他只觉得后心一痛,一截剑刃已经从他的前‘胸’探了出来,他挣扎着想要回头看看究竟是谁杀了他,最后的视线里,他只看到自己的身后多出一道沉默的黑影。

    赵掌柜笑了笑,“你来晚了,好在也不算太晚,至少我还没被人活撕了。”顿了顿他又道,“说起来我之前还有点担心,不知道会不会也被你灭口呢。”

    黑影是个黑衣人,闻言依旧沉默,从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恶汉身上缓缓‘抽’出了自己的长剑,紧接着他的手腕一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手中长剑突然刺向了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赵掌柜。

    赵掌柜没有动,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没变,就这么看着刺向自己心口的长剑。

    那道剑光来的比想象中还要快,黑衣人的武功很不错,从这快若闪电的一剑中就能看出他在剑法上的造诣惊人,恶汉能死在这样一柄剑下,的确是种荣幸,那么王掌柜呢,他也会死在黑衣人的剑下吗?

    就在那柄剑即将刺入他的‘胸’口时,黑衣人的手腕又动了,那剑光突然由一道化作了十七道,落在赵掌柜的身上十七处‘穴’位,下一刻这十七道剑光又合拢为一道,被黑衣人收入了腰间的剑鞘中。

    赵掌柜啧啧了两声,终于从草堆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腕,“不错啊,你的剑法看来又‘精’进了不少。”

    黑衣人哼了一声,转身向牢房外走去,赵掌柜似乎早就知道这人的脾气,见他不答话也不生气,跟着他就向牢外走去,正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一件牢房里有人喊他,“赵掌柜,赵掌柜,带上我一起走吧。”

    说话的是那个一直在睡觉的秀才老头,赵掌柜停下脚步,有些惊讶,回头一看,“哦,是你啊,原来你没睡着啊。”

    老秀才脸上一红,之前那恶汉要杀赵掌柜他没有理会,现在被人提起来,心里很是后悔,早知道这人还有同伙回来救他,老秀才刚才就‘挺’身而出,就算没法离开牢房也得装模作样的训斥那恶汉几句,和赵掌柜拉拉好感度,他本身武功也不错,当然不会怕那恶汉,装睡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会儿眼见赵掌柜就要离开了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忙许诺道,“赵掌柜,你救我出去,我愿意把那批财货和你平分。”

    赵掌柜笑了,“呵呵,瞧您老这见外的,不就是举手之劳吗,我还能要你的钱。”

    老秀才大喜,“赵掌柜大恩,老朽必铭记于心。”

    “喂,前面那个,你的剑借我用下。”赵掌柜冲黑衣人喊道。

    黑衣人冷冷道,“我的剑从不借人。”

    “嗨,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有的没的了,那随便来个什么东西,让我先把老先生放出来。”赵掌柜道。

    黑衣人抛来一柄匕首,赵掌柜用它劈开了牢‘门’上的锁,老秀才本以为自己这次是栽定了,没想到竟然半路遇到黑衣人劫狱,自己竟然还能搭上顺风车,差点就没笑出声来,跟着赵掌柜二人出往外走,沿途发现那些狱卒都已经被人点了‘穴’道,昏昏睡去,想来自然是这黑衣人的手段,难怪里面闹成那样都没有人来。

    出了大牢外,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老秀才心情舒畅,一拱手,“大恩不言谢,日后如果有用的着老朽的地方,二位一定不要客气。”

    “哈哈,你老人家太见外了。”赵掌柜也笑眯眯的拱手,于是老秀才只觉得小腹一痛,自己的肚子上多出了一柄匕首,“你!!!”老秀才神‘色’惊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他没想到赵掌柜会对他出手,而且更要命的是这匕首上还喂了毒,短短片刻功夫他的七窍就开始往外出血,和那天小东的情况一模一样。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还有一批很值钱的财货,可以都给你,只要你能放过我。”老秀才苦苦哀求道,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

    “哈哈,说了您不用跟我客气,我对那批财货真没兴趣,之前救你一命,现在你再还我一命,这买卖再公平不过了,不是吗?”赵掌柜笑着往后退了几步,防止老秀才临死反扑。

    老秀才还想再说什么,可那毒素发作的比他想象中还要快,又过了片刻他就没有呼吸了。

    黑衣人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没有开口。

    赵掌柜拍拍手,“成了,你不用再担心自己的身份被他给看出来了,他要是不说话我还差点忘了牢里还有这么号人物呢。”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捡起了那柄匕首,又继续转身走去,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他径直坐上了赶车人的位置。

    赵掌柜紧随其后也钻进了那辆马车,嘴里喃喃道,“竟然还准备了马车,这服务会不会有点太周到了?”

    马车缓缓的行驶,赶车的黑衣人不说话,赵掌柜竟然也破天荒的闭上了嘴巴,一路上气氛有些诡异。

    从路面颠簸的感觉来看,赵掌柜知道自己已经出了城,但他不知道马车会驶向哪里,他竟然似乎对这个问题一点也不关心。

    反正不管去哪里,马车总是会停下的,而当马车停下的那一刻,又会发生些什么呢?赵掌柜觉得这问题很有趣。

    可遗憾的是他好像已经没有机会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了,马车还在奔驰,然而下一刻,没有任何征兆的,马车的车厢突然破了一个大‘洞’,‘洞’里有一柄长剑,要命的长剑,狠狠的向他捅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