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九章 还请师父赐名~

    杨姓青年昂首赌坊,他终于战胜了自己心底的魔鬼,摆脱了那个缠绕多年的噩梦,可当他走出门去,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摸着自己空荡荡的口袋,一颗心又沉了下去。燃^文^书库774buy(首发)

    他想起了昨日自己和张大镖头的约定,可现在他的那锭银子已经给了二妞爹,他的身上一枚铜币也没剩下,他知道自己彻底失去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他并没有后悔,这两年间他一直浑浑噩噩,直到方才他才又挺胸抬头的重新活了一次,他想起小时候母亲对他的教导,让他成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可一想到母亲被自己气的过世,他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

    或许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吧,我这样罪孽深重的人本就不该得到救赎,杨姓青年的双眼被门外灿烂的阳光刺痛,喃喃道。

    既然已经没了那锭银子,杨姓青年也就没再赌坊附近继续等下去,他又回到了之前那条阴暗偏僻的小胡同,重新在那里躺下,默默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临死前他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情,把张大镖头给他新买的那件棉衣送给了路边一个老乞丐,他总觉得这么漂亮的一件新衣服实在不应该穿在一个死人的身上。

    做完了这件事情后他就又静静的躺在了那条小胡同里,感受着刺骨的寒风,他双眼中的神采也越来越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约听到身旁有脚步声传来,可他依旧没有回头,他猜到了来人是谁,可他却无颜面对,他想要解释那十两银子的去向,可是他知道就算自己开口对方也一定不会相信。

    因为这世界上根本没人会去相信一个赌鬼说出的话。

    杨姓青年只能目楞楞的望着头顶那片惨白的天空,直到那脚步声渐渐远去,他的目光中淤没有半分生气,风越来越大,他的身体渐渐冰冷,意识渐渐模糊,他终于明白那一刻就要来了,他在这时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想起爹娘、妻儿,不禁充满了悔恨,他闭上眼睛,一颗泪珠从他干涩的眼角缓缓滑落。

    …………

    杨姓青年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想起自己曾经那些罪孽,心中却没有任何惶恐,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他都不觉得难过,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减轻一些他心底的愧疚,然而迷迷糊糊间却似乎感到有人将两根手指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片刻后,身旁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不妨事的,他只是被冻僵了,再加上久未饮食,身体虚弱,心思繁杂,老夫刚刚为他施以针灸,再开服中药给他调养调养就没事了。”

    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却几分熟悉,“哈,老薛你可以啊,我把这小子弄回来的时候,他心跳都快没有了,这你也能给救回来,手活很厉害嘛。”

    “呵呵……”那苍老的声音干笑道。

    杨姓青年还待再听,可就在这时心底一阵困意袭来,他又忍不住睡了过去,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床上放着两盆烧的正旺的炭火,床边还趴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正在不停的打着哈欠,看他醒来脸上一喜,扔下一句“你醒啦!”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杨姓青年的脸上满是迷茫,直到张大镖头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才仿佛明白了什么,挣扎着从想床上爬了起来。

    宅男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欢迎加入大燕移动。”

    “这……这是我的梦吗?”杨姓青年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你救了我?”

    “是啊,往昔种种就好像是一场大梦,恭喜你终于清醒了过来。”张大镖头这句话似乎隐有所指,嘴角边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一个人最难的不是战胜别人,而是战胜自己,救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良知,你能摆脱心底的梦魇,只是因为你骨子里残存的善良,在最后关头救了二妞一家也救了你自己,你身上虽然没有十两银子,可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核,恭喜,你现在已经是大燕移动的一份子了。”

    顿了顿宅男又道,“看你的样子先前似乎并没有习过武,此刻再练武年龄似乎稍大了点,已经过了筑基的黄金期,又少了只手臂,倒是可以酌情处理,只负责文职……”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姓青年打断,他摇头道,“不,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身体上的缺陷而同情我,也不想因为我而坏了规矩,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只手也可以做到,我会证明给所有人看的。”

    “好,有志气。”张大镖头赞道,“既然如此我就直接收你为徒,日后你的武功也由我专门教导,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杨姓青年翻身在地,对着宅男磕了三个响头,“过去的那个我已经死掉了,现在的我和往昔再没有任何关系,还请师父赐名。”

    “纳尼?!又要起名吗?”某人大惊,这方面着实不是他的强项,从大燕移动到暑期培训班已经不知道谋杀了他多少脑细胞,不过这杨姓年轻人的父母都已经不再世了,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师父就是他唯一的长辈,这事儿到头来还是要落在他的身上,宅男顿时一阵蛋疼,卧槽,果然以后徒弟什么的还是不能乱收啊。

    冥思苦想了片刻后突然灵机一动,“既然你少了只手臂……那不如就叫你…………维纳斯吧!”

    “…………”

    沉默半晌后,独臂青年开口,“那个……师父啊,我只想换个名字,可姓氏却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了,这个……还是留着比较好啊。”

    “哦,你早说嘛。”宅男镇定自若道,“你既然姓杨,那就叫你杨……过吧,字改之,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嘛,改明儿师父再给你寻头大雕,你就可以去终南山找龙女了。”

    “哈?!”

    isbn书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