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事儿得找杨教...

    独臂乞丐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宅男也不着急,带着他先去澡堂洗了个热水澡,又给他买个件新棉袄,最后带他上奎元楼点了一桌菜……75txt。更新好快。

    看着姓杨的年轻人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菜肴,张大镖头不动声‘色’的从怀里‘摸’出一锭大银,摆在了桌上。

    姓杨的年轻人一怔,木愣愣的望着那锭银子,不知道某人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宅男提起茶壶倒了杯清水推到他面前,开口淡淡道,“我们之间第一次见面并不算愉快,我这人最讨厌对天‘杏’凉薄的家伙,你为了赌钱气死了你母亲,气跑了自己的妻儿,沦落到今天的地步纯属活该,无论谁看见了都只会拍手称快,不过嘛……”

    张大镖头话锋一转,“刚刚在胡同里你不顾自身安危去帮助那小‘女’孩儿倒是稍微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看来你的良心多少还剩下了一点,你也不必感谢我,我这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给你买衣服穿,请你吃饭,还送零‘花’钱给你,都是替那个‘女’娃报答你,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说完宅男也不理会杨姓年轻人的反应,起身准备离开酒楼。

    结果他走出去还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张大镖头一扭头,发现那杨姓的年轻人竟然突然跪倒在了地上。

    我靠!你这是搞什么鬼,请你吃顿饭而已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吧,还是说这货赌瘾发作,想在咱身上碰个瓷儿,再多‘弄’点赌资吗?以这家伙劣迹斑斑的前科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宅男脸上旋即浮现出一抹警惕之‘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杨姓青年跪倒在地后却一直没有说话,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反而自顾自的哭了起来。

    “呃,大哥你这是李蛋蛋附体了吗?”张大镖头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杨姓青年,无奈只好又拐了回来。

    你杨姓年轻人看他去而复返,脸上顿时迸发出一种看到救命稻草的表情,一边痛哭一边向某人疯狂磕头,“张大镖头,你快救救我吧!”

    “啊咧?这个……咱对断肢重生方面实在没有什么研究啊。”宅男实事求是道。

    “不,我想求你帮我戒掉我的赌瘾!”张大镖头真没想到一个成年人竟然哭的这么凄惨,而杨姓青年接下来说的话却是让宅男也隐隐有些同情了,张大镖头原本一直以为他那条断掉的手臂是被赌场催债的人砍断的,没想到竟然是他自己动的手,这小子在输光了他父亲留给他的全部家当后终于有所醒悟,决定戒赌,然而赌博这种东西就好像吸食鸦片一样,赢钱时那种快感已经深深刻入了他的骨髓里,这十多年来他的心中仿佛住着一只恶魔,不断引‘诱’他踏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到如今他已经再无法控制心底那股强烈的‘欲’望,只要路过赌坊或者听到摇‘色’子的声音就不由自主的想要进去玩两把,而一旦在赌桌坐下不把全身上下都输光他根本没法离开那里。

    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早已病入膏肓,无能无力了,为了能重新回到妻儿身边,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走投无路的他一狠心,把自己用来赌博的右臂砍了下来,动手时他疼的在地上不停打滚儿,然而等到清醒后他绝望的发现自己还是没法战胜心底的那只恶魔,他知道自己一旦有了钱,想到的第一件事情还是冲进赌坊狠狠的赌上一场,甚至为了能在坐到赌桌前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干,坑‘蒙’拐骗,偷‘鸡’‘摸’狗,他已经没有了最后的底线,最终沦为街边一个衣不遮体奄奄一息的乞丐。

    杨姓年轻人痛哭流涕,“我知道自己不是人,在这世上一点用也没有,也不会奢求别人原谅我,可我还有孩子,我不希望他将来步入我的后尘,我年幼的时候之所有会染上赌瘾,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父亲把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他那座酒楼上,很少陪在我和母亲身边,我觉得寂寞,就开始****一些狐朋狗友,在他们的带领下渐渐开始赌钱,我父亲发现后只是训斥了我几句,就又忙他的生意去了,如果那晚我们父子能好好谈谈,父亲能再多给我一些关爱,也许我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怨恨他,到如今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孩子,我还想尽尽自己做父亲的责任,让他能成长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张大镖头,大家都说你是青阳最聪明的人,短短一年时间就把一家濒临倒闭的小镖局经营到了如今的地步,你一定也有办法帮我戒掉我的赌瘾的,对不对?!”说到最后杨姓年轻人的眼中又迸发出一抹希冀之‘色’。

    然而宅男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那副渴求的表情,摇了摇头道,“我又不是多啦a梦,哪有你说的那么神奇,你这问题搁几百年后还能去看看心理医生或者见见杨教授什么的,现在嘛……我就直截了当的说了,我肯定是治不好你的,实际上除了你自己以外也没人能治得好你。”

    杨姓青年闻言如遭雷噬,他把张大镖头当做是最后的希望,当听到宅男说他也无能为力的时候杨姓年轻人的眼中泛起一片死灰‘色’。

    “不过……你如果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拿上你那锭银子跟我来。”宅男冲杨姓青年招了招手。

    杨姓青年不解,眼前这人之前明明说没法帮他,可现在却又说要给他个机会,然而宅男没给他犹豫的时间,转身已经走出了酒楼,杨姓青年一咬牙也跟了出去。

    一路上张大镖头也不说话,就是在前面引路,而杨姓青年则惴惴不安的跟在后面,一路上他因为怕遇见往昔的熟人把头压的低低的,直到前面宅男停下脚步,他才抬起头来,却是大吃一惊,张大镖头把他领到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青阳县最大的赌坊逍遥坊。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