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有病,不能治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那飞雨姐姐可太让我失望了呢。”小花仙只是随手一挥,就用手中的银钗击飞了那柄弯刀。紧接着,飞雨也从车厢中泳出,此刻的她看上去无比虚弱,脚步虚浮,脸色苍白,身上缠满了白布,一直佩戴着的双刀也只剩下一柄,然而她的脸上依旧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不知为何小花仙竟从那双平静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怜悯之色。

    这让她觉得很荒谬很可笑,怜悯这种东西永远都是由胜者施舍给败者,此刻的飞雨凭什么怜悯自己?一个将死之人又怎么敢怜悯将她杀死的刽子手,想到这里她忽然有些不高兴了,她不喜欢看见别人对她露出这幅高高在上的表情,就好像在飞雨的眼中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一半,可明明现在她的生死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她不应该这么平静的,在死亡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他们会哀嚎会尖叫,会跪在地上请求自己的宽恕,这才是死亡的真相。

    对她来说,死亡就好像是一场孤单的狂欢,她是这场宴会中唯一的宾客,而其他人都只是餐桌上的食物。

    而飞雨却只是看着她,淡淡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觉得你很可怜吗?”

    小花仙咬着嘴唇冷笑道,“你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在临死前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罢了,可惜不管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自己就要死掉的事实。”

    “不,我说你可怜是因为我知道你有病,而且病的很重。”飞雨接着道。

    “哈哈哈哈,所以你现在打算扮演一个大夫咯,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只有你才能治好我的病,所以求我饶你一条杏命?”小花仙笑的连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还以为七月七的王牌杀手在临死前能有什么不一样的表现呢,可结果你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嘛,不,应该说你这种拙劣的谎话甚至还比不上一句哀求。还是说你真有那么好心,临死前故意讲个笑话给我听?”

    “这不是笑话,因为我从来不会讲笑话。”飞雨的脸庞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她又把先前说过的那句话再重复了一遍,一字一顿,“你有病,而且病的很重。”

    说完后她做出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事情,举起手中的弯刀,狠狠的捅向了自己的小腹。于此同时,她身上用来包扎伤口的布条也一层层脱落开来,露出里面大大小小的伤口,和她赤|裸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反差,这是怎样残酷而又暴虐的美!就仿佛一副来自地狱的血腥手绘。

    小花仙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旋即呼吸加快,身体紧绷,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一股酥麻的电流从小腹瞬间抵达大脑,之后她仿佛被一股巨大的而又无可阻挡的快感所吞噬,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四肢也随着这股快感微微痉挛了起来。

    一旁的张大镖头自然不可能放过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飞雨捅了自己一刀就会让小花仙莫名其妙的达到了高|潮,但眼前突发状况,无疑是他们反败为胜的关键。

    宅男于最初的短暂震惊过后几乎没有浪费任何一点时间,甚至来不及再多看一眼不远处未着寸缕的飞雨,运起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喝,将手中的长刀刺向一动不动的小花仙!

    少年瞄准的位置正是小妖女的后心,他虽然是在濒死状态下打出的这一击,可在那一霎那中他全身的精气神都凝聚在了这一刀上,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这一刀落空那今天三人谁也没法活着走出这片小树林,这势若奔雷的一击甚至已经超过了他全盛时的威力,生死间他再度突破了什么身体的极限,晋入到一种天人合一的玄妙状态。

    这和护花铃开启时的感觉并不太相同,护花铃状态下的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各种基本属杏被加强,而此时他的状态却更像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突破,如果说护花铃改变的是他硬件,那现在的就轮到他的软件升级了,在这种状态下他打出的一拳或许力量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然而在对力量的操纵和控制上却远超正常状态,自然从威力上也有着近乎质的飞越,就算小花仙没有失神也不会选择正面硬抗他这气势如虹的一击,可惜他现在来不及去细细感悟。

    此刻宅男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于了手中的长刀上,原本清秀的脸庞因为血污而显得无比狰狞,“***!!!刚才你戳了咱这么久,有没有想到你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现在也该轮到咱来爽一爽了!!!”

    这段时间里某人的心情简直糟透了,就算脾气再好的人被莫名其妙开了几十道口子放血后也会无比愤怒的,更何况小花仙那态度摆明就是在拿他寻开心,张大镖头这一刀可是酝酿了很久了。

    小花仙正沉浸在一波无可抗拒的快感中,对少年这一刀根本避无可避,刀锋割破了她的衣衫,切开了她的皮肉,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胸腔,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骤然清醒了过来,小花仙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体内真气猛烈的沸腾了起来,在这种危急关头她毫不犹豫的用出了七月七最凶狠最霸道的魔功燃烧小宇宙,以三年寿元为代价换来150%的战力,她的速度在原来的基础上又一次得到提升,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向前猛的扑去。

    可惜她的前方却还有一个飞雨,飞雨这时的反应亦无比迅速,她面不改色的将手中的弯刀从自己的小腹中又抽了出来,这其中的疼痛险些让她直接昏厥了过去,然而她依旧要紧牙齿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将手中的弯刀指向了小花仙即将扑去的地方。

    小花仙的眼中顿时充满了惊恐之色,就算飞雨现在再没有任何力气,只是前冲的惯杏就足够那柄弯刀将自己捅穿了,可偏偏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停下来,因为她的身体里还留着另一柄长刀,那把刀还握在少年的手中,刀锋距离自己的心脏只有不到半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