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刚刚……在说...

    兔起鹘落间,张大镖头已经和小花仙又交手了四五十招,说是交手但其实局面完全是一边倒,宅男于小花仙一连串强攻下被逼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是靠着暗夜凝香的轻功在不停闪避,饶是如此,短短几招之后他的身上便又挂了彩,这次是他的右腿,被那支银钗捅了个正着,不过在最后时刻小花仙似乎又改变了主意,那支银钗去势一变,化作上挑,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口。燃^文^书库774buy

    银钗入肉不深,和之前胸口那道血线一样,暂时不会影响到他的闪躲,但血却是没法止住的,尤其在小花仙强大的火力覆盖下,张大镖头只剩苦苦支撑的力气,根本没空处理自己的伤势,更要命的是躲闪腾挪间还会扯动身上的伤口,看着不停流血的宅男,小花仙的眼底隐隐闪过一抹兴奋之色,就像一条嗅到腥味儿的猫儿一样,那枚银钗被她挥舞的更疾更快了。

    与此相对的,张大镖头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他躲闪的动作幅度也不得不越来越大,鲜血几乎要将他的衣襟染红,小花仙的呼吸开始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她的脖颈上泛起一抹潮红,兴奋道,“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会发生什么?”尽管宅男对这莫名其妙的问题一点也不感兴趣,但还是不得不顺着她的意思接问下去,因为他发现小花仙在说话时,会有意或无意的放慢攻击节奏,这对于几乎快要支撑不下去的他来说是难得的喘息之机。

    或许有很多人会认为,明明知道打不过却还要硬撑下去是件很愚蠢的事情,但张小夕从来不会这么想,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只有峪经近距离接触过死亡的人才会明白生命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哪怕只是为了再多活一秒,他也愿意为之拼尽全力,更何况此刻还远远未到真正绝望的时候,他还有最后一张底牌。

    小花仙悠悠道,“或许你之前并没有失血过多的经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当你身体里的血液越来越少时,意识就会模糊,你的动作就会变的更慢,一开始这过程会有点疼,但不要紧,很快你就会连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之后你的大脑会因为缺氧开始窒息,你的四肢会不停痉挛,无论你身上穿了多少件衣服,你都会觉得寒冷,因为你的魂魄就要脱离你的**了……”

    “呃,严格来说……人在失血过多时之所以会感觉到寒冷是因为血液的流失带走了身体的大部分热量,同时全身组织器官代偿杏工作所导致的产热和散热失衡……当然,受时代所限,你如果比较偏好灵魂和**分离之类的说法,咱也表示理解。”

    “………………”

    小花仙陷入呆滞,“你刚刚……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竟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地上的薛神医也随声附和道。

    “哼,装神弄鬼的家伙,等你身上的血都流干了,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嘴硬。”小花仙本来想吓唬吓唬着家伙,看他在死亡面前会不会恐惧害怕,继而精神崩溃,送给她一道大餐,结果没想到某人竟然一本正经的用些莫名其妙的话反驳了她,这让小花仙多少有些意外,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怕死?

    张大镖头当然怕死,而且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死掉了,按照小花仙的说法他已经快要进入濒死的第二阶段了,他的动作看上去越来越迟钝,思维就像陷入了一片泥沼中,这是缺氧的前兆,现在只要小花仙愿意,随时都可以用手中的银钗了结他,她甚至都没有动用她那只神秘的小花篮,据说那才是她的杀手锏,里面隐藏着她最大的秘密,但可惜宅男连见识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小花仙想看着他因为失血过多一点点死掉,他甚至都活不到现在。

    可他却始终没有放弃希望。

    因为他还在等。

    他在等飞雨出手,宅男不相信她会一直沉默下去,或许两人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他还是愿意相信车厢里的女杀手并不是一个这么无动于衷的人,从她之前的表现来看,她现在的沉默显得很诡异,因为她曾经宁愿继续被追杀也不想连累到他,虽然她如今身受重伤,一身功力只剩下不到一半,就算两人联手也依旧不是小花仙的对手,可这并不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出手的理由。

    她之所以没有出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凭借一个顶级杀手的只觉她知道现在还没到应该出手的时候。

    因为这一次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真的有什么能去胜的机会,那也一定只有转瞬即逝的一霎那,可她却必须要抓住那短短的一个瞬间,否则今天他们三个人一定都会死在这片小树林外,为了活下去她必须有足够的冷酷,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有人说,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所以此刻最清楚飞雨心中于想什么的不是宅男而是小花仙,她知道在这种不同寻常的平静下飞雨一定酝酿着什么,等她出手的那一刻必然就是风云变色,日月无光的雷霆一击,然而从始至终她都在有意无意的忽略着这一点,并没有向马车的方向看一眼。

    就因为她手上还有一只其貌不扬的小花篮。

    她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接下这世界上任何人的任何一击,另外飞雨一直是她很欣赏的同僚或者说是前辈,她真的很好奇在这样近乎绝境的情况下,飞雨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击败她,想到这里她的心底甚至泛起一丝隐隐的期待来。

    这种危险的游戏一直是她的最爱,就好像从几万米的高空飞速下坠,直到最后一刻却又稳稳落在地面上一样,那种在失控边缘的刺激感一直让她上瘾,或许唯一的不同就是每年都有不少人落下,摔死……可她却依旧能够稳稳的站在那里。

    小花仙脸上的红晕更浓了,眼中泛起异样的神采,胸膛不停起伏,手中的银钗甚至因为极度的兴奋而有略微的颤抖,但握钗的那只手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相反体内有股冲动让她本已快要达到极限的速度又狠狠提升了一截。

    而张小夕却连视线都变的模糊了,几乎连小花仙的人影都要看不清了,那枚银钗落在他的身上,爆出一朵又一朵的血花,看上去就好像一副潦草而又凌乱的涂鸦,浑身上下都是纵横交错的伤口。

    小花仙忍不住舔了舔溅到嘴边的一滴鲜血,啧啧,这次好像不小心玩的太high了一点,差点就要把正事儿给忘掉了,算了,甜点什么的也尝的差不多了,也该去享用正餐了。

    下一刻,那枚鲜血淋漓的赫然刺向了少年的咽喉!

    而就在此时,一柄薄薄的弯刀也从车厢里飞射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