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附近有什么隐...

    说来也巧,二姐请客的地点竟然也在聚福轩,不过是在楼上雅座,张大镖头估计是碰不到那个富商的小儿子了,一路上他都在盘算着九人认义父的事情,总觉得其中没有那么简单,听小七说这帮主姓傅,今年不过五十多岁的样子,习武之人一般寿命都比普通人强点,按理说傅帮主还很有的活,没必要这么早就考虑接班人的问题,而且即便要考虑也没道理找几个外人,这未免让手下人太过寒心。燃^文^书库774buy,最新章节访问:。

    之前宅男怀疑是这帮主盯上了九人身上的财货,但后来听说他还有座马场这倒是推翻了他先前的猜测,对方不缺钱财,那就没有谋财的可能,况且认义子义‘女’不是件小事,也没必要像现在一样‘弄’得人尽皆知。

    不管怎么说宅男都决定要提醒二姐她们一下,让他们对这便宜义父有所提防。

    聚福轩外,二姐带着六个小鬼在楼下迎接他,另外她旁边还站着一个没见过的大美‘女’,身材窈窕,一袭青‘色’石榴裙,外披一件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的锁骨,眉黛嫣然,面容皎洁,给一种邻家大姐姐般的亲切感,要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她的额头稍大,不过配上额前的短穗儿刘海却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宅男上去抱拳,“这位想必就是安安姑娘吧。”

    安安颔首还礼,落落大方道,“小‘女’子在青阳时便久仰张大镖头大名,今日有幸在武安相遇,安安终于能亲自谢过张大镖头对我这些弟弟妹妹的救命之恩。”

    “哈,机缘巧合罢啦,安安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众人上楼,二姐催促大家就坐,张大镖头扭头扫视一桌小鬼,都是那天在鬼宅被他救下的,其中最小的老九不过才六、七岁的样子,此刻也被大姐和二姐带来一起和救命恩人见面,不过看那小家伙的样子,明显对桌上那条糖醋鱼更感兴趣一点。

    张大镖头端起桌上的酒杯,憋了半天吐出句,“祝大家那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之后一众小鬼在二姐的示意下装模作样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回复什么的都有,“祝大哥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类已经算是正常的了,还有“张大哥哥闭月羞‘花’,红妆素裹”这就比较令人蛋疼了,但最扯淡的还是一个小鬼竟然祝他“四通八达,一马平川”,某人听后差点没吐血。

    安安在一旁捂嘴偷笑,二姐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宣布开饭,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小家伙们顿时抛下先前那份儿矜持,争先恐后的抄起了筷子,开始大块儿朵颐。

    宅男望向身边眼‘波’温柔的安安,感慨道,“照顾这么一大群孩子平时一定很辛苦吧。”

    安安摇头,“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辛苦啦,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艰难,不过小七他们一直都很懂事的,很多时候明明饿着肚子也不会哭闹,而且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虽然安安说的轻描淡写,可张大镖头还是能体会出他们当年生活的不易,九个孩子,最大的安安也只有十六岁,却要肩负起养活这么多孩子的重任,他们父母亲人横死,无依无靠,居无定所,安安为了能让大家吃顿饱饭不得不把自己卖进了青|楼,在这姑娘柔弱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无比坚强的心,宅男心生敬佩,想了想委婉道,“你们的义父……”

    “我明白你的意思……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他对我们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我们之间有蛹定,抱歉我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你,但你放心,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结束,我是不会让小七他们受到伤害的。”安安坚定道。

    既然她早已心中有数,张大镖头也就不再这件事情上多说,转而询问起她武安附近有没有什么隐世的名医,或者杏林高人,最好医术高强却又名声不显的那种。

    对某人这种古怪的要求安安并没有多问,聪慧如她显然能够意识到张大镖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应该很隐秘,并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她仔细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后摇头道,“武安附近的名医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医馆,即便稍差一些的也会在医馆坐镇,再要么就是被某个势力招揽,基本很少有独来独往的,城西的深山中倒是住着位姓孔的神医,有不少人去他的住处求医,可他一般并不在家中,一入山经常就是小半个月,有消息说他前几天刚刚又进山了,估计最近一段时间你是没法找到他了,而且严格说来,他虽然没有开医馆可也不能说是声名不显,武安的当地人都知道他,实际上,如果一个人医术好的话几乎是没可能不被人关注的,就算你本人不求名利,可治好的人多了,你的名声自然也会被传播开去。”

    额,看来咱先前还是想的太简单了,难不成这次真的要趁夜‘色’‘摸’到哪个神医‘床’上再玩个次绑票什么的吗?可问题是那些追杀飞雨的人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手的,到时候恐怕免不了又是一场苦战。

    “唔,说起大夫来,前几天我倒是在市集那边倒是遇到了一件奇事,咱们帮的小高和人打架,被人一拳打中心口,一口气没上来,顿时脸‘色’一阵惨白,我当时心中一凉,因为他要不行了,结果有个老头恰好从旁边路过,看见小高在地上‘抽’搐马上取出了袖里的金针,轻轻刺了他檀中一下后小高很快又缓过气来,不再发抖,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后来小高拉我一起登‘门’道谢,那老头没有收我们的礼物,只叮嘱我们不要把那天发生的事情透漏给别人。喂,如果不是看你一脸焦急的样子又救过我们的份儿上,我本来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如果你要去找他可千万不要把我给供出来啊。”

    “呃,不供你难不成把那个什么小高给供出来吗?你这是典型的是道友不死贫道啊,不过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提供的消息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