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姐你这思路有...

    这一天没有人从铁笼前经过,他们两个就想被世界遗忘了一样,只能从彼此的身体上得到微薄的温暖和慰藉,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夜晚,食物和水源的匮乏并非最要命的事情,绝望才是,他们两个一天比一天虚弱,慢慢的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彼此安静的对望着,他们心中都很明白,没有人会为他们开‘门’了,或许就这样默默的死在彼此的怀里也算是个幸福的结局吧。燃^文^书库774buy-

    飞雨轻轻闭上了眼睛,然而下一刻一柄黑‘色’的匕首却狠狠的捅在了她的腰间,‘女’孩强忍着腰间的痛楚睁开眼睛,流泪看着少年的脸庞,“为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笼外传来一声叹息,“在七月七,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武器,对于这孩子来说他那充满阳光的笑容就是他所独有的一种武器,每个接近他的人都会被他的温柔的伪装所‘迷’‘惑’,不由自主的放松心底的警惕,他之后的一击才会变得更加隐蔽,还记得那晚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做这一行想活的久一点就必须变得冷酷,对别人更要对自己,不要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否则最终你会为此丢掉‘杏’命的。”师父不知在什么时候从笼外的石阶上走了下来,就好像那晚一样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

    ‘女’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的伤口远比腰间的伤口更致命,“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

    “不,他没有骗你。”一直在沉默的小星终于开口,“早一年前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你是飞雨的‘女’儿,修炼的又是顶级绝学飞雨诀,无论武功还是反应都远在我之上,如果有天我们对上我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但万幸的是每一场死斗组织都会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公平,避免因悬殊过大对一方造成必死的局面,所以为了平衡你我间的差距,我提前得知了自己下一场死斗的对手,于是为了活下去我从很早就开始着手准备,我们第一次偶遇并不是纯粹的巧合,之后你爱上我也是一场我‘精’心编排的大戏,不得不说,你人虽然长得不错,可惜太漂亮的‘女’人脑子都不大好使,我随便用了点手段你就上钩了,呵呵,其实我哄‘女’人的手段还多得是,可惜你大概是没机会再见到了。”一击得手小星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但最令飞雨感到‘毛’骨悚然的却是他的脸上依旧挂着平日里那种阳光温柔的笑容。

    他就像是个最优雅的戏子,亲手为她和他的爱情谱写了一场盛大的死亡,曲终人散,所有柔情与爱意都烟消云散,只剩下图穷匕见的杀机。

    飞雨一时心神大‘乱’,脸上充满了死灰一样的绝望,小星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抓起‘女’孩腰间那把匕首就要向上推去,然而就在这危急关头,飞雨那惊人的生存本能却又一次挽救了她的生命。

    全身上下的肌‘肉’猛地收缩,死死的卡主了那柄匕首,让它没法继续动弹,之后‘女’孩儿却是抱起男孩儿猛地一个翻身,按住了他的双手,之后毫不犹豫的‘吻’上了他的双‘唇’。

    隐藏在牙齿间的毒‘药’被她咬破,顺着这一‘吻’流进了男孩儿的嘴里,小星的脸上立即闪过一抹惊恐的神‘色’,甫一接触他就明白这是世间一等一的剧毒,普通人触之即死,就算是习武之人,也顶多只能多抗上半盏茶的功夫,如果没有解‘药’一样救无可救。

    虽说飞雨同样也中了毒,可她的内功本就比他强上不少,自然坚持的时间也会比他长,这么对耗下去先死的一定是他,想明白这点后小星一声怒吼,一头撞向了飞雨,趁着她被撞开的刹那,他的右手也挣扎了出来,毫不犹豫的拔掉了‘女’孩腰间的匕首,鲜血顿时疯狂的喷涌了出来。

    在某个瞬间,‘女’孩有顷刻的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七岁的那个夜晚,那双扼住她喉咙的大手,只不过这一次和时间赛跑的人却变成了她和这个她曾经深爱着的男子,飞雨紧紧的抱着小星,两个人完全忘记了任何招式武功,只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厮打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流了多少血,也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直到怀中那人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微弱,她的眼前不知是被自己的鲜血还是眼泪模糊,她就这样呆呆抱着小星的尸体跪倒在地上。她终于明白那晚师父说过的那句话杀手,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需要感情的职业……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学会像师父一样寂寞而冷静的活着,只与手中的双刀相伴,避免和其他人产生任何感情,实际上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她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浓,即便组织内几乎都没人愿意和她接近,至于外面的人,见过她的人现在无一例外都成了死人。

    她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感情就没有弱点,她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露’出过笑容了,甚至都快忘了自己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记忆里只有那人脸上灿烂温柔的微笑,像是一场绚烂又短暂的烟火。

    然而这次她被整个凉州武林追杀,身受重伤,之后一路狼狈逃窜,最终一头撞进了这家客栈里,本以为这就是生命的终点了,没想到却意外被人所救。

    这人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难道他不知道一旦事情暴‘露’,他自己也会被牵连进来,到时候凉州黑白两道都再也没法容下他吗?

    飞雨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就像她先前说过的一样,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更何况是救命之恩,这姑娘对现在两人这种状态感到很不适应,这些年她接过不少单生意,即便不全是为了钱,可也顺便攒下了不菲的身家,本来这笔钱足以偿还某人的救命之恩,但可惜被人背叛后,现在的她已经一无所有,所以她才一咬牙,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消张大镖头的恩情。

    “呃,我觉得吧,你这思路从本质上讲就有问题,如果哪天我救下来的是个老太太,难不成也要正面强上?!大姐你这究竟是报恩还是报仇啊?”张大镖头举手提出不同意见。

    飞雨犹豫,“那你想怎么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