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八章 既然你衣服都脱...

    少年和‘女’杀手对视,飞雨的目光没有半分退让,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写满了倔强,固执的保持着先前那个令某人尴尬无比的姿势,然而那两点嫣红下一道狰狞的伤口却让所有的香‘艳’都‘荡’然无存,翻起的血‘肉’下似乎隐隐还能看到其中的骨茬,宅男实在无法想象这姑娘是怎么带着如此严重的伤势在那么多人的追杀下一路支撑到了现在。燃^文^书库774buy。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他叹了口气,伸出右手抵在了少‘女’光滑柔嫩的小腹上,肌肤相触的刹那,飞雨尽管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努力压下心底不断翻滚的厌恶感,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那只手掌并没有于她的身体上‘乱’动,相反从少年掌心出传来一道纯正之极的真气,她体内那些杂‘乱’无章的内力在这股真气的帮助下渐渐收拢在了一起,而她濒临破碎的经脉也得到了修养和滋补,慢慢稳固了下来。

    飞雨的脸上闪过一抹‘迷’茫之‘色’,旋即却又被警惕所代替,望着少年冷冷道,“你想干什么?”

    宅男现在在做的事情让她觉得无比陌生,她刚出生没多久后父亲就被人设计杀死了,而母亲把尚于襁褓中的她送到七月七后旋即便也离开了,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过任何人给予的温暖,每天伴随她的只有师父为她制定的无休无止的严酷训练,还有一个个充满血腥的任务。

    七岁那年她为了杀死一个身材臃肿,比她足足重四倍的大人不得不装扮成稚妓将醉醺醺的目标‘诱’到一处偏僻的小巷中,忍受着年龄几乎可以做她爷爷的老男人把她压在身体下,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直到她用怀中暗藏的匕首割破了目标的喉咙,对方却也在临死前狠狠的扼住了她的脖子,鲜血顺着那人的‘胸’膛涌下,洒落在她的脸颊上,因为窒息视线也渐渐变的模糊起来,那一刻她的心中充满了绝望和惊恐,然而不远处的师父却只是站在墙下的‘阴’影里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年幼的她完全不能理解,明明以师父的力量,只要随便动动小拇指就能把只是普通人的目标杀死一百次,从那具‘肥’硕的身躯下轻而易举的把她给救出来,可师父只是平静的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神‘色’漠然,望向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她永远也忘不了师父那晚的目光,让她觉得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

    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寂寞,她甚至觉得就这么死掉或许也并不是什么太不好的事情,那种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才是最令人恐惧的事情。

    然而,她终究还是活了下来,那个胖男人因为失血过多先一步走向了死亡,那双紧扼的双手也无力的从她的脖颈间垂落了下去,之后那张狰狞的脸庞仿佛也被定格般,恐惧,疑‘惑’还有愤怒最终被死亡凝固了在一起,他巨大的身躯狠狠的向后倒去。

    小‘女’孩躺倒在血泊中,贪婪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师父从黑暗里走出来,站在她面前淡淡道,“你是不是很恨我为什么不出手?”

    小‘女’孩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我不出手,是为了让你明白一个道理,杀手,本就是这世界上最不需要感情的职业,因为无论是爱情、友情、亲情或者师徒之情、主仆之情……所有的感情都只会使你变得软弱,人在困境中唯一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你的求生本能自然会告诉你最正确的答案,即便今天我出手救你,日后你再遇到危险也会心怀侥幸,而一个心怀侥幸的杀手是注定没法活下去的,既然如此,早死一天晚死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师父冷漠的望着她,“记住,做这一行想活的久一点就必须变得冷酷,对别人更要对自己,不要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如果有一天你的目标是我,也不应该有任何犹豫。”

    她永远记得师父那晚在说出这段话时脸上冰冷的表情,但可惜五年后她遇到了另一个叫做小星的杀手。

    那是一个比她大三岁的男孩子,和她一样在很小时就被组织收养,可他和这里的其他孩子不同,他的脸上总是带着清爽的笑容,仿佛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烦恼,他就像是一道阳光照进了‘女’孩‘阴’暗的生命里,和他在一起飞雨第一次明白快乐是什么感觉,就连原本枯燥危险的任务也因为他的存在而变的不再那么难捱,她甚至开始幻想有一天能和小星一起离开组织,去找一处没有人的山谷,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每次想到这里她的心底就会一阵柔软,就连冰冷的脸庞上也会浮现出从未有过的笑容,而她的种种变化自然都被师父看在眼里,可师父这次却什么也没说。

    直到有一天她和小星被一起关进了那只大铁笼里,她终于从少年那张永远灿烂的脸庞上看到了一抹忧伤,七月七培养新人的方式一向简单而残酷,就仿佛养蛊一样,鼓励新人相互厮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挑出两人把他们关在一起,故意不发放给他们食物和水,只有其中一人死掉笼子才会被重新打开,最终留下的那一个自然是其中最强壮,最聪明的。

    类似这样的生死相搏她并非第一次参加,只是没想到这次的对手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她不想伤害的人,小星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看得出来少年心中也很恐慌,可他依旧拍着‘女’孩儿的肩膀努力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们两个都是被组织看好的潜力新人,他们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饿死的,只要我们谁都不动手,最终熬不下去的一定是他们,他们一定会为我们开‘门’的。”

    ‘女’孩轻轻嗯了一声,把头靠在男孩怀里,他们就这样在忐忑与不安中渡过了铁笼中的第一个夜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