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这是在做什么...

    怎么办?!以现在众人的站位,至少有三个人在回头时能发现那滩血迹,偏偏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张大镖头什么也做不了,虽说现在七人对他的怀疑已经淡了很多,但任何多余的举动依旧很不理智,宅男头很痛,要不干脆现在就撕破脸面先偷袭干掉一人?反正等下暴‘露’后还是要打的,先动手的沾光,后动手的遭殃。燃^文^书库774buy。访问:。·首·发

    他这边还在胡思‘乱’想,那边狗皮膏‘药’却已经转身打算离开了,宅男藏在袖中的右手也暗暗扣上了一柄飞刀,只等狗皮膏‘药’一起疑,他就紧跟着大开杀戒,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张大镖头只恨自己隔壁为什么住的不是妹子,不然这滩血迹还能用大姨妈之类的东西搪塞过去,至于‘床’上那胖子,生理构造上显然很难达标。

    狗皮膏‘药’回头,宅男所料不差,他的目光果然掠过了那只柜子,然而却没有任何停留,径直就向‘门’外走去,张大镖头愕然,这货难不成还是个高度近视?

    结果之后老者等人表现的也和狗皮膏‘药’差不多,纷纷转身离开,视线从柜子那边一扫而过,脸上神‘色’如常,显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这……近视难不成也会传染吗?宅男疑‘惑’,再扭头,却是发现柜子前不知什么时候起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他投来的目光,冲他甜甜一笑,正是先前那个提着‘花’篮的小姑娘。

    是她?宅男心中一动,旋即马上醒悟,关键时刻这妹子救了他一命,不动声‘色’的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滩血迹,这才让其他人没有看到柜子下的异常,但话说回来,两人非亲非故,这姑娘先前也的确是在追杀飞雨,为什么现在反倒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帮他,要知道如果暴‘露’,两人可是都会被当做是飞雨的帮凶,到时候凉州虽大,却未必还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帅?张大镖头虽然一贯自我感觉良好,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刘川枫那样的绝世美男,一见倾心,美‘女’倒贴之类的好事情他这辈子大概是没指望了,更别说这妹子还是敌对阵营的,就算剑眉星目5%的几率被触发,好感度也不会增加的如此离谱,否则他在街上随便瞪两眼,岂不是可以直接化身大众情人了。

    宅男心中有疑问,有心想要传音给对方一问究竟,可惜那姑娘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跟着众人一起离开了客栈。

    张大镖头又在楼下转了一圈,确认再没有其他人后才敲开了隔壁的房‘门’,飞雨没有开‘门’,隔着墙冷冷道,“你走吧,如果我没死的话,将来一定会想办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宅男无奈,“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来抓你的人,以你目前的状态,根本没法一个人活下来的。”

    屋内静了静,飞雨似乎在思考他刚才的这句话,片刻后终于又改了主意,却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进来。”

    张大镖头推‘门’,看到正半靠在‘床’上的‘女’杀手,说起来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之前飞雨在他脚边昏倒,某宅虽然已经打量过她几眼,但那时情况紧急,他也没怎么来得及细看,只知道对方生的极美,而飞雨这边却是没有任何意识,靠着顽强的意志力一路硬撑到这里,恐怕根本没怎么注意周围就昏厥了过去,所以对于宅男估计也没什么印象,而此刻飞雨醒来,张大镖头惊讶的发现这姑娘身上那份杀意竟然又凌厉了几分,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这姑娘年纪轻轻,真不知道究竟杀过多少人才能养出这么一身惊人的煞气来。

    而另一边,飞雨只是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好奇或者打量的神‘色’,她的看似乎只是单纯的看,并不包含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也没有主观的好恶,那目光里仿佛不存在任何温度般,冷冷的,两人双目相对,宅男从那双瞳孔中看到的只有提防和戒备。

    张大镖头有些尴尬,因为他终于想明白了这姑娘之前为什么不想让他进屋,刚刚为了误导群雄他把这妹子的外衣给扒了下来,现在飞雨的身上只有一件亵衣,却是无法完全掩盖她曼妙的身材,一大片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尽管宅男很想表示的绅士一点,但可惜他目光的落点还是彻底出卖了自己。

    唔,难怪大家都说上天是公平的,这么好看的妹子果然和传言中一样是个平‘胸’吗,还是说隔壁的胖子实在‘乳’|量太过惊人,两相对比之下,才显得‘女’杀手的‘胸’前更像是座平坦飞机场。

    “你看够了吗?”飞雨开口,打断了某人的福利时光。

    “诶?”宅男心虚中,赶忙收回目光,正打算为这妹子找件衣服什么的披上,结果却见飞雨二话不说,把身上唯一的一件亵衣也给脱掉了。

    我勒个去!!!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大镖头险些没把眼珠给瞪了出来,如果说之前还是福利的话那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是神恩了!即便是平‘胸’,可这也是货真价实的‘露’点啊,那一对儿‘挺’立在鸽‘乳’所带来视觉冲击却是一点也会因此而减少,如果不是那道几乎要将她的‘胸’膛贯穿的恐怖伤口,宅男恐怕已经可耻的硬了。

    “来吧!”飞雨却是表情平静,拖着受伤的身体躺在了‘床’上。

    “来什么?”张大镖头只觉得此刻大脑里一片空白,惊胆颤的问道。

    “做你想做的那件事情吧。”飞雨闭上眼睛,淡淡道,“你之前说的很对,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无论是死是活我都不想要欠你任何人情,所以你放心,我是不会反抗的。”她的口‘吻’依旧冰冷的仿佛没有任何感情,但话语中那一丝生硬却还是出卖了心底的紧张,她的睫‘毛’在微微颤抖,显然并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无论再怎么冷酷她也终究还是个少‘女’,她或许不惧生死,但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却会有着本能的抗拒和畏惧。

    宅男苦笑,“就算你这么说,可你‘胸’前的伤势那么重,又失血过多,稍微扯动一下可能就这么死掉了。”

    “没关系,你不用顾忌我的。”飞雨咬牙道,少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倔强,这姑娘冰冷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骄傲的心,就仿佛一匹走投无路的孤狼,固执的站在漫天风雪中,不愿靠近任何光亮,对其他人的怜悯和帮助始终抱有着本能的怀疑,她宁愿一个人在角落里‘舔’着伤口,也不想接受任何人施舍的同情。

    唔……这问题有些棘手啊,张大镖头挠头,他不是‘精’|虫上脑的‘色’|情狂,救飞雨也只是因为看不惯七月七的做法,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上一刀的感觉肯定很糟糕,何况她已经伤成这个样子,就算再怎么丧心病狂的人也不会选择在这时候和她去滚‘床’单,嗯,虽然不可否认这提议的确蛮有吸引力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