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章 这只是个误会

    书山派对七月七下达最后通牒的事情两天后整个凉州武林都知道了,宅男和刘川枫一直在默默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不是张大镖头吃饱了撑着为不认识的人瞎‘操’心,而是因为那天聊过之后某人心惊胆颤的发现自己貌似触发了一条特效八卦之魂。燃^文^书库774buy。更新好快。·首·发

    八卦之魂: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秘密!!!每当江湖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你的镖局都有一定几率提前得到预兆。

    这玩意儿是大娘的人物卡上附带的,几率触发类的特效果然有够坑爹,从装上到现在什么作用也没发挥过,拼脸不是宅男的强项,之前‘插’在职位栏里也只是为了填补空白,聊胜于无。

    然而昨天某人扫了眼镖局面板,主要想看看大燕移动的声望在护宝大会后涨了多少,结果却意外看到了这条特效正处于‘激’活中。

    不过为‘毛’咱神马感觉也没有?保险起见,张大镖头还去韩大夫的医馆里重新做了个全身检查,但检查结果出来后什么异常也没有,某人既没有通灵,也没开天眼,节‘操’依旧欠费,情商值更是一如既往的坑爹,出‘门’还踩到了香蕉皮险些闪到老腰。

    所以预兆什么的只是在骗人吗?宅男无语,但根据这特效的说明来看,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江湖即将有大事发生,想到这里张大镖头顿时心中又升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妈蛋,蜘蛛侠他那个死鬼叔叔好像说过一句很出名的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自己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如果将来真有什么要命的事情要发生,自己就算先得到暗示这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到时候究竟是像个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先知一样到处去警告别人,还是一声不响的跟着‘精’灵王一起离开中土世界?这是个问题。

    张大镖头这边还在纠结i,七月七那边却是在两天后对书山派的警告迅速做出了回应,出面的是一个叫做小宋的年轻人,小宋的原名叫做宋魁,但因为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平日里的样子看起来很是讨人喜欢,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喜欢喊他叫小宋,这个邻家男孩一样的少年在七月七中没有代号,然而大家有时候也会叫他宋判官。

    判官不是代号,而是职位,当年七月七中有三种人,第一种人处在明面上,负责接单和评估风险,江湖上习惯管他们叫做判官,第二类人则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杀手了,判官接单,按难易程度分派给组织内的杀手任务,杀手接到任务只要去杀人就好,还有第三类人,江湖人称验尸人。

    小宋是这一代的判官,而且是唯一的判官,然而在此之前江湖中却没有人听说过他的存在,重新建立的七月七有点神秘,就连本应该在明面上的判官都没在武林中‘露’过面,如果不是这次书山派下达了最后通牒,几乎没人知道七月七的现任判官就是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

    这是个略有些气闷的下午,天空中还下着绵绵的小雨,雨水打在窗外的海棠上,淅淅沥沥,小宋撑着一把油纸伞孤身一人站在书山派的山‘门’外。

    守‘门’的弟子得知他的身份后没有迟疑,马上通知了‘门’派的高层,之后小宋被还算客气的请到了书山派一座偏殿中,七月七是杀死书山核心弟子的凶手,这些人显然对小宋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没有直接动手就已经算好的了,看向他的眼神里很是不怀好意,给他端上来的茶水也是凉透的,然而小宋的脸上却始终带着一份淡淡的笑意,这年轻的人有着和他稚嫩的外表毫不相符的沉稳。

    半晌后‘门’外有脚步声传来,进来的人是那个手臂上有伤疤的供奉长老,七月七不比当年,在如今的凉州只能算做是个二流势力,别说来的只是宋判官,就算是七月七的老大在这儿也不一定能就能见到书山掌‘门’,实际上如果不是事涉‘门’下弟子,书山派根本就懒得搭理如今的七月七。

    巧的是书山派的供奉长老居然也姓宋,宋长老看着眼前那个低着头,笑容腼腆的少年,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你说自己是七月七这一代的判官,可有什么凭证?”

    小宋想了想,很恭敬的答道,“前辈应该能发现,晚辈身上没有任何修炼过真气的痕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前辈想要的凭证呢。”

    小宋这话说的很委婉,宋长老却很容易能听明白其中所饱含的意思,当年七月七最鼎盛的时候当然没人敢打着它的名号招摇撞骗,而现在的七月七自然没有当年那种恐怖的威慑力,可要对付个没有武功的普通人却还是绰绰有余的,小宋既然敢在江湖上放出话去他是这一代的判官,那他就一定是这一代的判官,否则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一个死人,这种要命的玩笑没人会随便‘乱’开。

    初步核实了对方的身份,宋长老对于七月七的反应速度还算比较满意,小宋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在刚刚得到消息后就出发往书山赶,一路马不停蹄,就冲这点来看七月七对于书山派倒是表达出了足够的尊敬。

    再然后就是关于书山弟子之死的问题了,他倒是很想看看,在做足了姿态后眼前这个判官少年又会给出什么样的解释,这解释最好也像他本人一样有诚意,否则不用七月七动手,他今天就没法活着走下书山了。

    “前辈,这……是一个误会。”小宋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很是诚恳道,然而他这个ccav般公式化的回答却让宋长老的脸‘色’又重新变得难看了起来,宋长老看向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寒冷,仿佛在望着一个死人。

    不过在这宛若实质的杀意面前,小宋却依旧镇定自若,侃侃而谈,“飞雨,的确是我七月七的人没错,然而她却并非是通过组织接下的这张单,我想关于这个问题在下这个判官是最有权力发言的人,现在的七月七走的是上‘门’推销的路线,我们已经很久不再接找上‘门’来的委托了,李一这一单确切来说属于是飞雨的‘私’活,我这里没有任何相关记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