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近登场的高手...

    “护宝大赛结束后,主办方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个参赛者,这人叫李一,无‘门’无派,三十二岁,富平县人,在当地给一户有钱人做护院,有点真材实料,据说有钱人家的二少爷不太喜欢他,因为他有次想要强|‘奸’家里一个小丫鬟时恰好被路过的李一撞破,出手制止,之后二少爷一直对他怀恨在心,百般刁难,于是他就生出了换雇主的打算,这次来参加护宝大会就是想闯出点名堂,看会不会有人看上自己,结果第六日后就没人再见到过他。燃^文^书库774buy。访问:。”刘川枫道。

    “这个……也很正常吧,参加比赛到一半突然不见,或许是家里那边发生了什么急事离开了,或者自觉夺宝无望就打道回府了,再狗血一点的,半路上碰到了失散多年的小学同学或者真爱什么的,一起去瞒着所有人去路边的小旅馆里啪啪啪,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宅男不以为意,大家都是成年人,想去哪里不可以,也不需要得到谁的批准,这事儿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你说的没错,一开始组委会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但闭幕式后书山派一点人数,发现自己也少了个弟子,这时候才有人想起来了,说那个弟子正好是负责在暗中监督和保护李一的人,于是商盟和书山派纷纷派出人数去搜查这两人的下落,结果三天过后一无所获,派去李一家的人也回话李一并没有回家,他的老婆孩子都表示自从护宝大会开始后就再没见过他。”

    “哈,有没有搜查下附近的汽车旅馆?”某人‘胤’|笑。

    “不存在你想象中的那种情况,李一和他妻子的关系很好,两人婚后一直相敬如宾,连吵架都很少发生,李一也不喜欢应酬,只要有可能每天都会很早回家,一家人在邻里乡亲的眼中一直是模范家庭。”

    “啧啧,这样平淡如水的婚后生活,真亏他能坚持这么多年,说不定心中隅就对这种一成不变的婚姻感到不厌其烦了,迫切想寻找点新鲜刺‘激’感了,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矛盾,争吵也是缓解矛盾的一种手段,没有争吵不代表矛盾就不存在,一直累计下去就好像埋下一颗定时炸弹,总有一天会达到临界点,到时候就是嘭的一声,两人都被炸的尸骨无存……”

    “所以现在你是打算和我来讨论七年之痒吗?”刘川枫面无表情道。

    “唔,算了,你还是继续讲下去吧,不得不承认你之前的话已经成功吊起了咱的胃口,我现在倒是也有点好奇这个李一的下落了。”宅男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最后有人看见李一是在b县的大街上,根据目击者所称当时李一走的很快,似乎急着要出城,不过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正常,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由于当时他的身上没有携带任何宝物,所以目击者对他下一步要去哪里并没有什么兴趣,两人就这么擦肩而过了,组委会以b县为中点,扩大了搜索范围,果然五天之后有人发现了李一。”

    “哦?!他在哪里?”

    “武安县。”

    “武安?”宅男疑‘惑’,“这不可能啊,之前不止商盟、书山的人还有其他参赛者都在武安,他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的,为什么最初没人看见他?”

    刘川枫叹了口气,“因为他藏身的地方实在很绝,绝到就算你从那里经过,距离他只有几丈的距离也根本想不到他会在里面。

    李一究竟藏在武安县的什么地方?以商盟和书山在凉州的影响力这个地方就算再隐秘也没道理一点蛛丝马迹都察觉不到,更何况李一无论藏在哪里总要吃饭透气活动的,这时候难免被其他人给看见,他是怎么解决自己各种各样的生理需求的?

    答案很简单,因为李一已经死了。

    他就躺在韩记棺材铺的一口棺材中,棺材是店里的老师傅半个月前刚做出来,只是那个客人比较奇怪,付过定金后就一直没有淤出现过,于是这口杉木棺材就一直在店里放着,直到几天前,有人闻到里面传来的怪味儿,于是打开一看,结果发现了里面的死人,店里的伙计顿时吓了个半死,老板赶紧报官,再之后商盟的人也赶来了,认出死者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李一。

    “仵作验尸后得出结论,李一的死亡时间应该就是他失踪的当天,死因也很明显,是咽喉处的刀伤,看得出来这一剑是高手所为,出刀极快,李一的脸上甚至还残留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似乎不相信世间竟有这么快的刀。”

    宅男呵呵,“他才见过几个高手,有什么相不相信的,不过这李一也是登堂入室境界的高手,对方能一刀划破他的喉咙怎么着也得是蒋正那个水平段的人了,唔,咱他喵还没提升境界,怎么最近登场的高手就突然多了这么多?这让咱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妹,作者你敢不敢再坑爹一点。

    刘川枫没理他,接着道,“之后有衙‘门’里厉害的捕头根据他鞋底的土质还有衣服染上的泥点推断出了他的遇害地点,那地方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山谷,人迹罕至,没人知道这谷底到底有多深,大家在山崖边发现了一把断剑,经过认定就是失踪弟子的的佩剑,顿时一片哗然,众人当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归知道,却没人敢相信,书山派在凉州武林就好像土皇帝一样的存在,有多少年了,书山派有多少年没有弟子出过意外了,如果是公平约斗也就算了,偏偏还是被人袭杀,这种事情简直和在太岁头上动土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更关键的是死的这个弟子还不是一般人,是书山传功长老的儿子,书上掌‘门’的侄子,书山派最核心的弟子,和雷泽涛的弟弟雷震子的直接竞争对手,换句话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任掌‘门’将从这两人中诞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