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请你一定要调教...

    为期十日的护宝大会终于落下了帷幕,大燕移动镖局在最后关头凭借流川枫的超神发挥,成功逆袭,和丁灵灵并列成为最后的优胜者。燃^文^书库774buy。更新好快。之后张大镖头接受了组委会安排的专访,详细叙述了本次夺冠的经过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这是为了接下来即将出版发行的《护宝奇兵》做准备,而另一个主角丁灵灵却在闭幕式结束后就神秘消失了,临走前她和刘川枫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最终两人互相拥抱了一下,各奔东西。

    张大镖头傍晚时分,提着一壶酒敲开了刘公子的房‘门’,“喝一杯?”

    “嗯?你不是不喝酒吗?”刘川枫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拿出了两个酒杯,宅男看得出来他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无动于衷。

    “哈,今晚我就舍命陪君子嘛。”张大镖头拉过小二,塞给他一两银子,让他帮忙找点下酒菜去,这么晚客栈的大厨早就下班了,不过宅男的赏钱给的够足,小二表示吃的还是可以‘弄’来的。

    流川枫不说话,倒酒,一饮而尽,宅男偷偷打量他的神‘色’,嗯,基本上还是比较平静的,并没有普通人在分手后痛苦,愧疚,悔恨等负面情绪,但这种事情也很难说,有些人心越是痛的厉害,反而表面上会越平静,这其实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说不定已经萌生了死志……张大镖头很担心,扫视一下刘公子的房间想看看有没有藏着什么利器,结果果然在桌边看到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刀。

    啊啊啊!!!这里怎么会有一把刀?!如果咱没记错的话刘川枫的佩刀已经被他给卖掉了啊,怎么现在房间里又多出一把来?!难道说……宅男的心中顿时泛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办,怎么办,咱现在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拯救眼前这个为情所困已经站在悬崖边上的大好青年?!张大镖头焦急的思考着。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许久后,刘川枫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神经病,你盯着自己的佩刀干什么?”

    “…………”

    啊咧?!原来这是我的刀吗?我说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看来是我之前进房间的时候随手扔在桌子旁的啊。宅男脸不红心不跳,又把目光移了回来,端起桌上的酒杯,“婚约的事情解决了吗?”

    “是啊,之前还在船上的时候,我和她有过一个约定,如果我们能拿到这次护宝大会的优胜,她就会把婚约解除掉。”流川枫淡淡道。

    “诶?这样真的好吗?难怪她后来那么拼命啊,这姑娘虽然凶了点,但看来对你不错啊,我看她未必会多在乎你有没有离开刘家。”

    “额,你可能误会了什么,她拼命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因为不想输。”

    “哈?!这两者间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刘川枫苦笑,“不可否认我们之间对彼此都有一定的好感,但也仅仅只是好感而已,还谈不上爱情,我们间的联姻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家族的需要,我离开刘家她或许并不在乎,但反过来就算我还在刘家她也未必有多喜欢,更关键的问题是,她从小就是个很好强的孩子,而这次解除婚约是我先提出来的,这份赌约与其说是在挽留我,到不如说看看在这件事情上谁能取得主动,其实就算最后赢得人是她,她也还是多半会同意我先前的提议,只是这次轮到她先开口而已。”

    “啧啧,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欢迎加入单身狗的阵营。”

    …………

    护宝大会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宅男和雷泽涛告别,两人互换了通讯地址,雷泽涛邀请他有空去书山玩耍,张大镖头则欢迎雷胖子来青阳搞基,之后就是其他一些半生不熟的朋友,不得不说,出‘门’在外果然很容易就扩大了自己的社‘交’圈,不过即便如此,相比之下某人觉得还是在家中宅着更舒服一点。

    之前被他们淘汰掉的宁朗也向四人表示了祝贺,这倒有些出乎张大镖头的意外,毕竟自己这边也是稍微用了点小计谋才把这家伙拿下的,没想到人家不但没记仇,反而显得很大度,宁朗表示,比赛嘛本来就是充满对抗的,而且他虽然没能拿到一件宝物,可以为在三人的夹击下展示出了不错的身手,如今已经被某神壕看中,高薪聘请为护卫小队的队长,也算是皆大欢喜,另外晕血少‘女’和她的师父、师兄也来拜访了张大镖头。

    看妹子脸上的表情,显然对某人怨恨难消,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鄙夷,不过可能因为她师父先前有过‘交’待,因而晕血少‘女’只是撅着小嘴,一句话都不说,咱在原地使出瞪眼神功,看我瞪你瞪你瞪你……妹子一直在很努力的怒视着张大镖头,可惜宅男脸皮太厚,自动反弹伤害。妹子瞪了一会儿除了自己依旧气的要死外没有任何收获。

    相反她的师父却显得很客气,笑呵呵的和张大镖头打着招呼,这反倒让宅男有些紧张,搞不清老头的来意不由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我去,少年你是有多贱)。

    两人从凉州武林一路聊到巴以局势,世界和平……聊得众人全都昏昏‘欲’睡,几近崩溃,最后还是老头中先扛不住了,打断了还在那里畅谈民主自由的某宅,“咳咳,不知张镖头觉得小老儿这两个徒弟怎么样?”

    “很好很强大啊。”张大镖头在这种时候显然是不会说实话的,就好像有脱团的友人洋洋自得的带着自己新‘交’的‘女’朋友来问你,我马子好看不?你永远不能告诉他那残酷的真相……哇,你‘女’朋友长的好像毕姥爷!这绝壁是友尽的节奏。

    然而灰袍老头却并不是那种自欺自人的人,摇了摇头叹气道,“我这大徒弟倒还好,小徒弟的天资虽然由胜她师兄一筹,可奈何心‘杏’实在是太单纯了点,这次比赛上就能看出来,被张大镖头你耍的团团转,唉,说起来这也是老夫的错,之前对她的保护有些太过了,让这孩子没怎么经受过江湖的洗礼,现在想要为她补上这一课,却总是狠不下心。”

    “诶?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来帮你上完这最后一课吧?”宅男惊讶道。

    “是啊,小老儿我想了想,只有让我这小徒弟离开了我和她师兄的庇护,才能让她真正的成长起来,所以我希望你能收下她,让她加入你的镖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