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看来我真是错怪...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一片哗然。燃^文^书库774buy。访问:。

    本届护宝大会组委会别出心裁,硬生生搞出了八件宝物来,其中四件被丁灵灵得到,剩下四件,大燕移动拿到其中三件,另外一件比较蛋疼,卡在了起点,根据最近得到的消息,当初买宝的哥们直到第七日的时候依旧杯具的被堵在上元县里,于是大家基本也都死心了,从上元到武安没有五六天是跑不过来的,就算你轻功超绝,不休不眠玩儿命狂奔,最少也得四日,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了,所以对这件宝物,大家只能选择放弃。

    但现在比赛结果公布,大燕移动和丁灵灵并列成为冠军,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大燕移动拿到了最后这件宝物,可三天时间,这……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大家一起扭头望向大燕移动的三人,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伙人昨天就已经成功抵达终点,之后还有人看见他们在酒楼开party,貌似根本没有离开过武安县,第四件宝物难不成是自己长翅膀飞过来的吗?

    长翅膀这种事情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张大镖头目瞪口呆的看着从人群中走来的刘川枫,问一旁的贝尔格里斯,“我是不是见鬼了?”

    刘公子和几日分手前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不,或者应该说气‘色’更好了,完全没有任何长途跋涉或者旅途劳顿的狼狈之‘色’,看起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另外他腰间空空如也,取而代之的右手上的一个包裹。

    “你的。”刘川枫没有废话,把包裹直接抛给了宅男,张大镖头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正是一块儿极品寿山石。

    宅男凑上去,心惊胆颤道,“这……该不会是你从哪个地摊上买来充数的吧?”

    “呵呵。”刘川枫懒得和某人一般见识。

    “上元县的那块儿?”

    “嗯。”

    “我靠!!!你是怎么办到的?”张大镖头显然也不能再淡定下去了,妈蛋啊,三天时间,这家伙是怎么从上元跑到武安,而且连发型都没‘乱’一丝的?!就算刘翔也根本办不到吧,更何况这货的轻功也就在平均水准之上一点点的地方,这太他喵的不科学了,周围一帮围观党也纷纷抓耳挠腮,对这问题的答案好奇不已。

    “哦,那个啊……”刘川枫淡淡道,“我坐马车来的。”

    “…………”

    啊希巴!众人一起爆粗口,真相总是无比残酷的,很久之前有人问过一个问题人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答案是一个会用工具一个不会,大家泪流满面,这他喵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智商压制?

    其实这件事情严格来说还真不能怪众人太脑残,马车作为一种常用‘交’通工具不可能没人注意到,但从比赛开始一直到现在除了刘公子外却连一个坐马车的也没有,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因为安全‘杏’问题,坐在马车中视线会被严重搁挡,根本没法观察到四周的情况,很容易被人偷袭,一枪捅进来,基本上一扎一个准,除非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否则宁愿选水路也不会有人选马车,而且组委会给定十天的时间,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误导大家。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贵,没错,马车速度最快,舒适‘杏’最高,而且不像船只能在河里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只要不是太崎岖的山路,马车都能选择最快捷的路线,但也因此价格高昂,就算最简陋的马车租赁价格也远超船票(当然,维多利亚三号那种豪华游轮除外),这就好比你从北京打车去上海,还他喵丧心病狂的选择打表一样,半两银子的启动资金根本经不起这么烧。

    综上所述,马车这种选择只是在大家的脑海里闪现过一下后就已经被排除在外了,而对于刘川枫来说,却并不存在所谓的安全问题,他是在比赛进行到第七日时重新回到起点的,这时还在上元的参赛者已经取胜无望,自然没人再会去偷袭埋伏他,甚至就连注意他的人都没有了,刘川枫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车马行,租了辆马车……

    “等等,可是你哪里来的钱呢?咱还记得护宝大会上有明确规定,死亡银两是会全部掉落的,也就是说你回到上元县的时候身上应该一分钱也没有啊。”沫沫问出了所有人心**同的疑‘惑’。

    “嗯,所以我卖了点东西。”

    宅男这才注意到刘川枫腰间的佩刀不见了,那东西是肖铁柱最初根据《基础铁刀铸造图》冶炼出来的五把宝刀之一,虽然其貌不扬,但却异常锋利,虽然比不上兵器谱上那些神兵,但也算一把不可多得的武器了,一刀在手,和人对砍还是很有优势的,真要拿去卖估计能值个几十两银子,这东西虽然不错,但刘川枫把它卖掉张大镖头也没什么意见,要知道换回来的可是一万两银子啊!!!拿去买把真的神兵都可以了,而且铁刀虽好,却只是肖铁柱打造的第一代产品,只能算是练手之作,相信他以后还会有更多更出‘色’的作品,所以卖了也就卖了。

    这笔钱刘川枫从其中拿出十两租了辆马车,又取了五两在城中找到了之前买宝的倒霉哥们儿,这家伙绝对算是这届护宝大会第一大悲情人物,‘花’巨款买下宝物却连上元的城‘门’都出不去,现在倒是没人再去堵他了,可他也永远到不了终点了,坐在城墙上木然的眺望着远方,一副看破红尘,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刘川枫走到他身边,那人没回头,语气平静的问,“看,你从这里能看到什么。”

    “云?还有山?”刘川枫皱眉。

    “错,那是我能看到的东西,你看到的应该是一个白白赔了一百两银子却连城‘门’都出不去的傻‘逼’。”

    “不。”刘川枫把五两银子拍到他的身边,正‘色’道,“你现在应该只是个‘花’了九十五两银子而且可以走出城‘门’的傻‘逼’。”

    “嗯?”那哥们儿终于回头,一见刘川枫顿时大怒,“妈蛋,你不就是那个害我变成傻‘逼’的家伙吗?”

    “是我‘逼’你买的吗?是我喊人把你堵在城里的吗?”刘川枫虽然被人揪住衣领,却面‘色’不改,“孩子,人非圣贤,这一生总是难免会犯点错误的,重要的是知错能改,亡羊补牢的故事听过没?”

    “亡你妹!”那人破口大骂,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现在就把手里的这个王八蛋给从城上丢下去,可惜负责监督执法的书山弟子嗖的一声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城内是安全区,禁止动手,再有下次直接取消比赛资格。”青袍人冷哼一声又消失不见了。

    悲催哥悻悻然的松开了双手,悲愤道,“你害我还不够惨吗,现在又来找到我到底想怎样?”

    半晌后,悲催哥紧紧地攥着手里的五两银子,眼含泪光的看着刘川枫远去的背影,心中感慨着,真是一个好人啊,这宝物在自己手中已经毫无用处了,比赛结束后就会被组委会无情的收回,现在竟然能用它换来五两银子,可算是意外之喜,看来之前是我错怪他了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