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哥你难道要单...

    又一队人举着火把从二人藏身的杂货间前匆匆经过,好在暂时还没人进来查看,不过旋即张大镖头就猜到了对方的用意,这些负责巡逻的杂兵现阶段的目的只是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避免他们逃跑,所以他们并没有吁么搜查这些房间,显然就是想将他们困死在兽王庄内,如果所料不错,对方一定还有后手。燃^文^书库774buy——

    左一舟也知道现在情况危急,于是长话短说,“沈君停止服‘药’后不但三个月就有了身孕,次年为我诞下了一个‘女’儿,小安,我们两个的感情也因为这个小生命的出现而变得更加亲密,我虽只是一个煤,可也并不完全是个笨蛋,之前沈君与我相敬如宾,却一直让我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直到她有了我的骨‘肉’,这种距离感才逐渐消失,我们也越来越相爱,但与此同时,这也深深的刺‘激’到了顾全,尤其是小安的出世更是令他愤恨‘欲’绝,于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发了叛‘乱’,然而这些年来,他虽然已经把我架空,利用大主管的身份暗中培养了不少自己的爪牙,可我毕竟还是兽王庄名义上的主人,除了一些忠心耿耿的老人外,另有一批人数众多的中立派,他想要成功篡位这些人的态度是关键。”

    “顾全找到了沈君,希望她能出面诬陷我,尤其我先前除掉过几个品行不端在江湖上作恶的庄客,顾全想要从这方面入手,制造这几人和我早有冲突然后被我找借口杀掉的假象,结果被沈君一口回绝,初为人母,沈君的一颗心几乎都放在了刚出世的‘女’儿身上,顾家的大仇也已经得报,她又爱上了我,不想再迁就顾全的野心。顾全大怒,他觉得自己家破人亡,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全是沈君的过错,而他自己又亲手把沈君送给了别的男人,他不能接受自己连尊严都输掉却依旧一无所获的结局,最终气急败坏的顾全忍不住伸手掐住了沈君的脖子。”

    “等他稍微恢复一些理智的时候才发现身前的沈君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息,顾全知道自己这下是闯了大祸,但不得不说此子心‘杏’异常狠毒,索‘杏’一不做二不休,迅速的想出了之后的对策,等我回到兽王庄,还没来得及回屋就被顾全给拉去喝酒,以有心算无心,顾全将我灌醉,等到一觉醒来,我头痛‘欲’裂,于是唤沈君帮我去倒水,可身边那人却依旧侧卧没有任何反应,我心生疑‘惑’,伸手去拍沈君,这才发现沈君的身体异常冰冷,轰的一声有什么在我的脑海中炸开,我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抱起沈君的尸体我还没法接受妻子已死的现实,踉跄着出‘门’想要找大夫,可没想到顾全早已经带人在我的‘门’外埋伏多时,之后的事情相比你也能猜到了,顾全污蔑我说我杀了他的妹妹,然后号召大家一起把我赶出兽王庄,我当时浑浑噩噩,还沉浸在沈君离世的痛苦中,根本没有出言反驳,直到顾全和他的手下扑上来,我才依靠着本能和他们战到了一起去,顾全打的好算盘,想要趁‘乱’先把我干掉,可没想到庄内那些老人早有防备,我们双方厮杀了一整天,现场很是惨烈,最终顾全那边先支撑不住了,他手下那群人都只是为利而来,如今局面焦灼他们自然一个个都打起了退堂鼓,于是这场战斗最后的赢家还是我,可我却只想大哭一场,这时的我哪还不清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站在这片尸山血海中,想着死去的沈君还有那些对我忠心耿耿的庄客,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天底下最蠢的傻瓜。”

    张大镖头听完这故事后叹了口气,他看的出来左一舟没有说谎,“让我想想看,这个顾全那天是不是并没有死在你的手上?”

    左一舟闻眼中燃起熊熊怒火,“没错,他最后见势不妙也逃了出去,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着他的下落,可惜他好像已经离开了凉州,但我知道他迟早都会回来的,我和他有杀妻之仇,他对我亦有入骨只恨,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太久,今晚我们终于能做个了断。”

    左一舟的语气很是平静,宅男闻言心中却泛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我去,看这家伙的样子八成已有死志,和自己耐心讲完这个故事多半就算作是自己的遗言了。

    果然,左一舟开口,“等下我会冲出去,此事与小兄弟无关,你可趁‘乱’离开。”

    啊?!张大镖头又开始挠头,没听这故事的时候自己就不太好意思抬脚走人,等听完这故事……听完这故事自己就他喵的更不好意思一人离开了啊!听左一舟所言,就算用屁股都能猜到这次顾全敢回来,肯定不会是孤身一人,而反观左庄主,却是完完全全的光杆司令,而且走的还是武力型的路线,身边连只狗头军师都不带,就这么冲出去估计连仇人的衣角都碰不到就要被人分分钟给剁成‘肉’馅儿,“唔,对了,说起来兽王庄里的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左一舟回答说,早在他得知顾全要回来的消息后就把大部分人都给遣散了,只剩下一些无关紧要的杂役和‘门’卫,这些人不久前也被他赶出了兽王庄。

    靠,难怪之前自己在树上‘毛’线都没遇到,可是不对啊,左一舟连自己的手下都不忍心伤害为什么却没把自己的‘女’儿给送走?张大镖头忽然脸‘色’一变,不好,难道马小‘花’拐卖人家‘女’儿的事情已经暴‘露’了?!

    左一舟点头,爽快承认,“那位马小兄弟应该是你的朋友吧,你放心,他现在很安全,我有个心腹带着他和小安已经离开了。”

    某宅老脸一红,妈蛋,这种事情居然被人家逮个正着,真是太丢脸了。

    左一舟倒不怎么生气,反而苦笑道,“我知道马小兄弟是一片好心,外面有些‘乱’七八糟的传言,这种事情会被误会也是没有办法的,小安这孩子很苦命,那天她正好在‘床’下,亲眼目睹了顾全掐死了她母亲的全过程,受到了惊吓,从此脸上再没有任何表情,也不喜欢见到外人,所以一直和我在庄子里相依为命,如今她肯接纳除我之外的人也算是件好事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