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一章 听你这么一说更...

    兽王庄。免费下载。 更新好快。地牢的某间牢房里。

    马小‘花’蹲在地上,叼着草根百无聊赖的画圈圈。

    正如某人之前所推测的一样,他趁人平安镖局四人不备,抢到或者干脆说偷到宝物后就知道自己根本跑不出去多远,以他的武功能活到第七日本来就是个奇迹,就更不用说和别人‘交’手了,随便碰到哪个夺宝者都够他喝一壶,所以这货按照和丁灵灵的约定直奔兽王庄而来。

    在用两颗小石子反复调戏过‘门’口的守卫后,小飞贼如愿以偿的被两个恼羞成怒的龙套给抓了起来,直接丢到庄内的地牢里去了,于是他的使命基本已经完成,接下来只要老老实实在这儿等着丁灵灵救他出去就好了。

    至于他是怎么和丁灵灵‘混’在一起的,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如果非要概括一下嘛,那就是马小‘花’狂奔出上元县不久后被早有婴谋的丁灵灵给轻松截下,没收了他身上的宝物,不过仁慈善良的丁灵灵临时改变主意,决定饶他一条小命,并且将他收编为自己的御用狗‘腿’子,简而言之,马小‘花’成了丁灵灵的临时召唤兽,而且还是最低等的那种,但好处也不是没有,丁灵灵承诺比赛结束后会根据马小‘花’的表现支付相应的报酬,这对于本来已经打算放弃比赛的小飞贼来说倒不失为一份好工作,起码也可以赚点回去的路费。手机小说75

    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马小‘花’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的,除了周围这些狱友让他略感蛋疼。

    兽王庄的地牢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很久的样子,实际上自从现任庄主发布封庄的命令后,已经很久都没有外人进过这庄子了,所以这地牢也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关押过任何犯人,至于庄内那些庄客,仆人之类的如果犯错则另有其他地方可以待,所以现在这里反而变成了饲养和培育动物的地方。

    就比如此刻的小飞贼,他的对面住着一群野猴子,其中一只还在冲他呲牙咧嘴,而左手边则是一只在安心吃草的山羊,这玩意儿简直毫无素质,一边进食一边还在排泄,而从它身上传来的浓郁味道更是让马小‘花’‘欲’|仙‘欲’|死,但这些和他右手边的恐怖生物一比就又都不算什么了。

    “卧槽!开什么国际玩笑!蟒蛇什么的难道不应该是一种生活在热带和亚热带的动物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等马小‘花’看清了‘阴’影中盘踞的一坨生物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不由恐慌了起来,要知道每间牢房间都只被几根木柱子相隔开,人虽然挤不过去,可不代表地上那坨东西也挤不进来。

    这时就听牢房外的走廊上传来一个冷冷的童音,“别怕!小‘花’很乖的,它是不会伤害别的生物。”

    马小‘花’闻言抬头向外望去,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牢‘门’外多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怪的小姑娘。电子书小说下载75/

    她有一张很漂亮的脸蛋,毫无疑问,将来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可偏偏那张脸上却没有分毫的表情,仿佛是个‘精’致的瓷娃娃一样,似乎永远也不会拥有喜怒哀乐这样的人类情绪。

    “面瘫luoli吗?”马小‘花’在心中暗暗吐槽,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神奇的设定,话说如果不是原本‘阴’森恐怖的地牢变成了动物园,身边环绕着一群奇形怪状‘乱’七八糟的小动物,这小luoli的出场倒是一个教科书般的恐怖片开头啊。

    但此刻嘛,因为对面笼子里一只短尾猴正在努力cos小飞贼的逗比表情而使得气氛变得有些莫名其妙,马小‘花’挠了挠头,糟糕,虽然活了这么大,但作为一个把一切都‘交’给右手的男人他和‘女’‘杏’打‘交’道的经验少的可怜,更别说对面这个拥有神奇属‘杏’的幼‘女’,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对方已经率先开口,他显然也不能残忍无视,这样的行为也太不绅士了,说不定会给幼‘女’的心里造成无法挽回的创伤(呃,少年你确定没有想多吗……),可真要轮到他开口又变得无比紧张,“哈,那条蟒蛇原来叫做小‘花’吗?你……你怎么知道它从来不伤害别的生物?”小飞贼顺着面瘫luoli的话往下讲,努力将这场突如其来的谈话进行下去。

    “哦,我上次做过实验的,把小红和小绿放在它面前,等过了会儿再回来小红和小绿就不见了,它们一直很淘气,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玩儿了,地上没有血迹,所以和小‘花’肯定没有关系的。”小‘女’孩儿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喂!”马小‘花’听的‘毛’骨悚然,虽然不知道小红和小绿是什么鬼,但听你这故事它们绝壁是被你口中的这个小‘花’给吃掉了啊,至于血迹什么的。如果咱没记错的话蟒蛇进食本来就喜欢一口吞,你这么一说我更害怕了啊,这玩意儿该不会从两间牢房的缝隙中钻过来吧!

    这时那个古怪的小‘女’孩儿却又重新开口道,“对了,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会说话的小动物,你叫什么名字?”

    “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的种族都应该和你一样是人类的吧。”小飞贼泪流满面,原来这种事情也会被人给误会的吗。

    小姑娘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似乎很是不解。“可是爸爸说这里养着的都是小动物啊。”

    爸爸?马小‘花’听到这个称呼倒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兽王庄的故事背景他自然也略有耳闻,难道现在他眼前这个面瘫luoli就是那个悲剧中被强迫着嫁给了自己父亲的可怜‘女’孩儿飞贼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女’娃娃才多大年纪,竟然已经被他那个禽|兽父亲给……

    看着‘女’孩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以及空‘洞’的双眼,马小‘花’只觉得心中一痛,紧接着他‘胸’中像是有什么地方被狠狠的触痛了,一股怒气霎时间从心底喷涌而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明明和他自己无关,却会让他如此愤怒!从小到大,马小‘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不然他也不会成为一个被人不齿的小飞贼,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从他刚懂事起父母就都已经去世了,为了养活自己和妹妹,马小‘花’什么事情都肯做,青楼里的小龟奴,挑泔水的苦力,恶棍手下的小偷儿,只要有口饭吃,他就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只是没想到他唯一的亲人最终还是离开了他,那一年的冬天格外寒冷,他在桥‘洞’下紧紧抱着妹妹渐渐冷去的小身体,头一次在生活面前流下了眼泪。

    无论失去了再如何重要的东西,人生总要继续,马小‘花’也不例外,后来他轻功小成,踏入江湖,顺理成章的转职成了一个小飞贼,每天忙着和护卫官差斗智斗勇倒也其乐无穷,之前那些段充满苦难的岁月也渐渐变成了回忆,他慢慢忘掉了青楼里老鸨那张尖酸刻薄的嘴脸,忘掉了泔水桶中那股令人窒息的味道,忘掉了做偷儿空手而归时被帮派老大毒打的场景,唯独没法忘掉那个小小的身影,那场大雪中两双紧紧相握的双手。

    那个他一辈子也没法再完成的承诺。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儿竟然让他又想起自己那个早已死去多年的妹妹,这一刻,那两道身影在他的心中就好像重合在了一起,他望着那双空‘洞’的双眼,几乎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

    “让我带你离开这里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