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三章 加我一个呗

    欧阳秀儿的心底泛起一阵寒意,“蒋大帮主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牵扯到其他人。”

    蒋正咧嘴,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没有于第一时间回答她,反而拔出了腰间那把佩刀,随手插在脚边,而他一个手下则推着那个惊恐万状的胖厨子到了他的身旁,之后胖厨子只觉得膝盖一痛,就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望着眼前那柄寒光闪闪的长刀瑟瑟发抖。

    蒋正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骰子,慢悠悠道,“既然欧阳前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那我这次索杏就来成全你,这里一共二十四个人……”

    “那个……这位好汉,打断你一下,应该是二十三个,咱也属于乘客组。”宅男突然举手发言,妈蛋这剧本好像不太对,后面铁定没好什么事儿,君子不立于危墙,他这边明知不敌,自然也没打算再给对方送人头。

    蒋正一窒,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反驳,他虽然凶狠,但一向信守承诺,不然三年前也不会依照赌约放欧阳老太和那小子安然离去,先前他好像的确说过不找乘客的麻烦,主要也是因为船上这些乘客的身份都不简单,要是一股脑全干掉容易把官府给惹毛,他这趟是来了结旧怨,没必要把场面搞的那么大,另外留下一部分人也方便逼迫欧阳秀儿,至于其他人,恐怕就不有那么幸运了。

    蒋帮主无奈改口,“咳,这二十三个人……现在他们的生死就掌握在你手里,和三年前一样,我们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来一决胜负,只要你在赌桌上赢了我,我就会放他们离开,而你每输一把输或者出千被我识破我就要杀掉他们当中的一个人,怎么样,这提议是不是很公平?”

    欧阳秀儿气的浑身发抖,“你这个刽子手!凭什么可以随意决定旁人的生死。”

    “因为……我手里有刀。”蒋正不以为意,水匪信奉的本来就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的那一套,他们出去劫掠,自然也做好了被别人杀死的准备,就算死于非命也只怪自己技不如人,锄强扶弱,尊老爱幼这种东西和他们从来无关,弱者既然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那就由强者来帮他们决定。

    欧阳秀儿愤怒,“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

    “没错,如果不是当年你多管闲事,这些人今天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我知道你年岁已高,并不怕死,但如果他们当中有人因你而死,你的余生恐怕都只能在悔恨中渡过。”蒋正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来吧,让我再见识下你那天的风采,看看这次你又能从我手上救下几个人来,哈哈。”

    “你这个疯子!”欧阳秀儿看这那人冷酷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这些人都是无辜的,我是不会和你再进行这种疯狂游戏的。”

    “很遗憾,你做出了一个最糟糕的选择。”蒋正拔刀,胖厨子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是为蒋正的心狠手辣,而是为胖厨子那夸张的演技,人家这边只是拔刀而已,还没来得及出手,那厮竟然已经鬼嚎着倒地身亡,扮起了死尸,更难得的是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给骗过了,一倒下去就再也没起来,竟然已经被吓昏了过去。

    蒋正哭笑不得,不过倒也不太在意,一刀劈下去就当做是剁饺子馅儿,恰在此时却听身旁的老太太突然开口道,“停!我答应你了,老身就来陪你赌这一把。”

    “不,是二十三把。”蒋正收刀,笑着纠正道,他早就料到欧阳秀儿坚持不了多久,她迟早会同意他的提议,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赌,那这二十三人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不赌,这些人就是十死无生了。

    “我们就来玩最简单的掷骰子比大小好了。”蒋正迫不及待的要去抓桌上那枚骰子。

    “慢!”欧阳秀儿问,“如果点数相同怎么办?”

    “呵呵,那就算平手,我们重新来。”蒋正这提议最是公平不过,欧阳秀儿也没有任何异议,但她紧接着又问道,“等等,那如果你出千被我抓到呢?”

    “哈哈,我出千……”蒋正说道一半却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忍不住一阵大笑,“算了吧,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如果你想和我玩拖延时间的把戏,等你那个老护卫上岸找官兵来帮忙,我劝你还是不要抱有这种奢望为好,那人还没下船就已经被我的手下给射成了刺猬,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天天亮,我有足够的时间来陪你耗下去。”

    欧阳秀儿的脸色终于变了,一颗心开始不由自主的往下沉,这是她最后的一张底牌,在还没到达这片险滩前实际上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于是派身边护卫老展暗中上岸去求援,没想到这一举动反倒害了展护卫。

    老太太遭遇一连串的打击,终于闭口不言,蒋正知道她不会再阻拦,笑了笑伸手去拿骰子,谁知这时却又有一个人开口,“呃,不知道你们这赌局还加不加人?”

    蒋正回头,惊奇的发现说出这句话的人居然是之前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宅男,张大镖头自从见识到了对面恐怖的战力后一直缩在角落装死,生怕再被蒋帮主给惦记上,眼见这货如此乖巧,蒋正倒也真美好意思再为难他,只是没想到这会儿他竟然又主动蹦了出来。

    欧阳秀儿皱眉,这小又在搞什么名堂,他那招换牌虽然厉害,可一旦对方有所防备,在武林高手面前是没太大作用的,更何况现在玩的又是骰子。

    蒋正饶有兴趣的望向他,“行啊,游戏嘛,玩的人越多越好,就是不知道你想用什么做赌本呢?”

    “这艘船怎么样?”某宅正气凛然道。

    众人一起吐血,你妹,还敢再无耻一点吗,这船又他喵不是你的!!!

    “小子,你在耍我吗?”蒋正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就算他真的赢下这条船也根本开不走,以这条游轮的航行速度,在清河中根本甩不开那些追捕他们的官兵。

    “呵呵,开个玩笑。”张大镖头擦了把冷汗,把背上的包裹抛了过去,“那你看这两件东西怎么样?”

    江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