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给你一张过去的...

    “可是,我们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啊。燃^文^书库774buy,最新章节访问:。”那个声音轻轻叹息。

    下一刻,她仿佛坠入了一片深不见底的寒潭中,心底涌起一片刺骨的寒意,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直到此刻她才发现那人竟是如此的陌生。

    “有人说,如果你没有深爱过一个人,也就不会认认真真的去恨她。”书生笑了笑,“这话一点道理也没有,因为我发现自己竟然连恨你都做不到,你知道吗,这六年来每个清晨我睁开眼,都要重新接受一遍你已经离开我的现实,有时候我会难过的想要马上死掉,可我听说‘阴’曹地府里有座奈何桥,上了那座桥的人都要喝一碗孟婆汤,忘掉所有的前尘往事,我害怕自己会连关于你的回忆都丢掉了,这件事情本身比死还要可怕。”

    “长生……”她哽咽道,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他的鬓角已经生出了数根白发。

    “是的,我想我是有理由去恨你的,我把自己所有一切都给了你,可你却还是选择离我而去,毫不犹豫的投入那人的怀抱里,看着我心爱的‘女’子甜蜜的依偎在别的男人身旁,这种痛苦你是永远不会理解的,可是阿夏,我为什么还是没法心安理得的去恨你呢?”长生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悲凉,“我把一切都给了你,可原来我所拥有的是那么少,就算是拼尽全力也没法让你快乐起来……比起你,我其实更恨我自己。”

    烛火摇曳,窗纸上书生的身影显得格外落寞。

    “我恨自己的软弱和无力,失去你我除了大哭一场外什么也做不了,后来我在余林停留了一些时日,喝遍了一条街的上所有酒铺,从早到晚,我每天都会喝的烂醉如泥,而最讽刺的是我用来买醉的钱竟然还是你留给我的,你还记得当时你说了什么吗,你说要我以后一个人好好生活下去,呵呵……可当你离开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沦为了一具行尸走‘肉’,又怎么才能去好好生活呢?”

    “……直到有一天,我把你给我的钱全部都‘花’光了,我终于决定离开这里,离开前我最后一次去到将军府的大‘门’外,看着那扇朱漆大‘门’,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我知道这些都是我一辈子也没法给你的,我猜,这大概就是故事的终点了吧。”

    “最终我一个人回到了余林,回到了那间空‘荡’‘荡’的屋子里,为什么之前我一直没有发现它是那么简陋呢?对了,因为那时你还在吧,有些人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魔力,像是能让你忘掉生命中的一切不快乐,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即便是再繁琐枯的事情也会变的生动起来,你知道吗,以前我从来都不觉得余林是个死气沉沉的地方,这里有我喜欢的一切,可后来我才发现我之所以喜欢这里的一切,原来是因为这一切都和你有关,当你离开后,生活又变回了一口片‘波’澜不惊的死水,……日子就是那样吧,凑凑合合,我在一家‘私’塾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勉强能够糊口,过年的时候也会帮别人写几副‘春’联赚点小钱补贴下家用,我试着像这座城里的其他人一样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尽量不去想明天,因为明天没有你。”

    “隔壁的李婶儿说我的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成家的事情了,她又说裁缝铺里有个叫‘春’枝的姑娘好像很喜欢我,她说那孩子不会嫌弃我家贫,她还说她等了我好几年,而且愿意再等下去……你看,在爱情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变的盲目,心甘情愿的成为一个傻子,那家裁缝铺我去过几次,可我却根本记不清那个小姑娘的样子,但我这次没有淤拒绝,不是因为我寂寞,只是觉得虽然我只剩下了一具空‘洞’的身体,可如果这具身躯还能给别人带来一点温暖,我想这也算是件好事吧……”

    “可我没想到就在这时,我会意外收到你寄来的那封信。”长生摇了摇头,“从小到大,你总是这么任‘杏’,以前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你总说有一天我们会有很多很多钱,让所有嘲笑过我们的人统统闭嘴,结果后来你真的做到了,现在那些人在你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你是燕小最宠爱的‘女’人,这样不是‘挺’好的吗,那为什么你又要回来呢?你有想过其他人的感受吗?我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渐渐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封信后,我的人生就又被你给摧毁了,就算我无所谓,你又让我该怎么去面对‘花’枝呢……你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为什么还是会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件事情都能称心如意的,你不可能每次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不停流下,夏天哭的那么凶,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他了,他们的爱情早在六年前就已经被她亲手埋葬了,她在一片歌舞升平声‘色’犬马中怀念着那间破旧的小茅草屋,怀念着那个人手指间的温度,她忽然想起宅男峪经说过的一句话,或许我们每个人都一样,直到失去了才会懂得去珍惜。

    可惜,爱情不是一道可以随便涂改的选择题。

    长生站在那里,冷冷的望着她,直到她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睁着红肿的眼睛用嘶哑的声音问他,“既然你已经不再爱我了,为什么还要帮我逃出来?”

    书生沉默片刻,开口道,“我说过的,我其实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可你毕竟也毁了我的人生……”他顿了顿,“所以,我也要毁了你的人生,这是件很公平的事情,不是吗?”

    夏天从他平静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丝恐惧,“你想做什么?”

    “据我所之,凉州有不少大人物都暗中垂涎你的美‘色’,可是却没人真敢碰你,因为你是燕小的‘女’人,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些大人物的胆子甚至还没有我们这些小人物大,嗯,当然你的身份是个不小的难题,凉州境内恐怕没人敢不给燕小面子,可如果大家不知道你是谁呢?”

    夏天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张嘴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手脚一软,竟然瘫倒在‘床’上,而更可怕的是她明明意识清醒,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长生叹了口气,“不用白费力气了,看到桌上那只蜡烛了吗,它有个名字叫做醉倾城,况且即便你喊出来也没有什么用,这只醉倾城本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提供的,呵呵,你大概也能猜道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了吧。”他又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阿夏你放心,我们毕竟曾经相爱一场,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来糟蹋你的。”

    他笑了笑,那笑容里没有一丝温度,“所以,等一下我会先闭上眼睛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