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我一点也不...

    哈?!等等,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的打开方式有问题吗?某宅的大脑陷入了长达半分钟的空白期。燃^文^书库774buy,最新章节访问:。

    如果不是手上传来的体温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自己的手居然被夏天握住了?这种事情也太奇幻了吧!唔,虽说能被‘女’孩牵手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况且又是夏天这样的‘女’神,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啊,貌似咱昨天才刚拉了师父的小手,现在再拉夏天的会不会太禽兽了一点?诶,这妹子之前不是‘挺’鄙视咱的,怎么突然又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这是在暗示咱什么吗?我去,她该不是喜欢上我了吧?虽然咱承认自己长得却是比较帅,可是…………

    那一霎那,宅男从盘古开天辟地想到了帝都申奥成功,脑电‘波’已然突破天际。

    夏天这个突然的暧昧举动不但让某宅瞬间凌‘乱’,也顺便刺‘激’到了另一边的圆脸壕。

    圆脸壕看的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可恶啊,这小子到底和这小妞是什么关系啊!不是他喵的兄妹吗?贵圈也太‘乱’来了吧。哼哼,等下如果被咱发现你们不是商盟的人,那自己一定要活埋了这小子。

    实际上二楼这几桌人的目光一直都集中于夏天的身上,她的小动作自然也被很多人都收入眼底,他们不知道珠宝展为什么脸‘色’转变的这么快,想来那枚金‘色’的铜钱有一定的蹊跷,这两人的身份可能并不简单,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珠宝展不但没把他们送走反而将这两尊瘟神留了下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在这里的都是人‘精’,哪还看不出珠宝展这是对他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却又心存顾虑,既舍不得快要到手的******,又不敢冒触怒两人背后的势力。

    “呵呵,一帮胆小鬼。”半晌后,东南角的一个道士打扮的枯瘦男人咧嘴嘲笑道。

    他这一记地图炮让很多人的脸都黑了下来,可出乎意料的,竟然没人敢开口反驳他,宅男发现珠宝展等人看向那道人的眼神中都带着深深的忌惮。

    哦?!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居然会是整座天香楼中最危险的人,宅男眯起了眼睛,不由的又郑重打量了他几眼,这货看起来一副邋邋遢遢的样子,一身道袍全是油腻的污渍,也不知道他已经几天没换了,腰间随随便便的‘插’着一把无鞘短剑,桌上只有半只烤‘鸡’却摆了三坛老酒,他一手捏着半个‘鸡’屁股一手端一只大碗,正在旁若无人的大快朵颐。

    看到这里某人就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大哥,装|‘逼’这种事情也是要讲卫生的啊,虽说看你这外形和气质走的是酒剑仙流‘浪’迹红尘,洒脱不羁的路线,可这也不是你饭前便后不洗手的理由啊,你这么搞下去晚年必然恶疾缠身,甚至患上皮肤癌悔恨终身也不是不可能啊,趁着你还年轻,不如早点转换未来发展方向才是正途啊亲,宅男不禁为祖国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感到痛心疾首。

    道士吃完手中的‘鸡’屁股,将手上的油污随便在身上蹭了蹭,不过就他那件脏的不像样的道袍,你很难说他到底是在用衣服擦手还是在用手擦衣服……之后他又挠了两下屁股,这一连串的动作看的酒楼中人都忍不住眉头紧皱。

    道士本人却毫不在意,哈哈一笑提着一坛酒摇摇晃晃的向宅男这一桌走来。

    圆脸壕的脸‘色’当场就变了,看的出来他是‘挺’想有人能替他出头,出手检查下这对儿小鸳鸯的成‘色’,可这个人却绝对不是邋遢道士。

    这古怪的道士的来历天香楼没一个人能说的清,这家伙应该不是武安本地人,因为之前从没在武安见过他,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一直在四处游‘荡’,也许恰巧经过武安,听说了天香楼的三件事后就一直赖在这里,等着和老板娘滚‘床’单,嗯,不得不说,这货的‘精’神还是可嘉的,但话说他哪来的这么多钱天天都能宅在天香楼里喝酒呢?

    “呵呵,你是不是很奇怪,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也能够上二楼?”道士在宅男对面坐下,用肆无忌惮的目光上下贪婪的扫视着夏天,圆桌下那只小手不由握的更加用力。

    “不,我一点也不奇怪。”宅男淡定道。

    “…………”邋遢道士抓狂,妈蛋,这小‘混’蛋怎么一点不按理出牌,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表示一下好奇吗,自己也好继续往下讲,你一句不奇怪这他喵的算什么?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宅男摇头,唉,所以咱一直搞不清你们这些反派的台词对白,明明就想说下去,偏偏又要用个疑问句做开头,这不是摆明了送咱致命一击的机会吗?你看,孩子那现在你是打算说还是不说呢,说的话是不是很没面子?不说的话是不是又忍的很辛苦?

    邋遢道士被某人一句话直接呛了个半死,努力憋了半天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倾诉‘欲’,决定还是无视了某宅自顾自的接着往下去,冷哼一声傲然道,“那是因为他们都畏惧我。”

    “嗯,这倒是事实。”宅男点头,“大哥话说你究竟有几天没洗过澡了,搁谁都会害怕的啊。”

    道士没鸟他继续说道,“你看二楼的这些人,非富即贵,一个个都自命不凡,普通人没有人敢来招惹他们,是因为害怕他们之后的报复,财富和地位为他们带来了安全感,也是他们自以为比别人高出一等的原因,可如果有人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游戏规则,比如老道我,在这武安城中无牵无挂,百无禁忌,谁要是敢惹‘毛’了我,我就直接一剑削了那人的脑袋,然后拍拍屁股消失的无影无踪,哈哈,这些傻|‘逼’一个个全都傻眼了,说白了他们都只是规则下的寄生物,根本没法和真正的暴力相比,小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出乎意料的,这次宅男却是格外配合,点头道,“道长你的意思很简单,也许这二楼的其他人会畏惧我们身后的背景,可道长你却不会,不管我们什么来历,你都不在乎,大不了爽过之后你就跑路,心情不好的话跑路前顺手干掉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呵呵,孺子可教,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又改主意了,老道我一向不喜欢太聪明的孩子,也许我现在就该杀掉你,然后再慢慢享用你这位小‘女’朋友。”邋遢道士‘舔’了‘舔’嘴‘唇’,目中突然凶光大盛。

    看他的样子,宅男就能肯定只有这家伙才是这座天香楼中真正危险的人,这个第一眼看上去貌不惊人的脏道人手上至少已经积累了好几条人命,如果肯‘花’时间去查一查各地的衙‘门’告示,保证不止一个地方在通缉他,啧啧,难怪二楼的人都害怕他,这货是不折不扣的邪道暴徒。

    好吧,那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张大镖头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长你确定自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暴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