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三章 哈哈,我猜的啦

    半个时辰后,顾平带着手下又马不停蹄的杀到了奎元楼。

    “你来这里是要找周公子?”展玉熊闻言一愣,眼前这个娃娃脸的少年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不知为何每次看到他脸上腼腆的笑容都令展大侠不由自主的在心中一阵哆嗦。

    顾平带着十几个精锐大摇大摆的走上了二楼,有些好奇的看了眼趴在地上装死的宅男,“哦,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关系没关系。”展护法连忙摇头,“不过可能让您失望了,周公子并不在这里。”

    “哦,是吗?”顾平漫不经心的又往前走了两步,恰好把宅男等人挡在了身后,“可他老爹明明跟我们说他来这里参加party啊,而且还用周县令的名义调动了衙门里的人马来给他守门,呵呵,真是太淘气了。”

    展玉熊心中一跳,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黄衫汉子,其实他的心中隅就在好奇,圣子到底和周公子有什么关系?那个脑残货不是一向油盐不进的吗,这次居然肯为了铁掌门的事情调动官府的力量,等等…………这位小将你干嘛总盯着我看!我一把年纪怎么也不可能是周其昌的儿子啊!

    “闪开!”顾平对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看着他背后的黄衫汉子,“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黄衫汉子冷冷的回视过去,没有开口。

    展玉熊上前试图为两人打圆场“呵呵,这纯粹是一场误会,我们这里的人都见过周公子,他的样子不是这样的。”

    顾平悠悠道,“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有种叫做人皮面具的东西。”

    展玉熊干笑,“除了相貌外声音也完全不一样吧。”

    “只要受过特殊训练的人都可以自由改变自己的声音,这位小哥看起来不像是个普通人……”顾平淡淡道。

    “这…………”展玉熊的身上开始冒出了冷汗,听顾平这么一说连他都有些怀疑起圣子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这个……身高方面……似乎也有一定差距。”

    “缩骨功嘛!”顾平打了个响指,展玉熊听到这解释差点没栽倒,合着照你这么说那谁都能是周公子了。

    然而圣子却突然开口,“周大人怎么样了?”

    “周其昌吗?挺好的啊,不久前见他还活蹦乱跳的,不过后来好像受到了一点惊吓,哈哈,但我们是官兵不是土匪,我正打算把他一家老小押到独孤太守那儿去,还有个位置空着不知道你有兴趣吗?”

    圣子推开了身前的展玉熊,一步步走到了顾平面前,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两人对视了大概有半盏茶的时间,奎元楼里一片寂静。

    片刻后,圣子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不该激怒我的。”

    顾平瞳孔猛的一缩,就听地上呈死猪状的张大镖头大喊一声,“小心!”

    下一刻,黄衫汉子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刀,刀尖上还泛着幽幽的绿光,显然是喂了剧毒,不用多想,挨上这么一刀就算神仙也扛不住,而以此刻两人间的距离,那柄小刀几乎就要触到他的衣衫了。

    奎元楼中诸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完全惊呆了,就连原本和圣子一个阵营的展玉熊也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知道圣子眼前这人可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而是大燕朝有官职在身的将军啊,这年头除了一些极端武林组织外几乎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杀官!毕竟这可不是民间流传的小说绘本,即便侠义之士怒杀贪官污吏之类的事情在江湖上也很少发生,我大燕朝依法治国,贪官犯错自然有法律来审判,再不然还有皇帝陛下心血来潮搞出来的匿名举报制度,不管你有淤多理由,杀人总是不对滴嘛。更何况顾平身后可是西军,个人之力再牛逼也牛逼不过人家军队和国家啊,你今晚是痛快了,可是明天大家都要上头条。

    展玉熊发誓如果自己能预感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提前一步制止圣子这种自我毁灭一样的行为,这种事情完全没道理啊,就算周县令全家都嗝屁了和我们的影响也不大,大哥你干嘛这么冲动呢,靠,该不会圣子真的是周公子吧!可周公子不是天生脑残吗,这两人给人的感觉也相差太大了啊。

    展玉熊还在纠结这个问题,而周围的围观党们却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圣子本以为这么近距离的袭击万无一失,根本没人能躲闪的过去,然而就在他的刀锋就要割破那人的小腹时,他抬起头,却从那张娃娃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惊恐和慌乱,甚至……那双眼眸中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紧接着他的视网膜上闪过了一道白光,他下意识的低头,这才发现自己持刀的右手已经不见。

    黄衫汉子本以为不久前宅男那突如其来的一刀已经足够快了,可是没想到一个时辰后他竟然有幸又见识到了比那一刀还要恐怖十倍的快刀。

    直到他的手掌和手腕分离,圣子的脸上都还保持着那种即将得手的兴奋神色,而再看顾平的佩刀竟然已经又重新回到了刀鞘中,就好像从来不曾拔出来过一样。

    顾平还刀入鞘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侧身闪过了之后从黄衫汉子的断腕处喷涌而出的血浆,直到这一刻,疼痛才刚刚传递到他的大脑处。

    圣子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断腕跪倒在了地上。

    宅男倒吸一口凉气,“乖乖,这哥们儿原来是个高手啊!”

    顾平没有淤去看倒地不起的黄衫汉子,反而扭过头去对张大镖头咧嘴一笑,“刚刚多谢这位仁兄提醒了。”

    “不客气不客气,以你的身手其实就算我不说话他也根本伤不到你吧。”宅男最近武功练得顺风顺水,短短几个月就从一个0级小号一跃成为青阳第一高手难免有点沾沾自喜,今天看见这位年轻的小将出手,这家伙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可武功却明显比他高出不少,看来自己还是井底之蛙了,不说大燕朝即便偌大的凉州想必都有不少武学奇才,自己实在不应该自满。

    “哈哈,一般一般。”顾平随口谦虚了几句,“哥们儿你应该见过周其昌的儿子吧?”

    “诶,不错,怎么啦?”

    “正好了,帮我个忙看看这人是不是他。”

    这时的圣子已经疼晕了过去,用个西军官兵走过去在他的脸上摸索了一阵,果然揭下了一张人皮面具来,而里面的人赫然正是周公子。

    “我靠!这货隐藏的够深啊,谁会猜的到一个脑残官二代竟然真的是最后的守关**oss!这么看来他平时那种极度傻缺的形象完全都是装出来迷惑视线的!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周其昌的儿子呢?”宅男淤看向顾平的目光不禁充满了敬佩,大哥你简直就是柯南在世,福尔摩斯附体啊,才来了不到五分钟就已经猜出谁是坏人了,对你这种推理能力咱也只能惊为天人了。

    没想到顾平脸上的表情比他还惊讶,“有没有搞错啊!这人还真是周其昌的儿子啊!”

    “哈?!这事儿难道不是你先捅出来的吗?”张大镖头完全傻眼。

    “呃,我之前就是随口一猜,你是张大镖头吧,其实我这次完全是受一个朋友的委托,特意赶来这里救你的,不过朝廷中人,毕竟不好直接插手江湖中的事情,所以我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想到,哈哈,居然被我蒙中了。”顾平言罢挠了挠头。

    如果周公子现在还清醒着的话,闻言肯定也得再次晕过去。

    江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