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没头脑和不高兴

    没头脑和不高兴是一对好基友。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之后又一起暗恋过村里的李寡妇,直到李寡妇后来被村长强行纳为第九房小妾,没头脑和不高兴又抱在一起狠狠的大哭了一场,男人间的友谊就是这样,他难过的时候你就陪着他一起买醉到天亮,什么都不必说。

    长大后没头脑和不高兴光荣的成为了两名长工,一起给村长家放羊,结果在一个狂风大作的雨夜里,一道闪电击中了没头脑和不高兴负责的羊圈,羊圈顿时燃起了一团大火,数十只大小羊都化作了烤全羊,而不幸中的万幸,没头脑和不高兴则因为去偷看李寡妇换衣服逃过了这一劫。

    不过之后既然没羊可放,没头脑和不高兴只能下岗待业。

    在家里宅了一段时间,哥俩每天饥一顿饱一顿,都快活不下去了。

    于是在不高兴的提议下,两人成功转职成为了山贼。同时为了不再经历失业的痛苦,没头脑和不高兴痛定思痛之下,决定这次不再投靠组织,改为单干。

    找了两把菜刀,占了个没人的小山头,哥俩开始了呼啸山林叱咤江湖的快意人生。

    不过干了一段时间,俩人的新事业就遭遇了一定的瓶颈。

    主要这个山头离俩人原来生活的村子太近,每天来往的熟人太多,乡里乡亲的,总有点下不去手,于是没头脑和不高兴最终还是决定换个地方。

    好男儿,志在四方!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抱着这样的信念,没头脑和不高兴最终把据点安在了青阳县和广平县之间的一座小山上。

    三月二日这天,注定将成为他们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这天一大早,没头脑和不高兴就从山上的茅草屋里爬了起来,简单的啃了个番薯后两人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为了更好的提高打劫效率两人决定分头行动,各自守着一条上山的路,同时相距又不会超过二三里地,方便遭遇危险时相互支援。

    而这时,张大镖头和他的咸鱼小分队也踏上了前往广平的路途。

    不过最先到达这座小山头的却是我们的沫沫小姐。

    沫沫小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迷路几天了,反正眼前不是树就是草,看起来总是一个样。

    这还是沫沫小姐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窘迫,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生活,体验原汁原味的江湖人生,她连一直跟随在身边的家族护卫都甩掉了,自己一个人孤身上路。

    这几天她饿了就摘点野果充饥,累了就往地上随便一躺,渴了就去喝点山泉水,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可是她的心情却出乎意料的不错。

    因为她是永远开心的沫沫小姐!而且她有婴感,只要这么一直走下去,一定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这就是他们经常说的触发剧情吧!”开心的沫沫小姐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

    再然后,她就碰到了在路口探头探脑的没头脑。

    没头脑虽说是个山贼,但是因为刚转职不久,装备比较落后,武功也稀松平常,所以一般稳妥的做法是先在路边找棵大树藏好,仔细观察一下即将到来的旅人,如果是一个小队人比较多的话没头脑就在树后面装死,如果只有一两个人的话,没头脑就会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上分辨一下他们是不是身怀武功的练家子,或者其他什么不好惹的狠角色……确认来者并不符合以上几种情况,没头脑才会从树后跳出来,嚷嚷着打劫打劫来赚点买路钱。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两个家伙的工作环境也蛮恶劣的。

    上个星期青阳镖局的三当家陈长风走镖从这里经过,尽管没头脑已经很努力的藏好自己了,可还是被老江湖陈镖头听出了端倪,一帮凶神恶煞的大老爷们儿下马拎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只花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把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的没头脑给揪了出来。

    之后没头脑一把鼻涕一把泪,又是求饶又是学狗叫逗大伙开心才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悲惨的命运已经走远,崭新的一周正在到来。

    只要努力工作,咱也会有出头的那一天!没头脑握拳,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喂!”一双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知道附近的县城怎么走吗?”

    “啊啊啊啊啊!!!!”没头脑一声惨叫,惊恐的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明明浑身上下脏兮兮却比谁都要开心的小姑娘。

    “你你你你你……你是怎么过来的?”没头脑结结巴巴的道。

    “我我我我我……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啊。”沫沫小姐模仿着没头脑的语气开心道。

    诶?难道是因为我刚刚忙着给自己鼓气没有注意到,没头脑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小姑娘,不禁心中一动,这丫头虽然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却依旧难掩天生丽质,尤其她那双不含一丝杂质的大眼睛,更是让没头脑看的如痴如醉。

    乖乖哟,这姑娘可比村里的李寡妇漂亮多了啊,没头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

    不过他倒是没有生出什么龌龊的念头,除了因为他本来胆子就小之外,也和他超强的第六感有关,冥冥之中他总觉得那具单薄娇弱的身躯之下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当然,劫色什么的没头脑不敢乱来,但本职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用尽量客气的口吻腆着笑脸说道,“承惠,从这里通过一共二十文钱。”

    “诶?你说什么?”沫沫小姐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笑盈盈的问道。

    如果现在有京城的人在场,看见沫沫小姐的这个表情恐怕早就被吓得跪倒在地上,求饶不止了,然而没头脑毕竟是个淳朴的乡下人,还以为沫沫小姐真的没有听清他刚刚说了什么,所以他又好心的解释了一下,“哦,这个山头是我的,任何人从这里经过都要交钱给我,无论男女一律二十文钱。”想了想又补充了句,“一米二以下儿童半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