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们年轻人一点毅力也没有

    联通的事情张大镖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一群扑街货联合在一起也还是扑街货,对方既然还没对大燕移动动手,宅男也就懒得去思考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反正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比起这个来他倒是更加苦恼和美女师父最近的感情问题来。

    师父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日子里明显都在躲着他。

    遇到这样的情况,可能花丛老手只需要稍微花费那么一两天的工夫就能把姑娘哄的回心转意,继而发展为郎情妾意,再然后就是浓情蜜意……

    可惜宅男是个没用的死宅,更是FFF团雷打不动的骨干团员,连身为好人卡战士的团长有一天都跪在地上哭着跟他说,“小夕,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他妈年纪比我都大了却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不如明天我把我念国小的妹妹带来,你牵着她一起去逛逛动物园吧,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团长!!!”张小夕虎目含泪,“那!那你怎么办!!!”

    团长的脸上露出了羞涩而又鬼畜的笑容,“我……我看她们班那个扎马尾的的小班长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哦。”

    “卧槽!混蛋你来真的啊,人家还是小二啊!!!!”

    “…………”

    以上,是宅男漫长的杯具人生中一个小小的缩影,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货实在没啥值得一提的恋爱技巧。

    不过今天他还是鼓起勇气来到了青阳武馆的大门外。

    梆!梆!梆!敲了几声,依旧没有人来给他开门,张大镖头没有气馁,继续坚持不懈的敲了下去。

    他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美女师父见上一面。

    梆!梆!梆!

    梆!梆!梆!梆!

    梆!梆!梆!梆!梆!

    …………

    在门口卖青菜的老大娘终于受不了了,张口大骂道,“你妹啊,再这么敲下去咱就要被你弄的心律不齐了啊!!!!”

    诶?张大镖头摊了摊手,无奈道,“我也不想这么一直敲啊,可是师父总是不见我怎么办?”

    大娘幸灾乐祸,“你师父是王家那个小姑娘吗?我每天都能见她来我这里买菜,这样看来,她一定是讨厌你了。”

    “你刚才说什么?”宅男闻言一愣?

    “我说她一定是讨厌你了,哈哈哈哈。”大娘等的样子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呃,不是,我是问你前半句啦。”张大镖头看着如同过年多吃了二两肉一样的卖菜大娘,一阵蛋疼。

    “你师父是王家那个小姑娘?”

    “呃…………再后面一点。”

    “我每天都能见她来我这里买菜?”

    “对!没错!就是这句,这么说来我只要守在你的菜摊前就可以见到师父了啊!”

    “理论上这么讲是没什么问题啦。”大娘摸着下巴,斜眼道,“不过我为什么要允许你守在我的菜摊前呢”!

    “一贯大钱?”

    “诶呀大哥,守,随便守,大娘我就喜欢你这种聪明的娃,啊不,是大哥。”

    于是张大镖头就开启了他的菜摊蹲守之旅,为了不被师父发现远远的就逃掉,于是某人蜷成了一团蹲在一只菜筐后面,二大娘则继续伪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在那里卖菜。

    蹲了一个时辰之后,宅男觉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小腿的存在了,而总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也令他无比的痛苦,不过为了见到师父,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

    宅男咬牙坚持着,又过了半个时辰,在张大镖头心底的某处他已经开始相信自己前世的前世一定是一盒沙丁鱼罐头。

    再过了半个时辰,张大镖头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少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大娘你说你每天都能见到我师父来你这里买菜,可是话说她今天该不会已经在你这里买过菜了吧?”

    “是啊,她一大早上就来我这里买了一捆水灵灵的小青菜哦。”大娘点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我不是******白蹲了两个时辰了!!!!”张大镖头愤然起身。

    “你看你这孩子,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大娘看你蹲的挺难受,特意讲个笑话来逗你开心嘛。”大娘扣着鼻子没心没肺道。

    “开心个屁嘞!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好不好啊,这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好笑啊!您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啊!!!”宅男抓狂。”而且万一这时候我师父正好出现,我岂不是连哭都哭不出来。”张大镖头对买菜大娘的无聊举动提出抗议,不过抗议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蹲了回去。

    “诶哟,火气这么大干嘛,你放心,大娘我绝对不会耽误你的正事啦。”大娘撅嘴委屈道,“反正你师父一直都是下午申时才来这里买青菜的,你还要再蹲一个时辰才能见到她的,绝对暴露不了的。”

    “哦哦,原来如此啊,看来是我错怪了您啊。”宅男接过大娘递过来的手绢,擦去了脸上的汗水,也为自己刚才不礼貌的举动而感到羞愧。

    诶?等等…………你说我师父一直都是申时才过来的?!我靠!!!!你坑爹啊?!为什么不早说啊,那我他喵的就等到快申时再躲起来啊,说到底咱这还不就是白蹲了两个时辰嘛!!!!”

    “所以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根本一点毅力都没有啊。”大娘叹气。

    “卧槽!这跟毅力有毛线的关系啊,大娘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最后,宅男去附近的小茶馆里坐了一会儿,直到差一刻就到申时的时候才回来,在大娘的菜筐后藏好,大娘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两人一起等着王胜男的出现。

    申时一到,武馆的大门果然被人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美女师父探出头来四下张望了下,确定张大镖头的确不在这里了,才长舒一口气,从武馆内走了出来。

    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那天晚上她之所以会喊出那句惊骇世俗的话完全是建立在当事人已经嗝屁的情况下,既然人都死了她自然也不会再有之前那些顾虑,再加上她当时已经被宅男壮烈的牺牲给击穿了所有的心理防线,所以才会喊出那句让所有人的惊掉了眼球的“他是我男人”,然而正常情况下她是根本!完全!不可能会说出这样大胆到近乎放肆的主权宣言来!

    于是现在问题来了,谁也没想到张大镖头居然还能玩儿出原地复活这一手。

    王胜男也傻眼了,原本是念给尸体听的悼词反而成了最甜蜜的表白。

    更何况当时场上还有那么多的见证人,除了迷迷糊糊的宅男外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她喜欢某人的事实。

    王胜男现在只想一头撞死在枕头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