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忘了我这个没用的男人吧!

    阿黄一直对自己的生活挺满意的,虽然失去了一部分可有可无的自由,可是他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没事就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一周啃几次肉骨头,再恐吓一下新来的婢女丫鬟的幸福日子,对了,他还有个叫做阿花的相好住在城里,可惜自从那疯狂的一夜后两人就不怎么见面了,现在想想不禁有些怀念她那双修长多毛的美腿。

    不过现在的生活也算是无可挑剔了,更何况他还有片自己的专属小领地,领地上还有个专门供他出入的大门,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昭示了他在家中无与伦比的地位和主人对他的信任。然而就在今天晚上,他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惊醒了,揉了揉眼睛从窝里爬了起来,再然后他就看见了令他震惊的一幕!他的大门里居然冒出了一坨新鲜的肥肉!

    是的!他没有看错!那坨看上去肥美多汁的肉块还在向他热情的挥舞着双手,仿佛在喊着,快来吃我吧快来吃我吧!

    难道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特意顺丰给我一顿宵夜?嗯,不过晚上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好像容易导致胆固醇和高血脂啊,然而只是犹豫一小下,阿黄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让保健专家都去见鬼吧!咱今晚上就要high翻天了!

    下一秒,视网膜上闪过了一道白光!他只觉得双腿间一凉,紧接着一阵剧痛从下体处传来,那一刻,他心中的痛却来的更加强烈,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彻底丧失了作为一个男杏的资格,不禁双目含泪,发出一声悲鸣,阿花!忘了我这个没用的男人吧!紧接着眼前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张大镖头也松了口气,从墙上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先看了眼因为被被残忍实施活体睾|丸切除手术而疼昏过去的大的黑狗,心下很是愧疚,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位为咱练了一半儿的飞刀付出昂贵学费的生物了。他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被自己一刀给宰掉呢,但愿他明早醒来能够坚强的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吧!再扭头看狗洞里被吓得脸色惨白的小胖子,不由摇头叹息,“大哥,我让你去救人,不是让你拿自己来喂狗啊!你这个样子,让我对这次行动真的很绝望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一定小心。”小胖子满脸通红的道歉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努力完成任务的。”

    “唉,你好自为之吧,之后我们就要分头行动了,我可没法再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了。”

    “我懂的,我一定会用自己的力量救出妹妹的。”小胖子咬牙发誓。

    “嗯,那就好,这才像是个男人,我去偷卖身契了,你快去找你妹妹吧。”

    “等……等一下。”小胖子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哀求道,“那个……我好像卡在洞里了,你能再帮我最后一次吗,临走前拉我一把吧。”

    “…………”

    暂时甩掉了小胖子这个累赘后,宅男小心翼翼的向着要去的地方移动,他白天消失了一段时间,并不是为了出去潇洒,话说这村儿里也实在没啥可潇洒的地方,他其实是出去收集了一下情报,最后从一个卖萝卜的老头那里打听到金地主的管家喜欢在村头一间小破赌馆里和人赌钱,于是他就摸到了那间小赌馆。

    赌馆虽小,可里面的人却不少,一问原来是村长的儿媳妇儿开的,怪不得连个营业牌照都没有也能硬生生的在村子里坚挺了十几年。闲的无聊,随便赌了几把,有输有赢,不过宅男发现庄家的手脚似乎不太干净,果断收手,过了一会儿管家也来了,这货也算是个有钱的主,一两银子一把的玩了十几把,把带来的十两银子输了个干净,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于是宅男这个孟尝君出手,又友情赞助给他十两,二十把后又全部输完,宅男淤给,管家再输……几轮之后管家的脸也白了起来,七八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他一年不吃不喝加上下面人孝敬也就十六七两的样子。张大镖头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请他去喝茶,从他嘴里问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一般卖身契都锁在金地主书房的大铁箱里,铁箱的钥匙则被金地主一直贴身带着,他还说当初买来肉肉只花了不到二两银子,后来还是他跟金地主提议看能不能从这小丫头身上再榨点油水出来,一开始以为她那个没什么鸟用的哥哥就算把内裤都当掉也就能拿出一二十两来,结果没想到一个月不到这小子真的凑到了一百两的巨款,于是金地主也来劲儿了,嘿,没想到这还只会下金蛋的小鸡啊,哈哈,咱这次管她哥哥要了二百两,管家正说的手舞足蹈,一看对面脸色不对,马上语气一转,沉痛道,当然,我个人觉得这么做是不太道德的。

    你快拉倒吧,这歪主意都是你出的,你现在改口洗白不嫌有点太晚了吗?!张大镖头翻了个白眼,懒得和这种没人杏的家伙废话,直接威胁道,不许把我今天和你说的话告诉你主子,不然……哼哼,一把寒光凌冽的小刀在宅男的手指尖转了一圈,管家面前的茶杯就被切成了两半。

    “是是是,小的一定守口如瓶,大王饶命啊!”管家被吓的汗如雨下,忙不迭的求饶。

    宅男按照管家说过的路线,三拐两绕的来到了金地主的卧室前,里面黑咕隆咚一片,张大镖头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里面有两个人,有些意外的,他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呼噜声,而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则很轻。

    奇怪哦?这人难道是醒着的?晚上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的肯定是他老婆吧,他老婆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人在玩失眠吗?紧接着过了一会儿听见一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诶?他老婆这是要去干嘛?不过好像也不关咱什么事情,嗯,少一个人的话偷钥匙也能更方便一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