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七章 老薛咱真不是故意的

    宅男于黑夜的街头狂奔,一路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话说自己为什么要穿夜行衣呢?嗯,貌似以前看小说和电视里大家如果晚上有行动都是这么搞的,所以咱也入乡随俗了,比较通俗的解释是说夜行衣在晚上可以起到一定的隐蔽效果,而所谓一定的隐蔽效果就是说从古至今没人知道到底隐蔽的效果怎么样,也可能大家只是自己骗自己,或者觉得在大晚上穿成一身黑色很是酷炫,挺有做点什么坏事的氛围。

    一炷香后,张大镖头赶到了客栈门外,结果看着里面透出的温暖光亮当场就泪流满面了,我他喵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本来想要监视薛神医挺简单的,只要大大方方的走进去,在他的房间隔壁再开一间房就好了,无论偷听还是窥视都挺容易的,可咱现在穿的跟个恐怖分子似的,进去之后人家铁定直接报警,无奈只好选择了第二条路线,利用轻功攀爬上了二楼,挂在屋檐下喝冷风,现在第二个问题来了——咱不知道薛神医住在哪个房间啊!

    所幸这间客栈只有两层,而且二楼的客房部房间也不算太多,宅男只好一间一间的偷瞄,先看了自己身边这扇窗,里面住的是一对狗男女,正在摸摸又亲亲,看这俩货的年龄貌似都不大,宅男不禁摇头感慨,当今社会世风日下,小小年纪就开始接受真枪实弹的实战检验,让自己这个两世加起来有三十多岁的老处男情何以堪,抱着挽救祖国花朵的沉痛心态,张大镖头在窗外高呼,“他是处女座!!!”女孩闻言大怒,啪的一巴掌打在了男孩脸上,骂道,“妈的!死处女竟敢骗老娘你是水瓶的,我们分手吧。”“不要啊,莎莎!你不要听别人瞎说!”男孩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响彻了整片夜空。

    宅男深藏功与名的挪到了下一个窗口,里面住的是一对中年夫妇,这次轮到女的比较哀怨了,半遮半掩半露媚眼如丝的躺在床上,可那男的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正在捧着一本《新华字典》看的入迷,望着他枯瘦蜡黄的脸颊和深陷下去的眼窝宅男于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唉,看来这也不能怪你,女人和男人正好相反,三十多岁后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有人说男人最喜欢听到女说的一句话是老公我要,最害怕的则是老公我还要。想必你单薄的身躯早已支撑不起她日渐旺盛的需求了吧。默默的从窗口的缝隙里塞进去一本《江户四十八手》,宅男移向了另一扇窗户,唉,大哥,身体达到极限的话就用技巧来弥补吧,兄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没想到这次的更加劲爆,连剧情都没有直接就干上了,只见扶着桌子的基友甲一边抖动着双腿一边叫着呀买碟,而他身后的壮汉则用小皮鞭一面抽打着他的美背一面用剩下的那只手迫不及待的去解皮带。卧槽!简直瞎了我的狗眼啊!宅男险些手上一松直接坠楼而亡,连槽都不敢吐,拔腿就火速逃离了片场,拍了拍自己噗通乱跳的小心肝,惊魂未定的继续未完成的偷窥,哦不,是监视大业,后面两间屋子都是空着的,直到来到天字二号房才终于见到了正主。

    此刻的薛神医和白天看起来简直来判若两人,完全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神色焦急的在房中来回踱着步,他的旁边放着一个整理好的行李包裹,几次想要拿起它冲出客栈,可走不了两步就又停下脚步,把东西仍回床上,快步走到桌前,拿起毛笔在纸上寥寥草草的写着什么,宅男冒险探出头去扫了一眼,不由的在心中吃了一惊。

    他在写的东西似乎是一首诗,而且这首诗宅男居然也在王老馆主的那堆字帖中看见过,靠!还说自己和王老馆主的死没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呢?仅仅只是被自己撞破了身份而已,又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能证明他就是七月七的验尸人,这家伙怎么一副要死要活方寸大乱的样子呢?

    再观察一会儿,薛神医一直对着那张纸发呆,终于脸上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从桌边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这时候他身后的房门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一道黑影从门外悄无声息的闪了进来。

    纳尼?!这是什么神展开!窗户外的另一个黑衣人对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表示理解不能,这薛神医不是杀手组织的验尸人吗?怎么反而有会有杀手潜入他的房间中要干掉他呢?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黑衣人一只手已经掐住了薛神医的脖子,用另一只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明显打算把里面的粉末倒进薛神医的嘴里。薛神医瞪着眼睛挥舞着手臂在死命的挣扎,想要出声大喊却只能发出几个嗬嗬的音节来。

    啧啧,你嘴巴张那么大不是方便人家投毒嘛,宅男看的直摇头,不过也知道不能再看热闹了,不然薛神医下一刻铁定要翘辫子,自己也就没法追问他王老馆主的死因了,不敢再耽搁下去,张大镖头连忙从窗外翻了进来,刚想来声大喝吓吓对面那个杀手,然而转念一想自己的来路也光明正大不到哪里去,到时候惊动了别人,哥俩都别想好过。于是改大喝为飞刀,一道寒芒脱手而出。

    杀手兄眼瞅着就要得手了,结果就见窗外突然冒出来一个和自己打扮的一模一样的哥们儿,也是一愣,紧接着就感受到一阵刺骨的杀意,顿时吓得一阵哆嗦,心中以为自己这就要死了,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然而三秒后睁眼发现那柄飞刀正插在头顶的屋梁上。

    宅男大汗,这飞刀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偏离目标十万八千里,不过往好的方面想,至少没有直接收割了薛神医,薛神医……嗯?再看薛神医已经脸色发青,一副离暴毙不远的表情,我去!谁能告诉我这是肿么一会儿事儿?!

    杀手幽幽道,“还不是因为你刚才那一刀,害老子手抖了一下,那些毒药就全滑到这老头的嘴里了。”

    哈?老薛,老薛咱真不是故意的,你醒一醒啊!可千万不能死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