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我来给你讲个血手印的故事

    纳尼?!居然是因为闹鬼?大娘就算我读书少,你也不能这样吓唬我啊,闹鬼什么的这也太灵异了吧。

    “哼哼,你可千万别不当一回事儿,青阳县城可是流传着很多关于那栋鬼宅的恐怖传说哦。”

    “不错不错,我也听说过不少,好可怕的~”书生附议道。

    哈?你他喵的不是个读书人吗?跟着瞎起毛的哄啊,难道不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吗?不过被这俩人一搞,原本不怎么相信这些的宅男心里也不免开始有些打鼓。

    大娘我就先给你讲一个血手印的故事吧,嗯,这栋鬼宅呢原先是一个老京官为回乡养荣修建起来的,当时主持修建的人呢就是现在的青阳县令周齐昌,他为了讨好老京官派人强征了青阳县城地段最好的几处民宅,把里面的人都赶了出来,把他们的祖宅推倒,在空地上重新修建起这栋豪宅。从小康之家一夜间沦为无瓦遮头这些人当然不愿意啊,于是他们就约好一起到衙门门前抗议,然而周齐昌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根本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直接让差役把这些人抓起来暴打一顿了事儿,结果当天夜里就出了人命,一户人家的女主人因为不堪受辱,一气之下跑到了那栋快要完工的豪宅里悬梁自尽了。

    周齐昌知道这件事情后不但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反而暴跳如雷,觉得她死的很是晦气,传到老京官耳朵里不免让他落得办事不利的印象,又担心还会有人效仿,索杏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几户人家统统又抓了起来,随便安插个聚众谋反的罪名全部砍了脑袋。

    周县令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基本也算是圆满结束,然而等到新房竣工老京官住了进去,怪事儿却开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先是子夜的时候有护卫听到院中深井之中传来凄恻的哭泣声,大家大着胆子靠向井边,结果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水下似乎有人形的黑影在游动!紧接着没过几天,又是子夜时分,老京官自己也在书房的里听见门外有脚步经过的声音,他有些疑惑的推门出去却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三声冷笑,一个声音喝道,‘狗官!偿我六十九口人命!’那老京官顿时吓得三魂尽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脑袋一歪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再加上老头可能心脏本来就不好,这一吓一直在床上休养了一个多月,可他养病其间大大小小的怪事也没有消停过,宅子里面的人每天都过的胆颤心惊,有时候家里的摆设会莫名其妙的移动一小段距离,或者附近多出一些麻雀小兽的尸体……然而真正让老京官下定决心搬家的还是另外一件恐怖的事情。

    某天晚上负责照顾六小姐起居的仆人惊恐的发现六小姐竟然不见了!这下宅子里可算是炸开了锅,从上到下无论男女老幼纷纷打起灯笼四处寻找起六小姐的下落,连老京官都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加入寻人的行列,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还是没有人能找到六小姐,老京官心中的恐惧和绝望越来越强烈,眼见天就要亮了,再联想起那夜书房那个凶恶鬼物说过的话,皱巴巴的老脸上不禁也留下两行浑浊的眼泪,捶胸顿足道,“小六子啊,这次是爹爹害了你啊!”就听身后传来老妈子惊喜的声音,“老爷,老爷,六小姐找到了!”

    “嗯?快说六小姐是在哪里找到的?!”老京官绝处逢生,不禁心中大喜。

    可那老妈子的脸色却很是古怪,“就在六小姐自己的房间里。”

    老京官大惊,“这不可能,之前我还去那里看过,根本就是空无一人,我们又一直围在她的屋子边搜索,怎么没看见她是如何回屋的。”

    老妈子迟疑一下道,“这……老爷您还是自己去问小姐吧。”

    到了六女儿房中,老京官看她身上并无受伤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尽量用平和的口气问道,“乖女儿,今天晚上你去哪儿了呀,告诉爹爹好不好?”

    六小姐不过八九岁的样子,还不知道惊慌为何物,只是咯咯的笑着,“爹爹,小六儿晚上做了一个梦,从地上冒出来了两个小哥哥,他们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玩儿,小六儿可开心了,就问他们那个好地方在哪里,远不远,用不用坐马车去,他们笑着说,那地方可不是马车能到的了的,行啦,你就跟着我们吧!于是地上就出现了一道小口,小六儿和两个哥哥就被小口吸了进去,我们向下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远,其中一个小哥哥突然对另一个道,唉,还是算了吧,她才这么小,那个狗官干的坏事也不应该由她承担。另一个道,不行,她都已经看见我们了,不能让她再回上面了。那个就劝道,没关系的,她那么小什么都不懂,正好让她给狗官带句话,再不离开我们的地方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另一个想了一会儿也勉强同意了,于是小六儿就回来了。

    老京官听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下面是什么地方?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小六子这是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啊,如果不是其中一只小鬼突然发善心,自己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小女儿了啊。不行,此地大凶,不能再呆下去了。老京官想起那个小鬼最后的警告,不敢再迟疑,马上叫下人去打包细软,自己则怒气冲冲的跑到了县衙,不分青红皂白把周齐昌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这老京官倒是没有把房契和地契还给周县令,反而在临走之前托族里的人将这凶宅出售,换些钱财也算弥补一下精神上的损失,至于房子后来的主人会不会有危险可就不管他的事儿了。说也奇怪,老京官之后这栋宅院换过好几个主人了,没一个能在里面住的长的,最后都是被吓的屁滚尿流逃出来的,这栋大宅子转手了几次后凶名传开就再也没人敢去碰它了,据说最后落在一个外地商人的手里,这些年一直荒废着根本没人敢去住。

    呃,大娘你讲的这个故事倒是蛮惊悚的,我也听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我还是想问您一句,说好的血手印呢?您讲了井底黑影、诡异脚步还有小鬼勾魂,可唯独没有血手印啊,您这是他喵的在逗我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