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这地方买水果倒是蛮方便的

    五天后,宅男和大娘相约一起去看房。

    根据大娘调查,青阳县城有意向出售房产大概有三四十户人,其中排除杂货铺、粮食铺等户型比较小的,或者地里位置太过偏僻的地方外还剩下不到十处房产初步满足宅男的要求,而这其中他比较满意的有四处。

    “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宅男指着地图上的四个小红圈道,“我们今天就去这四个地方看一看吧。”

    “嗯嗯。”大娘从前台的桌上抓了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和宅男商量镖局选址的问题。

    老头也凑过来问,“我们是要搬家了吗?”他目前和刘川枫一起住在正房,自然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是啊。”这地方太小,而且位置也偏,宅男摇了摇头,老爸老妈选址的时候显然不会想到镖局还有发展壮大的一天,自己才招了四个人就已经快要住不下了,肖铁柱这几天都是回原来的地方睡,贝尔格里斯更惨,一个人睡在杂物间里,不过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据他说他还住过环境比这儿恶劣一万倍的地方,但宅男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所以赶紧搬家才是正理。

    他们先去看了看城西的那处,据大娘说那地方交通便利,人来人往绝对不缺顾客,张镖头挺高兴,人气足是好事儿啊,镖局就要建立在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边嘛,结果赶过去一看就傻眼儿了,大娘你玩儿我吧,这他喵人是不少,可不是在卖菜的就是来买菜的!再一打听才知道这地方是青阳县城最有名的菜市场,临近村的菜农果农每天清晨就赶着驴车把自家的蔬菜水果拉到这里叫卖。

    大娘你敢不敢靠谱一点啊,我要把镖局开在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农贸批发市场呢,另外这地方也太热闹了一点吧,每天清晨天不亮小商小贩儿就开始扯着嗓子吆喝起来,比公鸡都早,你让我住在这里要不了半个月我就被搞的精神衰弱了。不行不行,这地方绝对不行。

    大娘一看宅男脸色就知道没戏了,得,两人又马不停蹄的杀向了下一个地方。

    第二个地方原来是一家酒楼,早年的时候生意还不错,可惜后来老板病死了,这家酒楼就传到了他的独子手上,结果他儿子是个烂赌鬼,他爹在的时候有人管着还好,他爹一死他干脆连家都不再回,没日没夜的泡在赌坊里,偏偏这货手气也烂,短短半年时间把家里能输的东西都给输了个遍,他老娘也叫他给活活气死了,然而他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赌的更凶了,最后她的妻子也没法忍受了,带着孩子跑回了娘家,于是他又摸到了丈母娘那里,想要用婚书骗点钱继续去赌,结果被暴怒的小舅子给揍了一顿,养了几天伤后这家伙赌瘾发作,又想去爽几把,可是身上一两银子也没有了,原来住的地方已经被他抵押给了当铺,估计是没指望赎回来了,不过没关系,他还剩下一家酒楼,这次他也学聪明了,不再拿房契去典当而是直接拿来出售,这样得到的赌资也能多一点。

    张镖头完全被这个故事给震惊了,我靠,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极品的人渣,为了赌钱连丈母娘家的钱都敢讹,话说他这么大的赌瘾已经算是心理疾病了吧,不过这事儿他也管不了,又没有人强迫他去赌的,嗯,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看看房子吧。

    酒楼的占地面积倒是不小,而且还是上下两层,上面的客房直接就能解决镖局众人的住宿问题,倒是挺省心的,但因为毕竟是酒楼,布局什么的有些太过宽阔,想要改造成镖局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另外让宅男最不爽的一点是这地方没法建个演武场,室内倒也不是不行,但练习兵器的时候总感觉有些束手束脚,怕一不小心砸坏了墙,当然,优点也有不少,地理位置没有问题,而且还有现成的马厩,以后如果要养马也挺方便。

    进去转了一圈,虽然快到饭点了可是酒楼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小二也少,估计都叫那个败家子给裁掉了,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不太高兴,这个可以理解,毕竟酒楼要被卖掉了,也不知道新东家是什么人,自己的饭碗能不能保住,这时候要是能笑得出来才有鬼了。

    走到厨房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在争吵,张镖头一掀帘子走了进去,旁边小二虽然看见了却一动不动,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宅男心里暗暗摇头,这酒楼肯定完蛋了。

    争吵的两人一个是酒楼的掌勺大厨另一个则是个面色苍白,瘦的好像麻杆的年轻人,两人争吵的内容也很简单,大厨不同意年轻人卖酒楼,而年轻人则一脸不耐烦之色。

    “这是我杨家的酒楼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看在我父亲的份儿上我喊你一声二伯,你还真把自个当我长辈了。”

    掌勺大厨闻言被气得脸色铁青,“好好,好,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临死前托我帮他照看你,你以为我还会留在这里吗?”

    这话搁在以前年轻人或许会害怕,因为他家酒楼之所以生意好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大厨出色的厨艺,可是现在他连酒楼都打算卖了,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些了,讥笑道,“又没人求你留在这里,一天到晚吓唬谁呢。”

    大厨怒极而笑,“好的很,既然是你主动赶我走的,我也算是不负杨公所托。”言罢又一把拉过身后一个小胖子,“这孩子在这里给我打了两个月的下手,他现在家里急用钱,我的工钱可以不要,不过他的你还是要给的。”

    年轻人一听要钱顿时把头摇的和波浪鼓似的,“你说两个月就两个月,我根本没有见过他,万一你随便拉个人过来本少爷难道都要送钱给他吗?”

    大厨懒的与他争辩,只说,“你去问问掌柜的就知道了。”

    年轻人眼珠一转,狡辩道,“说不定你们联合起来诓骗我。”

    大厨这下动了真怒,揪住他的衣衫骂道,“你还算是人吗?”而小胖子则在一边偷偷的抹着眼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