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胖子你敢不敢不这么坑

    没有任何花俏的,铁锤和金丝手套又撞在了一起,高达B级的手套君面对这样的小场面自然表示没有任何问题,可宅男却已经听到了自己手腕处传来了骨骼的咯吱声,进而全身的骨骼就仿佛一辆快要报废的老爷车般开始叮叮当当的呻吟了起来,膝盖微沉,脚下的青砖都开始不堪重负,在这种要命的关头宅男竟然想起了前几天刚和美女师父一起玩的打地鼠游戏,那次哪有今天这么刺激啊,咱这地鼠就要活生生的被人砸进地里去了啊!

    吐掉了嘴里的鲜血,宅男恳求道,“大哥,咱能中场休息一下吗?”

    回答他的是一柄从天而降的大铁锤,好在这时胖子总算提起了裤子,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能给张小夕添乱,于是果断开始迈着小短腿向巷子外面逃去,一面逃嘴里还一面喊着“救命啊,救命啊,张大镖头就要被人开瓢党种进地里去了!”

    面对这一击,张小夕勉强改变了一下受力姿势,努力将倒飞出去的身体向巷子外面送去,结果因为高估了胖子的移动速度,中途二宅撞在了一起,头昏眼花的滚作一团。

    那黑衣人看见在地上呻|吟的俩人,一直古井无波的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了起来,高举着手中饿的铁锤居然破天荒的开口说话了,嘶哑着嗓音道,“我将代表月亮惩罚你们这些不洁之人!”

    想不到如此生猛的壮汉你也看过美少女啊!张小夕眼忍不住又暗吐了一槽,见躲不过了,喘着粗气道,“哥,我三天后还有个场子,你能下手轻一点吗?”

    胖子也在一旁哀求道,“大哥你看我我这么帅,你忍心砸坏我这张大众情|人脸吗?”

    那黑衣人;“…………”不过手中没有任何犹豫的,坚决贯彻落实着砸人要开瓢的方针理念,铁锤就向二宅砸来。

    眼见二人大好头颅就要不保,却听得巷口有人怒喝一声,“大胆凶徒,看你今天还能往哪里逃!”

    紧接着一个白衣人影就从二宅的头上飞过,扑向了那个开瓢党。可惜宅男把眼睛都瞪圆了也没能看见传说中的小裤裤,不禁仰天长叹,果然穿到古代想要再看一眼小裤裤都是一个奢侈的梦想啊。不过咦?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片刻之后,张小夕才反应过来,这不是……美女师父吗?

    大惊失色的宅男尖叫一声,“师父危险!”和开瓢党刚刚交过手的宅男对于这货的凶残程度和超高的战力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单对单在空地上张大镖头自然是不怕的,可在这种狭小的环境里就是绝对开瓢党占上风了,而现在宅男的武功水平显然是已经超过了王胜男,而且师徒俩人走的都是速度流,在这种情况下王胜男完全被克,几乎可以说是必败无疑啊!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张小夕和齐胖子目瞪口呆,美女师父轻飘飘的一掌居然毫无阻碍的就印在了那开瓢党人的胸前,如果不是接下来挨了一掌的开瓢党人毫无反应的话,张小夕险些就以为师父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了!不过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此前还一脸凶气残暴无比的开瓢党此时此刻居然没有举起他的铁锤反击回去,反而在犹豫了几秒钟后选择逃向了身后的黑暗中去。

    美女师父追了一会儿,担心凶徒不止一人,另有同伙趁自己离开的时候向张小夕和齐关彦动手最终有些遗憾的又回到了小巷里。

    齐胖子一脸崇拜的看着王胜男道,“女侠,你老人家太厉害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齐某人的终身偶像了。”

    “哦。”王胜男面若寒霜的的点了点头,旋即提醒道,“你的裤子又开了。”

    不管缩在自己身后手忙脚乱系着裤腰带的齐胖子,张小夕硬着头皮开口,“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王胜男道,“你不知道吗?最近几天,青阳县一直有什么开瓢党在夜晚行凶,弄得人心惶惶的,我辈习武之人自当行侠仗义,替天行道,身为青阳县的一份子,为师又怎能坐视不管呢?”

    提好了裤子的齐胖子乐呵呵的开口道,“果然不愧是女侠,我之前还心想该不会你也是冲着百花楼的牡丹仙子才来抓这开瓢党的。”说着说着胖子还觉得自己挺幽默,身旁张小夕却听的是一身冷汗,连杀了这货的心都有了。要是被师父听说自己出入那烟花之地,自己好不容易才营造的良好形象可就全完了啊!

    “百花楼?牡丹仙子?”果然听到这两个词后王胜男的脸色就变了,眼中闪过一丝疑色,“你们怎么知道的。”

    “嗨,那还能是怎么知道的啊,我们当时……啊!!!啊啊!!!啊啊啊!!!”胖子还待细细道来今晚的香艳之旅呢,冷不防背后被张小夕狠狠的掐了一下腰上的软肉,连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张小夕忙接着道,“我们当时就从刚从百花楼里玩出来的铁拐李那里打听到的。”

    “铁掌门的副门主铁拐李?”王胜男有些意外,“你们怎么认识他的?”

    宅男暗自擦了把冷汗,道,“那老头死皮赖脸的非要我改投在他铁掌门门下,我当时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我说老头我已经拜过师了,咱生是青阳武馆的人,死是青阳武馆的鬼!”

    王胜男一听就知道他在胡说,就宅男这资质如果不是自己看他可怜估计都不会收下他,更何况铁拐李这种青阳武林的前辈就更不可能了,不过她也是习惯了张小夕的吹牛皮了,倒也懒得在追问下去,不过片刻之后王胜男突然脸色一寒,“不对!江湖人说这开瓢党只袭击出入那烟花之地的男子和做皮肉勾当的女子,你俩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他要拿铁锤袭击你们?”

    “也许……是因为他嫉妒我们……长得帅?”胖子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不愧是拜过把子的好兄弟,开始帮着宅男一起打掩护,看来张小夕对眼前这位女侠很有想法啊!不过他们不是师徒吗?这样下去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吧。胖子这边已经为他们的前途忧虑开了。

    王胜男的脸色却越来越差了,看着张小夕冷冷的道,“你自己说吧。”

    宅男开始各种汗,后背凉飕飕,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终于深情开口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身边这位胖胖的小朋友他的名字叫齐关彦,也就是青阳有名的粮食大亨,今天下午这位财大气粗的齐公子来到了我的镖局里,一出手可就是白花花的五两大银砸在我的桌子上啊,我一看,诶哟这可是大主顾啊果断要好好伺候着,于是就上前问道这位公子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呀,齐公子二话不说又掏出了五两大银,啪一声拍在了我的胸口,爷晚上要去百花楼找那花姑娘乐呵乐呵,可是听说最近敲头党横行,所以来你这镖局雇个保镖,爷不要那歪瓜裂枣的,爷有的是钱,要雇就雇最好的,你们这儿谁是打败陈长风的张镖头啊?我忙道就是我了,我就是大燕移动的总镖头张小夕。于是齐公子打量了我两眼道,行啊,那就你吧。然而此时我却不禁面露难色,齐公子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怎么,可是嫌爷的银子不够啊?我忙道,哪里哪里,太君您的银子是大大地!只是师父经常教诲我们,我等习武之人当洁身自好,不得出入那烟花之地,于武德又亏啊……”

    听到这里王胜男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点,心中暗暗点头,看来我平日里对他提的要求他倒是没有忘嘛,而一旁的齐关彦却是彻底傻眼了,尼玛,难道我玉树临风谦和有礼的齐某人就是这个故事中浑身散发着乡土气息的暴发户的原型吗?

    张小夕偷偷瞄了美女师父一眼接着往下编道,“却说这位齐公子听后满脸的不屑之色,言道,什么于武德有亏啊,身为男人就要征服无数的女人来寻找满足感的(齐关彦听到这豪迈的宣言脸都绿了,而王胜男淤看他的目光中域充满了鄙夷之色,胖子顿时泪流满面)。眼见我谨守师父的教诲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陪他去寻欢作乐,最后齐公子也有些不耐烦了,啧啧,算了算了,你既然不懂得享受生活那就在百花楼外面吹冷风,等着爷玩儿完再把爷送回家吧。我犹豫了一下,最终是抵不住十两银子的诱|惑,答应了下来,没想到回来的途中果然就遭受了那开瓢暴徒的袭击,我挺身而出保护着吓呆了的齐公子,可惜却不是那开瓢党人的对手,索杏师父你及时赶到,至于后面的事情师父你既在场也就不用我再多讲了。”

    之后的宅男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红着脸盯着自己的脚尖。美女师父一看他这副乖宝宝的样子就先相信了一半,转头再看齐胖子,齐胖子瞬间感觉到软肉处传来的隐隐杀意,只得长叹一声,苦着脸道,“张镖头所言不虚,我……”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王胜男转过脸去,显然不想与他为伍,对他各种鄙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